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头道,“陛下,您刚才那招真是漂亮,把银毛鼠笛声中的魔力糅合自己强大的真气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然后再把这股力量返回去,话说这股力量还真是强大到惊人,以至于彻底摧毁了那根银笛。”

    国王笑道,“当然还是小白提醒的好,我只不过加以发挥罢了。小白,你不愧是我最得力的左右手啊。”

    侍卫们见国王又击退一个法师,不禁兴奋地欢呼声一片。

    也许是因为材质问题,那根银笛并没有被炸成碎片,不过那银笛也并非完好无损,它的形状已经发生了改变,它不再是一根修长秀美的银笛,现在它变得扁扁的,而且中间还被折弯了,它应该是完全被摧毁了。

    银笛的主人显然还对它不死心,他拿起笛子像往常那样吹了起来,结果并没有优美的笛声传出,大家只听见很难听的噪音,而且这些噪音根本没有任何魔力可言。

    银毛鼠气得哇哇大叫,他指着国王吼道,“金英勋,你阴我是吧,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说罢,银毛鼠掠起身形,回到了三兄弟身边。

    金毛鼠见银毛鼠灰溜溜地回来,立刻笑道,“老二,我以为只有我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没想到你也是这样。”

    银毛鼠气得把脸一沉,“你懂什么,我是被他算计了。”

    金毛鼠道,“跟我一样,被他给阴了。毁了宝贝,搞得灰头土脸,说到底,还是手艺不到家,才会被人坑成这样。”

    银毛鼠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听见金毛鼠这话里带刺,一下子就急眼了,“老大,你特么的说谁手艺不到家呢,谁还不知道咱们四兄弟里手艺最不到家的就是你。”

    铁毛鼠哈哈大笑,“咱们的大哥是一门灵,哪一门呢,咱们三个做小弟的就心照不宣了。”

    银毛鼠恶狠狠道,“老大,你要是把搞女人的心思都用在练法术上,你早就成了顶级法师了。”

    铜毛鼠一拱手,“好了,二位哥哥息怒,看来这金英勋还真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很难对付。不如让小弟去会会他,二位哥哥和四弟就祝我好运吧。”

    铜毛鼠说罢,足尖轻点,掠起身形,飞到侍卫队伍前面落下,稳住身形后,立刻吼道,“金英勋,拿命来!”

    铜毛鼠喊完,缠在他左臂的那条银色小蛇也跟着嘶嘶两声,似乎在帮主人呐喊助威。

    骷髅头低声道,“陛下,铜毛鼠来叫阵,咱们先不忙出招,还是看他出什么招,咱们再见招拆招。”

    国王点头,遂朗声道,“铜毛鼠,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本王在此恭候就是。”

    铜毛鼠大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他用右手抓住缠在左臂上的小蛇,然后咬破左手中指,把血滴在蛇嘴里。

    那银色小蛇吸食了人血之后,蛇身立刻变成血红色。

    然后银毛鼠抓着那条血红色的小蛇,默念咒语。

    随着咒语声响起,众人耳边响起了奇怪的嘶嘶声。

    这嘶嘶声众人再熟悉不过,这是蛇吐信子时发出的声音。

    那条变成血红色的小蛇此刻正缠绕在铜毛鼠的手腕上,发出嘶嘶的声音。

    可是众人听见的嘶嘶声来自于四面八方,不光是银毛鼠那边有嘶嘶声,那声音似乎遍地都是。

    怎么会遍地都是嘶嘶声?

    难不成是一群蛇给包围了?

    不知怎的,国王忽然冒出这个念头。他自己也被这个念头吓得脊背发凉。

    就在这时,周遭地上的积雪开始移动,嘶嘶声正是从厚厚的积雪下面传来的。

    噗

    正前方的一大块积雪被雪下的什么东西给顶开了。

    刺啦刺啦

    有什么东西正试图从雪下爬出来,它们正在努力往外钻。

    由于天空早就变成铅灰色,雪又一直没停,鹅毛般的雪片静静地飘落,这一切都使得光线更加黯淡。而地上白色的雪又反光刺眼,用肉眼看雪地上的东西会格外吃力。

    不知过了多久,雪下面的怪东西终于有一个冒出脑袋来了,那是一个闪着亮光的东西,它似乎为自己终于从积雪下面钻出来而感到兴奋,它伸出脑袋好奇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像是不经意地吐了下血红的信子。

    “蛇!是蛇啊!”早有眼尖的侍卫喊了起来。

    国王定睛看去,那果然是一条小蛇,也就手指粗细,刚才看见的亮闪闪的东西是它银色的鳞片。

    那是一条银色小蛇。

    国王不禁抬头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铜毛鼠,他手里的那条银色小蛇依旧缠绕在他的手腕上,可是雪地里的那条小蛇跟它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身子稍细一些,像是小一号的它。

    国王愕然道,“小白,这又是怎么回事?雪地里的蛇为什么跟他手里的蛇那么想象?”

    骷髅头道,“陛下,缠在铜毛鼠手腕上的是母蛇,雪地里的那条蛇是子蛇,铜毛鼠现在在用母蛇召唤子蛇。应该是打算用子蛇来对付咱们。”

    话音刚落,就听见侍卫们又喊起来了。

    “哎呀呀,好多蛇啊,不得了了。”

    “雪下面全是蛇啊!”

    国王闻言大惊,伸头一看,果然发现刚才被顶开的积雪下面爬出无数条银色小蛇。

    正惊魂未定间,却听见侍卫们又喊起来了。

    “全是蛇!糟了!”

    “是啊,咱们周围全是蛇,咱们已经被蛇给包围了!”

    不光是那片积雪下面,到处都是蛇在爬,起初只是积雪下面不断地涌出蛇,最后连松枝上、山崖边都有无数条银色小蛇往出爬。

    无数只银色的脑袋正朝着他们吐着血红色的信子。那无数条正在蠕动着的银色小蛇光是看一眼都觉得头皮发麻,更不要说它们正吐着信子爬过来了。

    整个侍卫队伍已经被蛇包围了。

    铜毛鼠得意地哈哈大笑,“金英勋,这下我看你要怎么办?友情提示一下,我的蛇可都有剧毒的。”

    金银铁三鼠见状,也兴奋地直拍巴掌,“金英勋,你不是惯会阴人吗?这次你死定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