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惊讶地合不拢嘴巴,她正待还要大吼,却听见左维忠再次念起了咒语。

    “不!快停下!不要把我跟你拴在一起,我不要跟你拴在一起!我该回到我丈夫身边去,而你该娶个爱你的好女孩好好地度过自己的一生。我们不要再错下去了!我和你在一起根本就是个错误!”

    公主使劲大吼大叫,可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而是听见一阵叽叽喳喳的怪声音。

    这叽叽喳喳的怪声音怎么像是鸟叫声呢?

    可是这屋里没有小鸟啊?

    公主四下里看了看,发现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除了壁炉里的火烧得更旺了之外,根本没有看见任何一只小鸟。

    可是她刚才的确听见鸟叫声了。

    还有,她刚才明明说了话的,为什么她不能发出声音了?难道是左维忠的咒语所致吗?她怒视着这个曾经跟她耳鬓厮磨的男人。一瞬间,许多温馨感人的画面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完全无法相信他会这样对待她。要知道,他是多么地爱她啊。

    “你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她继续吼道。

    叽叽喳喳

    她再度听见了鸟叫声。

    “左维忠,你这混蛋!你究竟念的什么咒语!”

    叽叽喳喳

    还是鸟叫声。

    她明白了,这鸟叫声就是她的声音,他用咒语把她说话的声音变成了鸟叫。

    天哪!这简直太无理了,他怎么可以对她这样?她可是王后,是万叶国人人景仰的女人,如果被万叶国的百姓发现他们美丽优雅的王后一张嘴说话发出的不是美若天籁的柔美声音而是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这叫她怎么有脸出来见人呢?

    他竟然敢这样对她?他好大的胆子!她怒视着他,恨不能立刻杀了他。

    “不!你竟然把我的声音变成鸟叫?你简直太混蛋了!快给我解开咒语!”她继续叽叽喳喳地吼叫。

    左维忠得意地哈哈大笑,“亲爱的公主,你该好好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先,等你看完自己现在的样子,你就会发现鸟叫才是你现在应该发出的声音。”

    左维忠说着,抱起公主,把她放在一面铜镜跟前。

    令公主惊讶的是,她并没有在铜镜中看见自己,她只看见一只有着浅紫色羽毛的美丽小鸟优雅地站在镜子跟前。

    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己发出的声音为什么变成了鸟叫,那是因为她已经被左维忠用法术变成了一只有着浅紫色羽毛的小鸟。

    “不!该死的混蛋!你赶紧给我把法术解开,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她愤怒地叽叽喳喳地叫了一通。

    公主如何能够接受自己变成一只小鸟的事实?一想到自己今后无法再穿戴美丽的衣裳和首饰,她就难过得几乎晕过去。因为这样的结果对于一个美丽的女人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

    左维忠叹了口气,“亲爱的公主,你就不能好好地跟我在一起吗?我意思是安安静静地陪伴着我。你知不知道,我宁愿看着沉睡中的你也不愿意看着你醒来之后愤怒地吼叫要离开我的模样。看来,我只有再多得罪你一下了。”

    左维忠说罢,再次默念咒语。

    公主气愤地还要大喊大叫,可是这一次,她感到自己嘴巴像是被什么东西黏住了,其实现在应该是她的喙,她张不开喙,以至于无法发出声音,她知道这又是他施了法术的缘故,她生气地忽扇着翅膀,打算扑过去,啄他几口。

    可是令她更加气愤的是,她挥动翅膀的时候,感到翅膀也像是被黏在身体上一样,根本打不开。她移动双脚,却感到脚上似乎压着重逾千斤的巨石,她根本挪不动一下。

    现在的她就如同一只不能移动的玩偶小鸟一般,只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不能叽叽喳喳叫唤,不能扇动翅膀,更无法挪动一丝一毫。

    她现在终于明白,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一滴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哦,亲爱的公主,你哭了?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安静下来,仅此而已。你看,我是多么地爱你,为了能够永远地拥有你,我不惜背叛国王,弑君篡位,犯下滔天大罪,而我换来的却是你打算回到国王身边的可怕回应,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只求你陪我一生一世,这要求过分吗?”

    左维忠说着,擦去小鸟眼角的泪痕,“亲爱的公主,请你不要再哭泣了,你哭得我的心都疼了。”

    “从现在开始,你将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左维忠说着,把那只木偶般的小鸟放在自己的左肩上。

    左维忠得意洋洋地打量着铜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笑了,“看,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对夫妻。”

    “现在你终于不用再吵着离开我了,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你才是我最想要的。”

    小鸟的眼中又有泪水滑落。

    左维忠替她擦去眼泪,柔声道,“亲爱的,不要哭泣,你将会发现我是个称职的好丈夫,至少我会时时刻刻地陪伴着你,绝不会把你扔在家里不闻不问。从此以后,你我形影不离,我将守护你一生一世。”

    “我也知道像你这样有着皇族身份的高贵女人是多么的强势和骄傲,你绝不容许自己在任何一个男人面前低头,可是你为了我,已经牺牲了很多,我全都知道。所以我决定要照顾你一辈子。”

    左维忠的誓言依旧像从前那样甜美动人,甚至比以前更为热烈。

    “既然你那么关心那个叫做金英勋的男人,那么现在咱们就一起来看看他目前的情况,不过按照我的周密计划,他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左维忠说起金英勋的时候,就像是不经意地提起的人,完全不像是在说他的情敌,然而他却知道他的这番话对公主该是多大的震动,因为她是那么想知道她丈夫金英勋的下落,就在几分钟以前,她还哭着喊着地要亲自去把他们父子找回来。

    一听见金英勋三个字,紫色小鸟的眼眶再度湿润。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