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游戏都有收场的时候,黑色小鸟忽然感到自己玩够了,是该让他的情敌金英勋去地府报到了。再拖下去,势必会夜长梦多,不知再会出什么变故。

    于是,黑色小鸟冷笑道,“现在,是时候取金英勋的小命了,不是吗?”说罢,立刻默念咒语。

    噗地一声,一道金光从黑色小鸟的喙中喷出,金光朝着正在跟四鼠比拼真气的金英勋飞去。

    黑色小鸟继续念咒语,金光立刻化做点点金色寒芒。

    金色寒芒在漫天飞舞雪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寒芒带着尖锐刺耳的破空音在轻柔的雪花中的穿行,宛若一条条灵活的袖珍小蛇贪婪地闻嗅着散布在空气中的猎物的味道,伺机择人而噬。

    杨守志哈哈大笑,“这下看金英勋再怎么躲?”

    金利明笑道,“妙啊妙啊,大人一边吸金英勋的真气,一边发出寒芒暗算他,双管齐下,他怎么也会中一招。”

    他们的话,紫色小鸟听得是心惊肉跳,感觉她丈夫这次死定了,可是接下来,黑色小鸟的话才让她觉得丈夫金英勋彻底没有生的希望了。

    黑色小鸟冷笑,“刚才金将军说双管齐下,这倒是提醒了我,对付金英勋这种老奸巨猾的家伙,一道金光显然不够,应该再多放一道,以防万一。”说罢,立刻默念咒语。

    噗地一声,又一道金光从黑色小鸟的喙中喷出,化作点点寒芒。

    黑色小鸟继续念咒语,两道金光化作的寒芒兵分两路朝着金英勋飞去。

    骷髅头惊叫一声,“陛下,当心啊,那暗地里偷袭你的人这次放了两道金光过来,您看那两股寒芒,马上就要飞过来了,快闪啊!”

    金英勋定睛一看,果然看见两股金色寒芒分两路朝他飞射而来,心里暗叫不好,立刻掠起身形,腾身至半空,才算躲过一劫。

    黑色小鸟见寒芒未射中金英勋,继续念咒道追。

    两股寒芒再度朝着金英勋飞去,寒芒来势汹汹,所过之处均留下刺耳的破空之音。

    金英勋见状,哪敢在半空的某一点滞留,只好掠起身形飞来飞去,以躲避寒芒的追击。

    那两股寒芒紧追不舍,毫不懈怠,一副不射中金英勋就决不罢休的架势。

    金英勋毕竟是血肉之躯,之前的战斗就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几番翻腾躲避之后,早已累得气喘吁吁。

    骷髅头道,“陛下,这么躲来躲去的也不是办法。”

    金英勋皱眉道,“可是眼下实在没有好办法,那些喂了剧毒的寒芒,只要一沾到身上,整个人立刻化为一滩脓血。”

    金英勋在半空反转腾挪极力躲开寒芒的追击,黑色小鸟在这边看了,笑得合不拢嘴,“二位将军,你们看现在的金英勋像不像只猴子啊?被我的寒芒逼得无处藏身。”

    杨守志立刻拍马屁,“像,太像了。现在的金英勋就是一只被人耍的猴子,而耍猴人就是大人您啊!”

    金利明恨恨道,“我和杨将军被金英勋折磨了这许久,得亏有大人相助,才终于一雪前耻。此番,金英勋受此折磨,也是应得的。”

    杨守志道,“对,他活该。”

    黑色小鸟冷笑,“依我看,金英勋体力还没耗尽,我放出两股寒芒,他居然还能应付自如,那么,现在我该再多加两股寒芒,看他还能躲开不?”

    再多加两股寒芒?

    寒芒的威力,他们早已见识过了,动物和人遇之,立刻化为脓血,树木遇之,立刻化为黑水。

    两位叛军将领怔住,这俩胆小的马屁精不由地看了眼继续在松林中缓缓向前流动的黑水,咽了口唾沫。

    这样可怕的寒芒,已经放出两股还不够?还要再多加两股?

    这是有多大仇啊?

    片刻之后,他们才一起发出奸诈阴险的笑声。他们即使不懂法术,也早就看出,金英勋面对两股寒芒的追击,早已闪避不及,现在国师竟然还要再加两股寒芒追击他,这金英勋哪里还能有命在?

    他们刚才同时怔住,是没有料到国师居然如此狠毒,其实这两个被国师利用的愚蠢武将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国师一定要置国王于死地?关于金英勋昏庸残暴的种种罪名,他们也知道那是国师有意罗织在国王身上的,他们之所以跟着国师犯上作乱,主要是为了加官进爵,为了大把的钱银。

    如果这两个愚蠢的家伙知道国师如此加害国王其实是为了倾国倾城的王后,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国师左维忠心里当然很清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当他醉卧在街边的臭水沟旁时,他就发誓要狠狠报复那个叫做金英勋的男人,因为那个长着一头蓝发的家伙抢了他的女人,毁坏了他一生的幸福。所以他要报复,他要夺取他的王位,还要一点点地折磨他,不能让他那么快就死去。

    一想到那段时间,他每次一醒过来,首先闻见的是臭水沟散发出的酸臭味,他就觉得怒不可遏,就不能停下报复金英勋的脚步。他要把他失去的一切全都夺回来,而且是加倍夺回来。

    紫色小鸟早就吓得紧闭双眼,可是他们阴险可怕的话语还是不断地灌进她的耳朵。她知道她丈夫马上就要死了,她生命中最亲的两个人,她的丈夫和那个可爱的蓝发小宝宝,一个马上就要死了,一个生死未卜。尽管知道丈夫死期将至,她也感到生无可恋,恨不能马上死去,只可惜她现在别说去死,连动一下都不能够。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紫色小鸟在心里哭喊。

    悔恨的泪水不住地从她眼眶里滑落,如果当初那个叫做左维忠的男人醉酒后被人踹到街上时,她不是恰好路过就好了。如果当初她派侍卫把醉成一滩泥的他送回家之后,不去找他就好了。

    事到如今,只能说是命运使然了,她偏偏在他最落魄凄惨的时候遇见他,帮助他,最不应该的是,偷偷去见他。

    可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后悔,一切已经太迟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