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鼠的吼叫到了最后已经近乎哀求,可是白衣少年依旧哭个不停,而且姿势跟原先一模一样。

    见那少年还是全无反应,四鼠斗胆走近了些。

    他依旧还是那样,跪在雪地里,抱着金英勋哭天抹泪。

    金毛鼠冷哼一声,又往前走了一步,怒斥道,“骷髅奴,你别再演戏了。”

    其余三鼠惊叫道,“大哥,别再往前了,当心他设了什么圈套。”

    金毛鼠吓得往后一跳,以为踩到了陷阱。

    金毛鼠道,“我觉得他根本听不见咱们说话。”

    铁毛鼠道,“废话,他又不是聋子,之前咱们跟金英勋战斗的时候,这骷髅奴一直在旁边给金英勋出主意,所以他既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

    金毛鼠道,“那就奇了怪了,既然他不聋不瞎,我跟他说话,他怎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呢?这又是咋回事?”

    铁毛鼠道,“别问我,我要是知道,早就告诉大家了。”

    银毛鼠嘘了一声,“老大老四,你们不要吵了。咱们仔细盯着骷髅奴,看他下一步再作何变化。”

    就在这个时候,怪事再次发生了。

    原本跪在雪地里哭泣的少年竟然自行朝后移动了一段距离。

    一直死盯着少年的四鼠就感觉是眼前一花,再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就发现白衣少年往后移动了大概两米的距离。

    尽管向后移动了两米,可是少年的姿势不变,还是跟先前一样,跪在地上哭泣。

    金毛鼠喊道,“他往后移动了,大家看出来了没?”

    银毛鼠道,“当然看出来了,看右手边的那块大石头就知道了,之前他明明跪在石头前面在哭,现在已经是跪在石头后面哭了。”

    金毛鼠惊道,“他怎么往后移了呢?”

    铁毛鼠道,“老大,别再问这么愚蠢的问题,没人知道他怎么往后移了。”

    铜毛鼠道,“关键是,他移动之后,还是跪在地上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银毛鼠道,“我好像看出点问题了,是不是咱们往前走,走到一定的范围之内,他就会自动往后移动。”

    其余三鼠琢磨了一下,然后皱着眉一起点头,“像是。”

    银毛鼠道,“要不咱们往前走走,再看看他会如何反应。”

    四鼠又一起往前走,果然,当他们走到距离那少年一米左右的时候,那少年再次往后移动了两米。

    这次,他们看得很清楚,那白衣少年抱着金英勋像是在雪地上朝后滑动般的移动,如果不是仔细盯着他看,根本看不出他朝后移动了。

    少年移动时候,感觉他和金英勋的身体都轻的如同空气般的,似乎没有一点分量。

    四鼠愕然,“这骷髅奴究竟练的什么法术,身子竟然轻如空气。”

    这把四鼠看得是又羡慕又害怕,这得怎么修炼,才能把身子练到如此之轻呢?

    金毛鼠道,“他是在故意躲着咱们吗?”

    银毛鼠摇头,“不知道。咱们再往前走走看。”

    四鼠再往前走,结果还是一样,他们每走到距离一米远近的时候,他就会自动朝后滑动两米。

    如果这样下去,他们跟他的距离永远保持这种古怪的状态,也就是说,他们永远也别想抓住他。

    铁毛鼠道,“这样追下去,不是办法吧。”

    银毛鼠点头,“是的,不能这样一直追,干脆,咱们四兄弟分别从四个方向把他围在中间好了,那样他就跑不了了。”

    金毛鼠道,“老二不愧是咱们的智多星,依我看,咱们四兄弟就从他的前后左右一起向他靠近,这次,看他再怎么跑。”

    其余三鼠点头。

    于是四鼠腾起身形,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飞到距离白衣少年两米处落下,然后四人从四个方向一起往围在中心的白衣少年走去。

    可是当他们四个一起走到距离少年一米左右的地方,怪事再度发生了。

    白衣少年抱着昏迷的金英勋忽然腾身而起,掠至距离他们五米远的地方,然后跪在那里,继续哭。

    金毛鼠道,“擦,咱们不是撞鬼了吧?敢情这金英勋已经死了,那骷髅奴原本就不是人,咱们是被骷髅奴和金英勋的魂魄耍着玩呢。”

    铁毛鼠道,“老大,你这拿起就说的毛病又犯了,你就不能走走脑子吗?刚才咱们只是击中了金英勋的心脉,他并没有死,他还活着,哪来的鬼魂调戏你啊?”

    铜毛鼠道,“就是,老大净瞎说,吓唬人玩呢。你这一说闹鬼,我腿肚子直转筋。”

    金毛鼠一听见铜毛鼠说害怕,立刻兴奋起来,一直惯好恶作剧的他故意大声道,“什么鬼啊神啊的,我就不信这个邪,走,骷髅奴不是躲来躲去嘛,咱们干脆卯足劲死追他,看他能怎么着?”

    金毛鼠是个鲁莽惯了的家伙,说追就追,立刻掠起身形,朝着雪地里的白衣少年飞去。

    银毛鼠道,“大家不要乱,还按照刚才那样,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起靠近他。”

    四鼠还按刚才那样,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飞到距离白衣少年两米处落下,然后四人从四个方向一起往围在中心的白衣少年走去。

    可是当他们四个一起走到距离少年一米左右的地方,怪事再度发生了。

    白衣少年抱着昏迷的金英勋忽然腾身而起,掠至距离他们五米远的地方,然后跪在那里,继续哭。

    接下来,不管四鼠怎么追白衣少年,结果总是这样,他们根本别想抓住他,别说是抓住了,就连靠近都费劲,四鼠只要一走到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他就立刻腾身飞走了。

    有好几次,白衣少年竟然腾身而起,悬在半空,抱着昏迷的金英勋在半空哭泣,等四鼠追过去,他就再次腾身飞走了。

    铅灰色的天空下,漫天飞舞着鹅毛般的雪片,四鼠如同对猎物穷追不舍的饿狼般的死追着白衣少年,可惜的是,这是一个他们永远也抓不住的猎物。

    令人感到无比讽刺的是,尽管四鼠面对白衣少年急得抓狂挠腮,然而白衣少年依旧是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