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幻化为黑色小鸟偷偷把紫鸢公主从马车上驮走之后,径直飞回了万叶国自己的宅邸。

    为了避免被仆人发现,他直接飞进自己的卧室,卧室的窗户在他离开之前就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隙,这条缝隙不用说,当然是为了方便自己进出。

    自从左维忠能够利用法术把自己幻化为小鸟之后,每次出去跟公主幽会前,他总会给自己的卧室窗户留条缝隙,方便自己回去。并且再三提醒仆人,窗户的这条缝隙绝对不可以关上,尽管仆人觉得这条吩咐很奇怪,不过还是一直照办,因为毕竟主人的话就是圣旨。

    此时窗外大雪纷飞,寒风呼啸,窗户都给冻上了,万叶国的百姓们无法外出营生,都躲在家中围着壁炉喝酒聊天,以取暖和打发时间。

    两只小鸟,一只黑色,一只浅紫色,黑色的驮着浅紫色的,尽管它们看上去很奇怪,却没有人看见它们,因为街上空无一人,偶尔有外出采购的百姓也是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漫天飞舞的鹅毛雪片严重阻碍了人们的视线,导致没人看见它们。

    左维忠一进到卧室就立刻把窗户关严实,然后他把壁炉里加满了柴火,倒上油,腾地一下,壁炉里的火苗熊熊燃烧,屋内的温度立刻上升了不少,他给紫鸢公主解了咒语,然后把她抱着怀里帮她暖冻僵了的身子。

    外面冰天雪地,寒风凛冽,左维忠驮着她飞了那么远,娇弱的公主早就给冻僵了。

    左维忠宅邸的门厅里,仆人坐在暖和的壁炉边上喝一瓶劣质酒,每次,他的主人左维忠一外出,他就偷偷灌点黄汤解解馋,酒是好东西,喝完之后,晕晕乎乎的,就什么都不想了。

    “什么女人?银子?前途?梦想?通通见鬼去吧。”仆人喝得迷迷糊糊的,举起酒瓶一扬脖子,又灌下一大口,酒入愁肠,起初是凉嗖嗖的,很快就变成火辣辣的,在他的胃里翻腾,这种胃里暖暖的感觉,他很喜欢。

    仆人为了防止主人忽然回来而他还不知道,他已经想好了对策,他扯下自己的一根长发,把它缠在门栓上,这样主人回来的时候,不会一下子把门推开,给他一个藏起酒瓶,站起身来迎接主人的时间,当然这根头发一下子就会被拉断的,可是不要紧,因为这根头发的存在,主人推开门的时间会延迟个几秒钟,几秒钟已经够他站起来了。然而他也只敢在门栓上缠头发,要是缠上一根结实的绳子,主人回来推不开门,那他一定会发火的。任何一个主人回到家里的时候,推不开自家的门,其恼火程度可想而知。

    左维忠在起身给公主拿毛毯的时候,不小心把桌上摆的一盆花给碰到了地上,哗啦一声,花盆跌了个粉碎。

    喝得晕晕乎乎的仆人听见主人卧房里传来东西被打碎的声音,酒立刻醒了一半,他腾地一下子跳起来,藏起酒瓶子,走到主人卧房门口,敲门问道,“主人,是您回来了吗?”

    左维忠回答,“是的,是我。”

    “主人,是有什么东西打碎了吗?用我进去收拾吗?”

    左维忠道,“不用,你去我书房等我,我有话跟你说。”

    仆人道,“好的。”

    仆人是个五十几岁的老光棍,属于三无人员,流浪汉一枚,左维忠是在街上发现他把他带回家的,从此,仆人可以住在温暖舒适的房子里,吃的饱饱的,而他所做的事却很简单,每天帮左维忠打扫屋子和煮三顿饭,可是左维忠又常常不在家,所以每天他都是一人在家。对于一个孤苦无依的流浪汉来说,这无疑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了。

    近来,仆人感觉他的主人左维忠越来越神秘了,有好多次,仆人进他的卧室收拾房间的时候,卧室内还是空无一人,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主人就已经回来了,比如这次,刚才他进去加柴的时候,卧室里还没人,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就听见他房里有动静,再一问,人已经回来了,今天,仆人一直守在门厅的壁炉边上打盹,如果主人回来一定得走大门吧,可是刚才并没有人从大门进来啊。

    仆人不自觉地走回门厅,大门还是栓的死死的,门栓是他上的,他做了记号的,用一根头发缠在门栓上,那根头发还在。

    仆人从门栓上扯去那根头发再把它扔进壁炉里,头发滋滋叫着着起火来。

    仆人叹口气,乖乖地走到书房里,站在那里等着左维忠。

    左维忠给公主裹上毛毯,让她躺在壁炉边取暖。然后他锁好卧室的门,朝着书房去了。

    早就等候在书房的仆人见了左维忠,立刻施礼,“主人,刚才您没在,我担心卧室的壁炉灭了,进去加过柴。我看见窗户没关严实,本来想关上,可是一想起您的吩咐,我还是没关窗户。”

    左维忠点头道,“很好,你做的很好。”

    左维忠皱起眉头,使劲闻了闻,“怎么,你又喝酒了吗?”

    仆人尴尬地笑笑,“主人,今天实在是太冷了。所以我就喝了点,想暖暖身子。”

    左维忠冷哼一声,“是这样的,你在我这里工作了很久了。这是你的工钱。”说罢,左维忠扔给仆人一袋钱。

    仆人接过钱,惊讶地看着左维忠,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主人,今后我决定戒酒,再也不喝酒了。”

    左维忠摇摇头,“不必,你根本不必为了我戒酒。工钱我已经付给你了。请你现在就离开我家吧。”

    仆人扑通一声跪在左维忠脚下,绝望地吼叫起来,“啊?可是主人,外面正在下大雪,冰天雪地的,你知道我根本无处可去。”

    左维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了,请你现在就离开吧。这些钱够你快活地生活好一阵了。”说罢,他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仆人叹口气,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东西,裹紧大衣,走出了国师宅邸的大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