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鼠在银铜铁三鼠身边落定,稳住身形后,立刻抱怨道,“三位小弟,大哥出师不利,还是三位小弟上吧,做大哥的给你们摇旗呐喊。”

    铁毛鼠冷哼一声,“老大,终于舍得回来了。依我看,你那扇子要是不给人戳破,你还舍不得回来呢。”

    金毛鼠宝贝被毁,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听见他这样说,立刻大吼,“老四,你什么意思吧?你这不是诚心跟我作对吗?”

    铁毛鼠冷笑,“大哥二哥三哥,打完这场战役之后,咱们就散伙,今后各走各的。我早就受够了,没事总跟在人家后面帮人家擦屁股,真令人无法忍受。”

    金毛鼠吼道,“老四,你少事事都针对我,说话也是夹枪带棒指桑骂槐的,别以为我听不懂。”

    银毛鼠出来当和事老,“哎,大哥四弟都是自家兄弟,手心手背都是肉,何苦没事都要分个你高我低。好了,刚才老大辛苦一场,先稍事休息,我上去跟那金英勋比划比划。”

    金毛鼠和铁毛鼠全都虎着脸不说话,铜毛鼠笑道,“二哥当心。”

    银毛鼠笑道,“知道。”

    话音刚落,足尖轻点,掠起身形,几个起落,飞到侍卫队伍前面落定。

    银毛鼠手持银笛,长身玉立,好一个斯文清秀的儒生模样。

    银毛鼠上前揖道,“有请国王陛下出来说话。”

    众侍卫们看见如此清雅俊秀的年轻人已是惊诧不已,再看见他如此儒雅有礼更是啧啧称奇。

    这银毛鼠明明是前来叫阵挑战的,居然也肯作揖施礼,的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国王还沉浸在丧子的悲痛之中,这一天当中发生的许多事,桩桩件件都让他揪心,先是被叛军伏击,接着爱妻失踪,现在失去爱子。国王细想这一切,心如刀绞。

    此时的国王已经无心恋战,悲痛已经让他打不起精神。

    看见银毛鼠出来叫阵,他也没上前应答。

    骷髅头道,“陛下,我知道您心里一定很难过,不过我还是希望您振作起来,毕竟眼下还有这么多侍卫在等着您发号施令,而在我们的万叶国还有无数的百姓在等着您。您现在绝对不可以倒下。”

    国王背过脸去,擦去脸上的泪水,低声道,“小白,银毛鼠来叫阵,依你看,怎么对付他比较好。”

    骷髅头道,“陛下,先不要着急,等我先仔细观察一下。”

    骷髅头话音刚落,银毛鼠就举起手中的银笛,“国王陛下,看您风尘仆仆、满脸忧伤,要不我献丑吹奏一曲让您欣赏一下,解解烦忧如何?”

    银毛鼠说罢,不等国王回答,便拿起银笛吹了起来。

    银毛鼠长的一副玉面书生的模样,说话又斯文有礼,跟粗鲁无礼的金毛鼠有着天壤之别。如果不是两军对峙,而又他恰好是叛军将领请来的法师,任谁也会觉得他就是个谦恭有礼的读书人。

    笛声起初悠扬清越,哀婉处令人垂泪,高昂处令人激奋,可是渐渐的,笛声变得越来越尖锐。需要说明的是,笛声并不是一下子变得很尖锐,而是慢慢地变得尖锐,等侍卫们感觉到笛声尖锐刺耳的时候,他们已经感到头疼欲裂,抱着头在地上打滚了。

    “不要再吹了,头疼啊。受不了!受不了了!”侍卫们呻吟道。

    可是银毛鼠哪里会因为侍卫们喊头疼就立刻停止吹奏,此刻他依旧面带笑容,吹得更起劲了,看他陶醉的表情并不像是对侍卫们此刻的头疼幸灾乐祸而是沉浸在自己优美的笛声当中。

    国王不得不聚起体内的真气,来调整笛声对自己干扰。

    接下来出现的一幕更让人瞠目结舌。

    原本正在地上抱着头打滚的侍卫们全都站了起来,他们不再喊头疼了。

    起初他们看上去目光呆滞、眼神迷离,像是处于某种可怕的梦境当中。

    然而很快,笛声变得亢奋起来,他们听了亢奋的笛声立刻身子猛地一震,如同被电击雷劈了一般,然后他们的目光立刻变了,起初迷茫困惑的眼神不见了。他们转而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国王注意到,他们互相对视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陌生人。

    不,说像是看着陌生人也不确切,因为他们互相对视的目光中流露出来的是仇恨。他们为什么会用仇恨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同僚呢?

    怎么会是这样?

    正当国王惊诧万分的时候,笛声变得更加亢奋,甚至可以用激烈来形容,在这种激烈笛声的影响下,他们噌地一下子拔出佩剑朝着自己的昔日同僚刺去。

    所有的侍卫们几乎是同时拔出佩剑,然后又几乎是同时刺向自己的同僚。

    “啊?怎么会是这样?快停下来,他们都是你们的同僚呀。不要再打了。”看着侍卫们自相残杀,国王也傻眼了。

    听见国王的喊声,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国王惊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有两个侍卫转身怒视着国王,拿起佩剑朝着他刺了过来。

    国王急忙闪身避开,冲着那两个侍卫怒吼道,“你们在搞什么?我是你们的国王啊。你们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其中一个侍卫冷哼一声,“弟兄们,不要相信他的鬼话,跟我一起上,杀了这个叛军!”

    令一个侍卫冷笑道,“叛军也敢冒充国王?你这该死的叛军,请吃我一剑吧。”

    怎么回事?侍卫们全都疯了吗?

    国王见状,急忙掠起身形,在山边的一棵古松上站定。

    那两个侍卫见他躲开,立刻策马追了过来。

    国王苦笑道,“小白,侍卫们究竟怎么了?他们为什么忽然开始自相残杀?而且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了?”

    骷髅头道,“陛下,我明白了。银毛鼠主要靠他手上那根银笛吹奏出的曲子攻击对手,他一吹那根笛子,对手就会头疼欲裂,甚至会产生可怕的幻觉,自相残杀,所以说外界传言,银毛鼠一人就可以打垮一支军队绝不是虚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