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英勋身子往下一沉,意在躲开那四股寒芒。

    谁知他的一举一动,四鼠早就看在眼里。

    金毛鼠大喊,“快,准备动手了,金英勋身子已经往下沉了。”

    四鼠借着黑色小鸟输送的真气,身子齐齐往下一窜,正好将金英勋团团围住。

    他们当然是有备而来,而金英勋则是毫无防备。

    四鼠找的不就是金英勋毫无防备的机会吗?

    等了这许久,四鼠当下毫不犹豫,一起比出剑指,念咒语,朝着金英勋身上打了过去。

    四鼠的动作,二位叛军将领和黑色小鸟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刚才正在为金英勋再次躲开四股寒芒感到懊恼。

    杨守志脸色大变,“看那四个废物不是送命去了吧?”

    金利明冷哼一声,“真是四个废物,明知干不过,还硬上。”

    黑色小鸟却哈哈大笑,“非也,二位将军,四鼠虽然愚蠢之极,可是这步棋倒是走对了。金英勋刚闪开我四股寒芒的追击,此刻偷袭他正是大好时机。这一次,他死定了。”

    紫色小鸟闻言,惊恐地睁大双眼朝那边望去,可是她只看见四鼠围着她丈夫,她看不见他的人,心里更是焦急万分。

    黑色小鸟说的没错,金英勋刚闪过那四股要命的剧毒寒芒,哪里想得到恶毒的四鼠会选择在这会儿偷袭他。

    骷髅头见状不妙,大喊一声,“陛下,有偷袭!”

    金英勋猛然惊觉,已经晚了。

    噗噗噗噗

    四鼠剑指中涌出的四股真气的力量已经朝着金英勋打来,金英勋不及躲避,悉数打在身上。

    前面也有说过,四鼠目前体内的真气其实是黑色小鸟传输给他们的,以四鼠的修为,一起打在金英勋身上还不至于造成多大伤害,可是他们用的是黑色小鸟体内的真气,这就不一样了。这就跟从同一土枪里打出两发子弹,一发塑料子弹,一发真子弹,真子弹的杀伤力肯定高的多啊。

    金英勋惨叫一声,口喷鲜血,从半空跌了下去。

    两位叛军将领兴奋地大吼,“好呀,四鼠威武,你们打中金英勋了,赶紧割了他的人头,提来领赏。谁先抢到他的人头,谁得头赏。”

    听到那声惨叫,紫色小鸟自然是伤心欲绝,她紧紧闭上双眼,没有勇气再继续看下去了。金英勋能有今日,可不是她一手造成的吗?

    所以说男人娶老婆,第一不能娶有公主脾气的,第二不能娶太任性的,而我们美丽的紫鸢公主,两条全中。

    四鼠听见二位武将的喊声,立刻发一声喊,一起下窜,准备抢那金英勋的人头。

    头赏啊,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得了头赏,估计至少能多置一套豪宅,多买不少美眷吧。

    在钱面前,四鼠不再讲什么兄弟情分,争先恐后地朝着金英勋飞去。

    此刻的他们,只惦记去把金英勋的人头抢到手。

    一下子被三鼠同时击中心脉,金英勋的身子还没落到雪地上,人就已经陷入昏迷。总是被他托在左手的骷髅奴也当啷一声,摔落在雪地上。

    就在骷髅奴摔到雪地上的一刹那,四鼠只觉得眼前的光芒亮的出奇,在那一片亮的刺眼的光芒中,一个白衣少年就站在光芒的正中间。

    白衣少年面若敷粉,唇若施脂,肤色如美玉,简直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

    四鼠哪里见过这等妙人儿,不由地呆住。

    白衣少年眼含热泪,紧紧抱住金英勋失声痛哭,“陛下,您醒醒啊,陛下!陛下!”

    四鼠原本是来抢人头的,无端端的冒出这道亮光,已经被吓得傻眼了,再看见从亮光中走出一美少年来,便以为是天神降临,更不敢上前了。

    金毛鼠大骇,“三位弟弟,糟了,咱们要是杀了金英勋可不得遭天谴,这天神都冒出来了。”

    金毛鼠这么一咋呼,其余三鼠也不敢上前了。

    四鼠就这么傻站在一边看着,不知如何是好了。

    二位叛军将领看见那白衣少年也吓得浑身发抖,他们用颤抖的手指着白衣少年道,“大人,这金英勋是有神人保护的吧?您看,金英勋一受伤,神人便自动现身了。”

    黑色小鸟气得鼻子都歪了,“这四个蠢货,那么简单的事都被他们搞砸了,让他们去杀金英勋,这倒好,人没杀掉,倒把骷髅奴给解禁了。”

    杨守志惊得睁大双眼,“啊啊啊?大人,您说那白衣少年是金英勋的骷髅奴吗?”

    黑色小鸟点点头,冷哼一声,“不过事到如今,就算骷髅奴解禁也无济于事了,因为金英勋已经重伤昏迷,而骷髅师和骷髅奴必须联手攻击才能最大限度地展现杀伤力。”

    紫色小鸟闻言睁开双眼,当她看见抱着丈夫哭得悲痛欲绝的骷髅奴小白,心里更加难过,如果不是她禁锢了小白,丈夫又怎会遭此横祸呢?

    此刻,她真的好想跑过去,跪在小白和金英勋面前,对他们说声对不起。只可惜现在的她连张嘴说三个字对不起都不能够了。

    杨守志大吼起来,“你们四个没用的蠢货,还愣着干嘛,给我上,上啊!杀了金英勋!”

    四鼠哆哆嗦嗦地指着白衣少年道,“大人,天神啊,有天神。”

    金利明大吼,“什么狗屁天神,那个是金英勋的骷髅奴。”

    四鼠一起摇头,“不,他就是天神,骷髅奴不是被禁锢了吗?”

    杨守志喝道,“那个就是骷髅奴,你们这个四个废物,叫你们杀了金英勋,人没杀掉,倒把骷髅奴给解禁了。”

    啊啊啊?

    四鼠傻眼了,然后面面相觑,“是谁解禁了骷髅奴?”

    过了好半晌,铁毛鼠冷笑道,“还有谁?刚才咱们四个一起出手,除了老大打偏了之外,咱们三个全都击中金英勋的心脉,打偏的那个人就是解禁骷髅奴的蠢货。”

    原来刚才,银铜铁三鼠打出的真气力量正中金英勋的心脉,而总是脱线的金毛鼠关键时刻再次掉链子,他打中的位置,并不是金英勋的心脉,而是击中了骷髅奴小白。

    大家都知道,骷髅奴小白之前一直被禁锢,金毛鼠这一打,居然帮骷髅奴解了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