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在冰天雪地中寻找栖身之处的可怜老仆人估计还在懊悔自己偷偷喝酒惹主人发怒,他哪里知道,左维忠赶走他不是因为他喝酒,而是因为今后他的主人就要跟美丽的王后生活在一起,这么秘密的事又怎么可以被人知道呢?

    左维忠看着老仆人走进风雪之中,才冷笑着关上门。他对这个孤苦无依的老人的照顾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左维忠把门拴好,又把门厅的壁炉加满了柴火,然后他再次返回卧室。

    美丽的紫鸢公主仍旧在昏迷,沉睡中的公主是那样迷人,左维忠禁不住伸出颤抖的手轻抚她玫瑰花瓣般娇嫩的樱唇和柔嫩白皙的脸庞,他在公主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然后轻声唤道,“公主,我美丽的公主,你醒醒啊。”

    紫鸢公主听了情人的呼唤,立刻惊醒,她看着他英俊的脸庞和身边燃烧着熊熊火光的壁炉,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于是她坐起身来,抓住他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丈夫呢?我儿子呢?我不是跟他们在一起准备去寺庙祭祀还愿吗?我记得山上下着大雪,他们呢?我的丈夫和儿子在哪里?”

    左维忠看见公主醒来,心里甭提多开心了,本以为迎接他的将是公主火辣的亲吻,结果她醒来一张嘴却是先问她的丈夫和儿子。

    他感到自己的好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于是他冷笑道,“又是你的丈夫和儿子?那么我算是什么?我冒着大雪把你驮回来,飞了那么远的路,我几乎都快被冻僵了,你对我不闻不问,却先问起他们。”

    公主猛地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走去。

    她的身子刚刚暖和过来,可是那双被冻麻了的双脚感觉还是很不灵活,头也感觉晕晕的。

    左维忠站起身,一把抓住她,“亲爱的公主,你要去哪里?”

    公主哽咽道,“我要去找他们。”

    左维忠冷哼一声,“去找你的丈夫和儿子吗?”

    公主不做声。

    左维忠猛地扳过公主的身子,迫使她转过身看着自己的眼睛。

    公主拼命挣扎,可是她哪里挣得开左维忠铁钳般的大手。

    公主低声哀求,“求求你,让我走。我必须找到他们。”

    左维忠猛地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找到他们?亲爱的公主,我相信他们现在已经死了。”

    公主怔住,然后她使劲摇头,“不,我不相信他们已经死了,你不要拦着我,求你放我走。他们肯定还活着。我一定要找到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亲人,你明白吗?”

    左维忠冷笑,“亲爱的公主,你不是患了失忆症了吧?你难道忘记自己做过可怕的事情了吗?你亲手禁锢了你丈夫的骷髅奴。失去了骷髅奴的保护,你丈夫很快就会没命的。即使他现在还没有死,如果被他知道禁锢骷髅奴的人就是你,你猜他会对你怎么办?”

    左维忠的话令公主想起了很多事,一瞬间,她自己禁锢骷髅奴画面的迅疾浮现在眼前,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手,痛苦地嚎啕大哭,“我就是用这只手禁锢了骷髅奴,不!为什么我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来?这样会害死英勋的,我怎么可以……”

    左维忠得意地哈哈大笑,“亲爱的公主,你做出禁锢骷髅奴的举动只能说明你心里真正爱的人是我,而不是金英勋,所以你在关键时刻会选择帮助我而放弃他。”

    公主痛苦地摇摇头,哽咽道,“不,我不该这么做的,我必须找到我的丈夫和儿子,向英勋坦白我所做的一切,随便他怎么处置我,即使是杀死我,我也毫无怨言。我这样一个不贞洁令他蒙羞的女人,理当被他亲手杀死才对。”

    左维忠冷哼一声,“亲爱的公主,你现在一口一个英勋,喊的好肉麻啊,还甘愿被他杀死,一个女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男人吗?目前的状况是,你已经选择了我,没有回头路了,懂吗?”

    左维忠说出以上那番话的时候,心里的酸味可想而知。他说的没错,公主现在就是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一边是丈夫,一边是情人,她在中间摇摆不定。

    公主拼命挣脱他的手,“不要,你放开我,我现在醒悟了,我不该这样做,会害死我丈夫的,目前我只能尽快找到我丈夫和我儿子,我将匍匐在他的脚下,乞求他的原谅,只要能找到他们,要杀要剐,我都毫无怨言。我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来。求求你,放我走。”

    公主现在才意识到激情毕竟是短暂的,当梦醒时分的时候,她仓皇地想要找到回家的路,可是,这毕竟不是小孩子办家家酒,公主一向是任性惯了的,可惜的是眼前的左维忠早就不是之前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国师了。

    现在的左维忠就是那只把身子全部挤进帐篷里的骆驼,是的,它的身子已经全部挤进来了,而那只骆驼可怜的主人已经被它一脚踹出帐篷,然后身处温暖帐篷的骆驼温柔地对主人说,“亲爱的主人,那就只好委屈您在暴风雪中捱过漫漫长夜了。”

    美丽的公主已经由骆驼的主人变成了被它一脚踹出帐篷的可怜虫,她已经掌控不了这只骆驼了。

    公主死命挣扎,想要摆脱左维忠的控制,几番努力均告失败之后,她收起小女人的柔弱,公主脾气再度爆发,她腾出手来,狠狠扇了他一个巴掌。

    这巴掌一扇下去,左维忠的脸上立刻出现一个鲜明的五指印痕。

    这印痕表明了公主下定决心要离开左维忠了,她真的是后悔了。

    对于左维忠来说,这巴掌比扎在他心上的利剑还要难受。

    左维忠冷笑一声,“女人的心,秋天的云,果然是说变就变啊。”

    公主用命令般的语气怒吼道,“别再废话了,赶紧放我走。”

    左维忠把公主紧紧搂在怀里,使得她无法挣扎,然后他低声道,“我美丽可爱的公主,可惜的是,今后你哪里去不了了,只能安安心心地一辈子陪着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