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林外,叛军士兵们依旧在跟骷髅士兵血战,只这一会儿的工夫,叛军士兵又损失了将近千人。

    目前,战局看上去优势很明显,永不知疲倦的骷髅士兵似乎是根本无法战胜的,叛军士兵们苦于两员武将在一旁威逼,否则早就弃甲逃跑了。

    国王见战局步步好转,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小白,看来跟叛军们对阵,只需慢慢消耗就行。”

    骷髅头低声提醒道,“陛下,不可掉以轻心。目前他们输得很惨,可是即使这样,他们也不肯撤兵,原因您想过吗?”

    国王呆住,的确经小白这一提醒,他恍然大悟,哪有这么傻的将军,明明打不过别人,有机会撤走,还死扛着不撤兵,继续让敌方消耗自己的兵力。难道他们愿意继续消耗下去,直至全员殆尽吗?

    国王低声道,“小白,你认为是什么原因?”

    骷髅头道,“陛下,叛军迟迟不肯撤兵,就是为了拖住咱们,他们在等救兵。”

    国王愕然,“啊,救兵?这来的又会是什么人?”

    骷髅头道,“每场战争的队伍都是由骑兵步兵和法师三部分组成的,既然骑兵来了,步兵也来了,就差法师没到了,来的一定是法师。”

    国王心里咯噔一下,目前骷髅奴被禁锢,以他的法力,对付这些叛军士兵倒是问题不大,可是来的法师要是有厉害的,那就难办了。毕竟他现在无法得到骷髅奴的支援。

    骷髅头似乎看出了主人的心事,于是低声道,“陛下,要不我再试试,看看我的禁锢消除没有?”

    国王点头。

    骷髅头咔咔两声,空洞的眼窝喷出一股绿光,可是绿光只是微弱地闪了一下就再次熄灭了。

    骷髅头叹气道,“陛下,不行,还是不行。这天杀的,要是让我查出是谁禁锢的我,我非亲自杀了他不可?”

    杨守志为了逼着叛军士兵们跟骷髅士兵以命相搏,他一直把那颗死去士兵的头颅举得高高的,然后他策马在队伍中仔细观察,一旦发现哪个士兵有逃跑的苗头,立刻就追上去一剑撂倒。

    杨守志道,“金将军,法师们该到了吧?”

    金利明道,“嗯,差不多了。”

    俩人正说着话,就见松林中有金色影子一闪,金利明见了大喜道,“杨将军,你看,他们已经来了。”

    果然,金色影子后面又跟着黑色银子、银色影子和黄色影子。

    四条影子一起掠过众士兵的头顶,落在杨守志和金利明面前。

    这四条人影落地,果然就是刚才在松林中侍女们所遇见的金衣男子、黑衣男子、银衣男子和黄衣男子。

    金衣男子上前拱手道,“在下金毛鼠拜见金将军和杨将军。”

    银衣男子拱手道,“在下银毛鼠拜见金将军和杨将军。”

    黄衣男子拱手道,“在下铜毛鼠拜见金将军和杨将军。”

    黑衣男子拱手道,“在下铁毛鼠拜见金将军和杨将军。”

    金利明不悦道,“你们怎么才来?”

    金毛鼠笑道,“刚才路上有点事,耽误了。请二位将军见谅。”

    铁毛鼠冷哼一声。

    银毛鼠在旁边扯了一下铁毛鼠的衣袖,低声道,“四弟,不要乱说话。”

    铁毛鼠照旧冷哼一声。

    杨守志面色一沉,“你们四个怎么回事?怎么这半天才到?我们的士兵已经折损了好几千人了,你们是不是打算等着我们全军覆没了才肯现身啊?”

    金毛鼠冷笑,“一个被禁锢了骷髅奴的骷髅师,也把你们打成这样,传出去可真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杨守志听出话中带刺,自是不悦,冷笑道,“看来,你们四个是故意不过来,想看看我们这几万人的血肉之躯能不能打得过被禁锢了骷髅奴的骷髅师。”

    铜毛鼠低声道,“金老大,少说几句吧。”

    银毛鼠笑道,“二位将军息怒,我们金老大痴长几岁年纪,不大会说话,其实刚才我们在松林中耽搁,是因为正好撞上几个逃跑的侍女,我们想着应该斩草除根,就把她们全部解决了,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故此来晚了。请二位将军海涵。”

    杨守志皱眉道,“侍女?”

    金利明点头,“刚才侍卫队中的确有几个侍女,应该是跟他们一起的。不错,干得漂亮,应该把他们全部杀光,不留活口。”

    杨守志道,“看来咱们光顾着对付骷髅士兵了,连那几个侍女什么时候跑掉的都不知道。幸亏法师帮咱们解决了,否则不是又被他们逃走几个。”

    银毛鼠果然是巧舌如簧,这样说既显得他们不是故意在林中拖延时间,又掩盖了因金毛鼠调戏侍女耽误时间的事实。而帮叛军们杀了逃跑的侍女既掩盖了叛军们的失职又立了一功。要知道杨守志和金利明跟左维忠立的誓可是全部杀光,一个不留,要是无端端的走脱几个,被人知道了,岂不是脸上无光。就连刚才对他们极为不满的杨守志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金利明道,“四位法师既然已经到了,根据目前的战局,应该怎么对付金英勋才好。你们没来之前,我和杨将军只是采取人海战术,打算以多胜少,结果效果很不理想,因为这些骷髅士兵怎么都打不死,劈成两半,就算把它们的骨架给碾碎了,它们照样能再次复原成骷髅,然后继续作战。这就令人比较头疼。于是乎,你们也看见了,我们的人数不断地再减少,而他们一直维持原状。”

    杨守志道,“我和金将军已经尽力了。如果四位法师能想出奇招克敌制胜的话,我和金将军一定会在国师面前替四位法师美言几句,让四位法师多得赏赐。刚才我和金将军主要等得急了,言语多有冲撞,还望四位法师海涵。”

    金银铜铁四鼠一听要多加赏赐,只是喜上眉梢。

    银毛鼠拱手道,“既然我们兄弟四人来了,就请二位将军和众士兵一旁歇着,且看我们弟兄四人的手段吧。”

    杨守志得意地哈哈大笑,“金英勋,你就等着受死吧,你的死期到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