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滋滋啦啦滋滋滋滋滋

    摆在他们面前的铜镜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紧接着,铜镜中那个左肩上站着一只浅紫色羽毛小鸟的英俊男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镜面随着滋滋的怪声而出现大量的雪花,随之,出现模模糊糊的画面。

    再度响起滋滋的怪声之后,模糊的画面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是一个美丽女子端坐在马车车厢里的画面。

    令紫鸢公主惊讶的是画面中的美丽女子竟然是她自己,画面中的她看上去紧张不安,她正端坐在车厢之内,愁眉不展,并且不住地叹气,一双雪白的小手紧紧地交缠在一起,看上去非常纠结,她透过纱帘死死盯着金英勋左手托着的骷髅奴小白。

    紫鸢公主知道此刻的她之所以紧张纠结,是因为她正准备禁锢骷髅奴,只是正在寻找合适的机会下手而已。现在已经被左维忠变成浅紫色小鸟的她看见画面的中自己是何等的羞愧和后悔,她怎么会鬼迷心窍地打算害死自己的丈夫?

    而画面中的金英勋对她的举动全然不知,他竟然策马走过来充满爱意地凝视着她。

    紫鸢公主看着画面中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丈夫和心怀鬼胎的自己,恨不能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愈加感觉到她的丈夫是个多么好的男人,她竟然可以对他做出这种事?

    “多么可怜的傻丈夫啊!自己的妻子马上就要伙同情人害死自己,居然一无所知,还含情脉脉地看着妻子,真是笑死人了。看来天下男人见了美人都是一副痴相,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说的对吗?美丽的公主。”

    左维忠说罢,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紫鸢公主羞愧地闭上双眼,两滴清泪自眼角滑落。

    “我们亲爱的公主,同时面对情人和丈夫,的确是很纠结呢。公主皱紧眉头、紧握小手的模样的确让人看了又爱又怜。”

    左维忠哪里管得她伤心与否,继续肆意评论画面中那个缩在车厢中瑟瑟发抖的可怜小女人。

    等紫鸢公主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画面中的小女人已经停止了发抖,此时的她已经变了,只见她银牙轻咬,面色凝重,像是经过漫长的思考之后已经做出了坚定的抉择。果然,就在金英勋骑马跟在她所乘坐的马车边上的时候,她忽然比出剑指,默念咒语。然后,骷髅奴小白发出一声惨叫,说自己被人禁锢了,侍卫队伍登时乱作一团。

    这时候,画面滋滋啦啦地响了一通,然后画面中的所有人物都变得渐渐模糊,然后消失了。紧接着,铜镜中那个左肩上站着一只浅紫色羽毛小鸟的英俊男子再度出现在铜镜当中。

    铜镜再度恢复了之前正常的样子。

    左维忠看到这里得意地哈哈大笑,“亲爱的公主,你鼓起勇气做出最后决定的样子真的好迷人啊。”

    公主痛苦地恨不能马上死去,她想大哭想要诅咒面前这个男人,甚至想扑上去狠狠给他几巴掌,可是她的嘴巴根本张不开,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的身子更是一动也不能动,现在的公主,是个只能流泪的木偶。

    “简直是太迷人了,关键时刻,高贵美丽的公主还是选择了我,这是一项明智的决定。”

    公主强撑在站在他的左肩上,她感觉自己连站都站不稳了,随时都可能从他肩上一头栽下去。

    然而,左维忠根本没有看她一眼,他紧盯着铜镜中的画面,乐得直不起腰,像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搞笑的片段。

    “好极了,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金英勋的现状,那就让我和你一起回顾下刚才的战斗吧。”

    左维忠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滋滋啦啦滋滋滋滋滋

    摆在他们面前的铜镜再度发出奇怪的声音,紧接着,铜镜中那个左肩上站着一只浅紫色羽毛小鸟的英俊男子又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镜面随着滋滋的怪声而出现大量的雪花,随之,出现模模糊糊的画面。

    这次画面中的人居然是金毛鼠,只见他挥着一把金色折扇,用无数把小扇子小扇子相互连接在一起,形成一道不断变化金色的扇子网,困住了骷髅士兵。画面中的金毛鼠志得意满、喜气洋洋,引得左维忠连连鼓掌,大叫,“金银铜铁四鼠果然名不虚传,请他们来算是给请着了。”

    可是他话音刚落,就听见滋滋滋一通响,铜镜中的画面瞬间切换到金英勋身上,只见他比出剑指,默念咒语,一把把袖珍骨剑从国王的剑指飞出,迅疾朝着正在跟骷髅士兵拼杀的金色折扇飞去。

    无数把白色的袖珍骨剑若点点寒芒击在无数把金色折扇上。

    噗噗噗一通响之后,左维忠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原先金光闪闪的一把扇子,现在扇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

    然后画面再度切换到金毛鼠,就见金毛鼠举着一把满是窟窿的金色折扇气得大吼大叫。

    左维忠气得直跺脚,“废物!简直是废物,连骷髅奴被禁锢的骷髅师也打不过,真是没用。金毛鼠就是个笨蛋花架子,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跟传闻中真是想去甚远。真是令人失望。”

    紫鸢公主看见丈夫打赢了金毛鼠,很为他感到开心,她很想为他的胜利欢呼鼓掌,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像个木偶般的睁大双眼紧盯镜中的画面,心里默默地道,“英勋,想不到你这么帅的,有你这样的老公真有面子,我没有看错人,只可惜我太不珍惜你的爱了。我真后悔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两个一起观看镜中画面的人,一个由得意洋洋变得暴跳如雷,一个由羞愧懊悔变得欣慰开心。

    我们美丽的公主此刻只想赶紧摆脱左维忠的控制,立刻回到丈夫身边。

    一向骄纵任性的公主暗暗地在心里道,“只要我能走动,即使是爬我也要爬回丈夫的身边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