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铜铁三鼠的议论,杨守志和金利明显然并未知道,他们远远看着金毛鼠以扇织网困住了骷髅士兵,不住地叫好。

    金利明道,“看来法师一出面,金英勋立刻就没戏唱了。”

    杨守志嘴上虽然挂着笑,仍旧心怀不满,“要是早来一会儿,咱们也不用折损这许多士兵。”

    金利明笑道,“士兵算什么,草芥而已,没了咱们再招呗,遍地都是活人。”

    杨守志冷哼一声,“金将军,你还真是健忘。万叶国的壮丁都被咱们抓了,剩下全是老弱病残,抓来也不顶事,还得花费粮草养着他们。”

    金利明道,“杨将军,现在已经这样了,稍安勿躁,咱们就擎等着升官发财吧。”

    听见升官发财四个字,杨守志紧绷绷的脸上终于再次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眼见着骷髅士兵们被困住,最着急的当然还是国王。

    国王低声道,“小白,这金毛鼠的扇子阵可怎么破?”

    骷髅头道,“陛下,要破扇子阵,只须把每把小扇子戳破即可。只要把小扇子戳破,那把悬在半空的母扇的法力自然也就破了。”

    国王道,“小白,这小扇子要怎么破?数量众多。”

    骷髅头笑道,“陛下,您忘了您有袖珍骨剑了吧,小扇子再多,您多发些骨剑就能应付了呀。”

    国王笑道,“小白,还是你聪明。”说罢,国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一把把袖珍骨剑从国王的剑指飞出,迅疾朝着正在跟骷髅士兵拼杀的金色折扇飞去。

    无数把白色的袖珍骨剑若点点寒芒击在无数把金色折扇上。

    噗噗噗

    一阵刺耳的尖啸声过后,每把小折扇上都被刺出几个窟窿来。

    紧接着,一阵嘭嘭嘭声响起,小折扇们骤然消失。

    半空悬着的那把大折扇也跌落下来,摔在地上。

    金毛鼠懊恼地捡起折扇一看,没把鼻子给气歪了。

    原先金光闪闪的一把扇子,现在扇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

    金毛鼠气得直跺脚,大吼道,“好你个金英勋,竟然敢偷袭我,毁我宝贝。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骷髅士兵们也学着他的样子一起跺脚,大吼,不过它们的吼声只是野兽嗷叫罢了。

    金毛鼠气得大吼,“你们这些愚蠢的骨头架子,学我干什么?再学你们也不能复活了,你们早就死了,死了!懂吗?”

    骷髅士兵们怔住,不过这次它们没有再学金毛鼠,而是举着肋骨,包围了他,它们步步紧逼,逐步缩小包围圈。

    金毛鼠情急之下,又把折扇抛向空中,不过这次,折扇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分化出无数把小折扇,于是掠起身形,接住折扇,飞出骷髅士兵们的包围圈。

    金毛鼠径直飞到国王和侍卫队近旁,停在满是积雪的松枝之上。

    铜毛鼠见状大骇,“金老大,扇子被毁还飞去敌人那边作甚?”

    铁毛鼠冷笑,“觉得丢人还没丢够呗。”

    银毛鼠叹气,“老大的行为真是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铁毛鼠笑道,“输了不服气,给自己找面子去了。老大每次都这样。”

    果然,金毛鼠用折扇一指国王,嘴里恨恨地道,“该死的金英勋,我的宝贝被你给毁了,这仇我一定会报的!”

    金银铜铁四鼠众恐怕也只有老大金毛鼠能做出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来,打不过人家,还要过来威胁人家或者玩一下精神胜利法来圆一下自己的面子。

    国王笑道,“金毛鼠,你这就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宝贝毁了,怪不得别人。”

    “金英勋,你别狂,实话告诉你,刚才我们兄弟四个在来的路上正好遇见你们几个逃跑的女侍卫。”

    金毛鼠折扇被毁,自是恼羞成怒,为了让国王难过,他故意提起刚才的事,一来好挫挫他的锐气,二来也算是为刚才败给他、现在用精神胜利法取胜的一种补偿心理。

    国王听了金毛鼠的话猛然怔住,“你们遇见她们了?结果怎么样?”

    金毛鼠得意地哈哈大笑,“结果怎样?当然是被我们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国王听完,心猛地一沉。

    众侍卫们也全都变得面色惨白。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那不是意味着小王子已经被他们给杀了吗?

    国王瞬间感到自己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被人用利剑狠狠地刺了一下,他想哭想喊可是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一种严重的窒息感攫住了他,他感到天旋地转。

    侍卫们也傻眼了,难道那个可爱的、尚在襁褓中咿呀学语的奶娃娃就这么被杀了吗?

    金毛鼠见他们难过,更加得意了,“话说那几个小娘子真是水嫩,只可惜都被老四给杀光了,就这么死了,真是太可惜了。老四那家伙一向跟只阉鸡一样,见了女色不动心,还要每次坏我的好事,真让本大爷扫兴啊。”

    金毛鼠只顾着絮絮叨叨,不提防,骷髅士兵们再次将他包围了。

    金毛鼠冷哼一声,“罢罢罢,不跟你们这些骨头架子一般见识!本大爷闪人了。”说罢,足尖一点,掠起身形,飞出了包围圈,再几个起落,回到了三个小弟身边。

    国王这才觉得眼前一黑,差点从马背上一头栽下来。

    侍卫长官见状,急忙过来扶住国王,低声道,“陛下,当心摔着。”

    国王低声道,“刚才那金毛鼠的话,你全听见了吧?”

    侍卫长官道,“陛下,别听他胡说,小王子吉人天相,会没事的,他一定会平安回到王宫的。”

    骷髅头安慰道,“是啊,陛下,小王子他会没事的。”

    国王哽咽道,“小白,侍卫长官,你们不要安慰我了。几个稍懂剑术的侍女带着一个尚在吃奶的孩子怎么可能打得过四个法术高强的法师?小王子肯定已经遇难了。”

    国王的话不无道理,以金银铜铁四鼠对付几个侍女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这四个灭绝人性的家伙见了吃奶的娃娃绝不可能心生怜悯,小王子多半已经不在人世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