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士兵的来历的确令人乍舌,两位叛军将领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的确,这一世的他们已经在万叶国混到将军的位置,生活比起贫民百姓自然优越不知多少倍,位高权重的他们哪里懂得民间疾苦。

    可是因为惧怕轮回到贫穷饥饿鳏寡孤独的生存状态中就甘愿做一名骷髅士兵而不去投胎似乎也有点太过消极了。

    黑色小鸟笑道,“那么现在,就让金英勋的骷髅士兵统统去地府报道吧,他长期用法术锁住这些亡魂不让它们去地府报道,这也不人道。”

    杨守志道,“可是骷髅士兵们不是不愿意去地府报道的吗?不知您能有什么高招迫使它们去地府报道?”

    黑色小鸟哈哈大笑,“既然骷髅士兵不肯去报道,那我就把鬼差请来抓它们去地府。”

    “鬼差?”两个叛军将领吓得舌头都缠在一起了,他们结结巴巴地说出鬼差二字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黑色小鸟说罢,边念咒语边呼唤道,“鬼差,鬼差,呼叫鬼差!”

    话音刚落,就见平地上起了一阵黑雾,待黑雾散去,两个黑衣黑帽黑裤黑鞋的彪形大汉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俩大汉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马面,长着牛头的手拿铁链,长着马面的手里拿着一根皮鞭。

    牛头马面身后还紧跟着一个身着红袍头戴黑帽足登黑皂靴的虬髯黑大汉,左手拿着生死薄右手执判官笔。

    果然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

    两位叛军将领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一看见那三人,立刻吓得身子一软,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两人强打精神在马背上坐定,齐声溜须道,“大人,您真是好神通啊,连陆判和牛头马面都给请来了。看来这次,金英勋不死都不成了。”

    黑色小鸟见状,得意地大笑,“我只召唤了鬼差,没想到竟然把陆判也给招来了。”

    那身着红袍的虬髯大汉正是陆判,只见他手抚虬髯正色道,“那小鸟,不知召唤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黑色小鸟笑道,“陆判大人,目前就有你一个得到阎罗王赏赐的机会。”

    陆判皱眉,“此话怎讲?”

    “如果你一下子收回大量的游魂野鬼,是不是该得到嘉奖呢?”

    陆判点点头,“这个自然,每年无故走脱的游魂实在是多如牛毛,如果人人都像游魂那样死后不去投胎往生而是滞留阳间,那势必给阳间带来种种隐患。所以地府在游魂回收这块一直都是有奖励的。”

    黑色小鸟道,“陆判大人,请看那边,我已经帮您把那些游魂全都收在符狱之内了。您只要按照游魂名册上挨个点名,点到名字的,它们自然就会跟你走了。”

    陆判一拱手,“这个我自然明白,不过还是多谢你了。”

    陆判带着牛头马面掠起身形,在金色符狱外面站定。

    由于刚才黑色小鸟把金色符狱变成透明,从里面也可以看清楚外面。

    骷髅士兵们见了陆判和牛头马面,登时吓得缩在一起,发出惊恐地吼叫声。

    金英勋当然想不到这放出金光的对手竟然想到把陆判和牛头马面请来把他的骷髅士兵全都收走,这么歹毒阴险的对手他还从未遇见过。

    骷髅头道,“陛下,糟了呀,这次连陆判都来了。我本以为他只是把骷髅士兵困在符狱炼化它们呢,如果只是炼化,咱们或许还能想办法解救骷髅士兵。”

    金英勋点头,“是的,小白,这次咱们是真的栽了。”

    那边厢,陆判把生死薄翻到游魂录,大声念道,“彭监生可在?”

    就见符狱内的一个骷髅士兵身子一震,低声应道,“在呢。”

    陆判厉声道,“彭监生,你死后已经无故在人间游荡三百年之久,该当何罪,下官命你速去地府报道,不得有误,否则油锅伺候!”

    那骷髅士兵猛然扬起头来,用空洞的眼窝直视着陆判的双眼,朗声道,“可是陆判大人,我根本就不想去投胎,做人实在太辛苦了,一想到这种痛苦还要生生世世地轮回下去,接受无穷无尽的折磨,要知道每一次轮回往生都是新一轮折磨的开始,那种永远都无法摆脱痛苦的滋味,您明白吗?”

    陆判大怒,“大胆游魂,休得强词夺理,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害怕人世的艰辛而不去投胎往生,阴阳两界岂不乱套了。休得胡缠废话,即刻启程。”

    那骷髅士兵不情愿地低声道,“知道了。”

    陆判又喝道,“那还不赶紧上路?”

    那骷髅士兵长叹一声,一缕精魄缓缓飘出骷髅士兵的身体,飘出符狱,在空中急速地打转。随着精魄离体,骷髅士兵像是散了架,哗啦一声,一副失去魂魄支持的骨架摔倒在地,跌成几截。

    陆判厉声道,“彭监生,下官现在命你即刻去地府报道,不得在阳间逗留。”

    那缕精魄再度发出一声叹息,一腾身,飘到半空消失不见了。

    接下来,陆判接着点名,凡是点到名字的,或发出悲鸣或发出叹息,之后,只能化作一缕精魄消失在半空。

    最后,还剩下一些游魂录上没有名字的骷髅士兵,它们尚被困在符狱之内,木然地等待着陆判的召唤。

    马面道,“陆判大人,这些游魂录上没名字的家伙可怎么办?”

    陆判道,“那游魂录上没有名字的骷髅士兵显然是死后还没来得及统计进去的,干脆这样,我也不点名了,你们全都跟我们一起走,到了地府,我再一一登记吧。”

    一阵阵悲鸣叹息之后,数十缕精魄自符狱内的骷髅士兵身上飘出,然后,陆判走在前,牛头马面在后面用鞭子驱赶它们,“快点!走快点!”

    须臾,所有的人影全都消失不见了。

    杨守志见状,立刻惊呼,“大人一出马,就是不一般,这么多的骷髅士兵居然兵不血刃地全部除去了。”

    金利明在旁帮衬,“而且还是借了陆判的手给除去的,漂亮!漂亮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