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伸出娇嫩的小手再度对着左维忠那张俊脸用力地扇过去。

    啪

    左维忠的另外半张脸上也出现一个鲜明的五指印痕。

    “赶紧放开我!我受够你了!就让你和你那些可怕的计划全都见鬼去吧。”

    前面已经说过,公主脾气爆发的女人真的是不好惹,更何况人家真的是公主。公主自幼就骄纵惯了的,再加上貌美无双,所有见到她的人,无不对她言听计从,括弧尤其是男人。现在左维忠竟然步步支配她,意图完全把她玩弄于股掌之上,沉迷于爱情中的她尚可以接受,一旦清醒过来,像她这样强势而任性的女人又怎愿意被他驱遣?

    她贵为巨鹿国公主,又是万叶国的王后,身份地位自是不言而喻,而他只是个平民出身的国师,现在居然扮猪吃老虎,骑在她头上,这叫她怎么忍?

    再者,已经对丈夫心生愧疚的女人对着情人自然是抱着分手的态度。毕竟对于已婚女人来说,家庭才是最终归宿。

    “放我走?或者是我死在你面前?你任选一样。”公主的声音不再充满了柔情蜜意,而是冷的像刀子,戳得左维忠心里哇凉哇凉的。

    公主怕他不相信自己的话,她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花盆的碎片,用尖锐的瓷片对准自己的咽喉。以表示自己打算离开他的决心。

    左维忠先是怔住,继而哈哈大笑,他抢走公主手中的碎瓷片,把它扔在地上。

    噼啪

    碎瓷片落地,摔得粉粉碎。

    “美丽的公主,你哪里也去不了而且也无法自残,今后你只能安安心心地陪伴着我,一生一世。”

    “你做梦!赶紧放了我!”

    “你不明白的。”

    左维忠说着,举起自己的左手,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

    “看见这戒指了吗?”他轻笑道。

    公主不明白他的意思,紧张地摇摇头,“这戒指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这是我跟你的结婚戒指。”

    公主拼命摇头,“跟你结婚?不?我早就结婚了。我有丈夫还有儿子,我有自己的家庭,我们很幸福。”

    “很幸福?真的吗?我不这么看。你跟你不爱的男人在一起生活,会感到幸福吗?”

    公主冷哼一声,“当然很幸福,谁说我不爱他,我很爱他,可是他太忙了,总是没时间陪我。我真是个傻女人,不懂得珍惜自己的家庭和丈夫,经受不住你的诱惑,而跟你在一起做了不该做的事。所以现在的我只想尽快找到我丈夫,然后匍匐在他脚下,求他原谅我。即使他赐我一死,我也死而无憾。”

    一股酸水再度在左维忠内心涌动,他拼命克制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发火。他佯作大度地鼓起掌来,“还匍匐在他脚下?还赐你一死也无憾?美丽的公主,你这番话说的实在太动人了。如果我是你的丈夫,听见你这样说,我立刻就会原谅你所做的一切。只可惜的是,你丈夫已经死了,按照我周密的计划,他现在应该陈尸于雪山之上,也许他的尸体现在已经被老鹰给吃干净了吧?”

    公主摇头,“不!你别再骗我了,我丈夫他还活着,我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他在等着我去找到他,所以,你就做点好事,放了我吧。”

    公主说起丈夫的时候,神情是那样的自信和爱慕,令左维忠无地自容,如果现在金英勋就在他的面前,他能为了她所说的这些话把金英勋碾成碎片。

    不!碎片还不够,是碾成粉末!

    尽管左维忠嫉妒得快要发疯,他仍旧拼命使自己镇定下来,于是他尽量用很柔和的声音道,“亲爱的公主,你可以看看自己右脚的脚踝。”

    公主拉起长长的裙裾,惊恐地发现她纤细的脚踝上套着一个跟他的戒指一模一样的银环,“这又是什么?你把这种怪东西套在我脚上打算干嘛?你是什么时候把它套在我脚上的?”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亲手把那个银环给你戴上。你也许永远都不知道你躺在壁炉边沉睡的样子有多迷人,壁炉里熊熊的火光把你美丽的脸映衬的多么妩媚,偶尔一块劈柴爆炸时所发出的啪啪声瞬间照亮你的脸,那种感觉是多么美好,那时的你就像睡美人一样美丽。”

    左维忠说着,眼神渐渐痴迷,他完全沉浸在刚才在壁炉边搂着公主看她沉睡时的美好感受当中。

    “不!赶紧帮我把它摘下来!”

    公主厌烦地弯下腰,想把那银环摘下来。可是她费了半天的劲,根本摘不下来。

    公主尖锐冷漠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美好回忆,此刻公主那张美丽的脸上满是对他的厌恶和不耐烦,

    “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难道跟我在一起你不开心吗?我对你的真心,难道你就一点都感受不到吗?你为什么一定要伤我的心?”左维忠忽然感到万分痛苦。

    看着左维忠难过,公主忽然心生恻隐,于是她叹气道,“不是我跟你在一起不开心,而是我已经有了爱人,不可以再爱上别的男人了,不可以!你懂吗?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个错误。所以,现在麻烦你帮我把它摘下来!”

    公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柔一些,以免她的情人更伤心。

    左维忠摇头,“不,亲爱的公主,那个银环是我送给你的结婚戒指,你必须一辈子戴着它,永远也不许摘下来,而且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帮你把它摘下来。我是用咒语把它封印在你的脚踝上的,而解除咒语的方法只有我知道。”

    公主闻言,又羞又恼,于是她跺着脚大喊,“左维忠,我现在命令你,马上把它给摘下来。我是有家庭的人,不可以嫁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左维忠摇摇头,“不,亲爱的公主,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我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更改。其实我已经预见到你将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所以提前在你的脚踝套上那个银环,来防止你反悔。”

    左维忠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一条细细的金属链子把左维忠手上的戒指和她脚踝上的银环连在一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