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是谁解禁了骷髅奴之后,其余三鼠更加鄙视金毛鼠,一起用责备的眼光看着他。

    金毛鼠尴尬地笑笑,“三位弟弟,真抱歉,刚才我念咒语准备打出去的时候,手抖了一下,没曾想,就打偏了。”

    铁毛鼠冷哼一声,“老大,不用道歉了,我们三个已经受够你了。这次完事之后,咱们四个各走各的,江湖上从此不会再有四鼠的名号。”

    银毛鼠劝道,“四弟,你又打算散伙,消消气。”

    铁毛鼠恶狠狠地瞪了金毛鼠一眼,“不是我想散伙,我是被他逼的。老大,你知不知道,我们三个都羞于跟你为伍啊。”

    金毛鼠脸上也挂不住了,大吼道,“分就分,谁怕谁啊,你们三个动不动挤兑我。说实话,我也早就受够你们了。”

    那边厢,白衣少年抱着重伤昏迷的金英勋哭得肝肠寸断,这边厢,四鼠吵得沸反盈天。

    杨守志怒吼一声,“你们四个废物还吵什么吵?赶紧给我去杀了金英勋啊,我看你们四个蠢材永远分不清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四鼠听见杨守志的怒吼,立刻停止争吵,歉意地朝两位叛军将领一拱手。

    杨守志也觉得自己刚才骂得有点过火,立刻露出奸诈的笑容,“你们四个听着,谁要是拿到金英勋的人头,依然可以拿到头赏。”

    四鼠闻言,又来了精神头,于是四个脑袋凑到一起,皱眉道,“谁先上?”

    金毛鼠直往后躲,“别看我,你们仨全看着我是几个意思?我可不想先上当炮灰,据说那骷髅奴难对付着呢。”

    铁毛鼠冷笑,“老大,这年头还有人敢指望你吗?”

    眼见着老大老四又要吵架,银毛鼠急忙出来当和事老,“算了,不要吵,还是跟刚才一样,一起上吧。光有骷髅奴,没有骷髅师,应该没什么可怕,再说,咱们还有大人的真气可以用。”

    于是四鼠发一声喊,调匀体内真气,腾身而起,悬在半空,然后面对白衣少年和金英勋打坐,齐刷刷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噗噗噗噗

    四股浅蓝色的真气流出四鼠的剑指。

    这四股浅蓝色的真气流在半空中相遇之后,凝结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真气球。

    那真气球在咒语的驱遣下,朝着白衣少年和金英勋飞去。

    说来也怪,这半天的功夫,四鼠一直吵个不休。这白衣少年竟然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一直抱着金英勋在抹眼泪,哭得这叫一个伤心,就跟金英勋已经死了似的。

    这少年俊美的赛过十八岁的大姑娘,可是性格也太娘了吧,再伤心的事,至于一直哭到现在吗?

    要说白衣少年一直哭是件怪事,那么接下来,四鼠看见的事情就更怪了。

    眼见着浅蓝色的真气球直冲着自己飞过来,白衣少年居然一动不动,还在哭。

    四鼠全都惊呆了,他们睁大双眼紧盯着那少年。

    传说中可以跟骷髅师一起打败一支军队的骷髅奴,大敌当前,竟然就只会跪在地上抹眼泪吗?

    这不对吧?

    即使四鼠脑瓜再笨,他们也看出不对劲来。

    而那真气球离白衣少年越来越近,然而他仍旧保持一个姿势在哭泣。

    四鼠生怕白衣少年会忽然对他们的真气球做出反应,于是他们加快咒语的频率,让真气球飞得更快些。

    真气球终于噗地一声撞在白衣少年身上。

    金毛鼠兴奋地立刻欢呼,“啊偶,打中了,什么狗屁骷髅奴,连真气球都不知道躲。”

    铜毛鼠也喊道,“快,打中骷髅奴了,咱们赶紧去割了金英勋的人头,赏金啊,大把的赏金啊。”

    铁毛鼠冷笑,“老大,老三,你俩眼瞎吗?你们哪只眼睛看见真气球击中骷髅奴了?”

    金毛鼠和铜毛鼠定睛一看,立刻呆住了。

    他们回过头,看见白衣少年依旧在哭泣,而他们的真气球就在少年背后。

    真气球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少年背后了呢?

    四鼠刚才忙着欢呼,谁也没看清这真气球是怎么从少年的胸前到了背后。

    金毛鼠道,“我怎么觉得真气球是从少年身体中穿过去了呢?”

    铜毛鼠道,“大哥,你眼花了吧?这真气球伤害那么高,从人身体里穿过去,他还能跪在那儿一直哭吗?”

    银毛鼠道,“不要吵,咱们再试一次,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四鼠凝神聚气,再次打出真气球。

    这一次,他们看清了。

    噗地一声,真气球再次撞在白衣少年身上。

    然后,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气球竟然从白衣少年的身体中穿过去了。

    就在这种情况之下,白衣少年仍旧保持刚才的姿势在哭泣,一点都没变。

    怎么会是这样?

    金毛鼠紧张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们看,我没看错吧。咱们的真气球从他的身体穿过去,他竟然无动于衷,还在哭。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是咱们的真气球伤害不了他还是怎么回事?”

    面对如此诡异的白衣少年,再加上他本来的身份骷髅奴,四鼠全都不敢轻易上前了。

    耐不住性子的金毛鼠朝着少年大吼一声,“骷髅奴,你哭够了没有?我们只是打伤了金英勋,他又没死,你至于哭得这么伤心吗?”

    按说金毛鼠的嗓门足够大,就算天降鹅毛也不会阻碍听力,这些话他应该都能听见。

    可是四鼠看见的是,白衣少年依旧跪在雪地里,抱着昏迷的金英勋在哭泣,既没有往这边看一眼,更没有说一句话。

    令人更加奇怪的是,雪下得这样大,他们二人身上竟然一片雪花都没有。

    而四鼠身上已经积了薄薄一层雪花了。

    四鼠料定这白衣少年必定有什么古怪,更加不敢上前了。

    既然看白衣少年全无动静,金毛鼠也胆壮了许多,厉声吼道,“嘿!你一个爷们,别跟个娘们似的,一直哭个没完。敢不敢擦干眼泪,跟我们说句话?嘿,说你呢,说话!说话啊,求求你,别再哭了,行不?”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