那边厢,四鼠紧跟着白衣少年是各种飞、各种飘、各种追。

    几番下来,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是仍旧无法靠近骷髅奴。

    饶是累得狗熊似的,四鼠还不能不追,因为两位叛军首领和黑色小鸟就在他们背后监督呢。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眼下钱财没到手,事情办得这样,四鼠也是越来越没干劲。

    这边厢,两位叛军将领也傻眼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守志道,“大人,看来这四个废物根本降不住骷髅奴,他们用真气球打骷髅奴,那真气球竟然从他的身体中穿过去了,现在他们四个追着骷髅奴急得上蹿下跳的,连根毛都摸不着,真是四个纯废物点心。”

    金利明也冷笑道,“四个追一个都追不上,真是没用到家了。”

    紫色小鸟睁大双眼,看见那四个被耍得团团转的法师,心里乐开了花,她知道丈夫已经受了重伤,她只希望他没事。看见小白抱着他飞来飞去,她真心为丈夫有这么尽心尽力的骷髅奴感到欣慰。

    杨守志道,“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由于黑色小鸟一直不说话,两位叛军将领也不敢多嘴多舌,此时的氛围说不出的紧张压抑。

    不知过了多久,黑色小鸟忽然咆哮道,“咱们都被骷髅奴给耍了!”

    黑色小鸟咆哮完,立刻幻化为一股黑烟,那黑烟渐渐地团在一起,团出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形。

    一个相貌英俊的高大男人出现在两位叛军将领面前,在他的左肩上站着那只像木偶般的古怪的紫色小鸟,那只小鸟的右脚的脚踝上拴着一根细细的金属链子,这条链子连在男人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上。

    他们已经注意到,那只紫色小鸟至始至终都是眼泪汪汪的。

    当然这个男人就是万叶国的国师左维忠。

    杨守志愕然道,“大人,您竟然现出真身了。”

    左维忠并不答话,而是掠起身形径直往四鼠和白衣少年所在的方向飞去了。

    四鼠看见左维忠以真身示人,也倍感惊讶。

    铜毛鼠惊叫道,“你们看见了吗?国师现出真身了!”

    银毛鼠道,“嘘!不要吵,我们全都看见了。”

    金毛鼠低声道,“国师刚才不是一直以黑色小鸟的形态出现吗?而且还不准咱们提到他的名字,现在他怎么忽然现出真身了呢?”

    银毛鼠道,“是的,老大一说,我也觉得奇怪。”

    铜毛鼠道,“嗯,我也发现了,这事是有点怪,刚才还不想让人知道他在这里,怎么现在忽然改变主意了呢?”

    铁毛鼠嘘了一声,“闭嘴,他过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黑影飞至四鼠身边落下。

    那黑影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渐渐凝成一个人形。

    四鼠定睛一看,那人可不就是左国师嘛。他们一看见国师,立刻堆出谄媚的笑容。

    左维忠走到四鼠跟前,冷笑道,“愚蠢的四鼠,你们全都被耍了。”

    四鼠愕然,“尊敬的国师大人,请问我们被谁耍了?”

    “当然是骷髅奴。”

    “为什么?”

    左维忠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定。然后他掠起身形,飞到距离白衣少年一米远的地方,令人惊讶的是,这次少年尽管仍旧还是坐在雪地里一动不动,不过他的身子并没有向后移动,而是待在原地没动。

    左维忠一步步走近他,他还是没动,左维忠一直走到少年身边,伸出一根手指朝着白衣少年的脸上戳去。

    白衣少年依旧在哭。

    四鼠则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站在左维忠左肩上的紫色小鸟也惊恐地盯着他的手指。

    可是令人惊讶的是,左维忠的手指竟然穿过了白衣少年的脸庞。

    左维忠朝四鼠招手,“你们四个蠢货全都给我过来。”

    四鼠一起摆手,“国师大人,不要啊,我们一过去,他指定又跑了,我们已经试过很多次了。”

    左维忠哭笑不得,“真是四个愚蠢之极的家伙呢,你们难道看不出我刚才念咒已经把他定在这里了吗?现在他哪里也不了了。”

    四鼠这才战战兢兢地走过来,站在白衣少年身边。

    果然这次,白衣少年一动不动,仍旧跪地雪地里哭泣。

    左维忠道,“现在你们四个可以伸手去摸他,怎么都行,他肯定不会跑。”

    四鼠伸出颤抖的手去触摸白衣少年,可是,无一例外,他们四兄弟得手全都从白衣少年的身体中穿了过去,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白衣少年一直在哭泣,跟之前一模一样。

    金毛鼠忍不住问道,“国师大人,我们本领有限,还望大人指点迷津,告诉我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维忠冷笑,“这个是骷髅奴的幻术,你们所看见的只是骷髅奴用幻术留在雪地里的影像,而真正的骷髅奴早就用遁术不知逃到哪里去了,而他留在雪地里的影像之所以可以不断地移动,只不过是为了迷惑你们,制造一种假象,来争取更多逃跑的时间而已。你们四个蠢货,上当了!懂吗?你们四个简直是我所见过有史以来最愚蠢的法师,你们根本没有头脑,学了法术也只会被对手耍弄。简直是四个废物,明白吗?”

    四鼠听了这一通骂,哪个还敢抬头,全都低着头不敢出声了。

    “让你们四个杀死金英勋,你们倒好,人没杀掉,还把骷髅奴给解禁了,现在骷髅奴把金英勋救走了,咱们折腾半天等于是白忙活。”

    左维忠的话虽然很难听,可是句句是实,四鼠无法反驳,只得硬着头皮挨骂,这次的确是因为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老大金毛鼠再一次掉链子,解禁了骷髅奴,从而造成了骷髅奴带着金英勋逃跑的严重后果,他们实在是无话可说。

    左维忠越骂越生气,终于大吼道,“现在,你们四个滚吧!没用的废物!简直愚蠢至极!”

    听见这句话,四鼠当然明白赏金无望,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了。

    当然这次,最开心的就是紫色小鸟了,她得知丈夫已经被骷髅奴救走,于是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他们逃得远远的,不要再遇见左维忠。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