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男子的对话,侍女们自是听得明明白白的,既然遇见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眼见着是不可能活着走出松树林了。

    侍女们挤在一起,心里十分害怕。

    不光是侍女们,她们所骑的几匹战马也不时地发出嘶鸣,因为黄衣男子左臂上缠着的那条银色小蛇不断地朝着战马们吐信子,它似乎随时会从黄衣男子的左臂上窜出来,扑过来,直奔战马中的某一匹。

    侍女们低声对年长的侍女说,“大姐,你带着小王子赶紧走,我们掩护你。反正我们是不可能活着逃出去了。只能力保你和小王子没事。”

    年长的侍女摇头,“不行的,那样太明显了。光是一个金衣男子咱们就应付不了,更别提又来了三个,我看那三个的法力绝不在金衣男子之下。”

    “大姐,那怎么办?咱们死了不要紧,可是小王子必须要活下去。”

    侍女们全都不说话了,空气再次郁结。

    现在谁也没把握保证小王子的安全。

    年长的侍女沉吟半晌,缓缓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

    侍女们一起转向她,毕竟她们还年轻,一向都是大姐拿主意。

    年长的侍女低声道,“办法只有一个,咱们人多,他们只有四个人,一会儿咱们四散奔逃,不要都朝着一个方向跑,一人跑一个方向,这样他们就不知道先追谁好了。然后我再趁乱带着小王子逃跑,这样兴许还能把小王子顺利地带出去。”

    侍女们点头,“大姐言之有理,他们的本领高过咱们太多,如果都朝着一个方向跑,只能是全部被他们逮住杀死。只有分散,一人一个方向,拖延他们的时间,保证大姐带着小王子逃走。”

    主意打定,侍女们发一声喊,四散奔逃,一人跑一个方向。

    四个男子傻眼了,不知追谁好了。

    金衣男子大叫一声,“那美娘子,休要跑远了。情哥哥来了。”说罢,掠起身形,朝着之前被他调戏的那个侍女追去了。

    黑衣男子冷哼一声,“女人一跑,金老大的色心又起来了。”

    银衣男子道,“这帮娘们搞什么鬼?在一起叽叽咕咕半天,然后分头跑?”

    黄衣男子冷笑道,“就是为了逃跑呗,这帮傻女人以为分开跑就能跑得掉。”

    黑衣男子哈哈大笑,“只要有我在,她们一个也跑不了。”说罢,他吹了个口哨,他手上托着的巨雕腾空而起,忽扇着翅膀朝前飞去。

    年轻的侍女见金衣男子色迷迷地追过来,心里自是害怕,立刻扬鞭策马疾行。

    “小娘子,不要不识抬举,告诉你,本大爷的眼光可是很高的。本大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不如乖乖顺从本大爷,今天就饶你不死。小娘子,听见没?你再怎么跑也跑不掉的。”

    金衣男子掠起身形,几个起落,再次落在侍女的马背上,他紧紧搂着侍女的纤腰一通乱摸,嘴里胡言乱语道,“果然是********,绝代佳人,古人说的好,色不迷人人自迷,一见到小娘子我就……”说罢,撅起嘴巴又要强吻侍女。

    侍女本也是个烈性女子,见他几番调戏,早就气得想死的心都有。侍女弓起右肘使劲朝着金衣男子的肋间撞去。

    金衣男子早料到她会有这么一招,伸出右手抓住她的胳膊肘,然后用右手右臂紧紧搂住侍女,腾出左手去解侍女的纽子,侍女猛地一闪身,不但没闪开,反倒被他扯去两个纽子,露出了雪白的脖颈和锁骨。

    这下子可牵动了金衣男子的****,他搂紧侍女,朝着她雪白的脖颈吻下去。

    侍女激烈反抗,一骨碌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金衣男子色迷迷地笑道,“地上好啊,我就喜欢在地上。”说罢,他也从马背上跳下来,扑到侍女身上,把她压在身下。

    擦

    侍女的斗篷被金衣男子扯掉,刚才又被他扯去两个纽子,衣领处打开,一抹大红的肚兜露了出来。金衣男子见了,立刻呼吸急促起来,伸手一把撕开侍女的衣服。

    侍女推不开他,正待咬舌头自尽,却见一道黑影闪过。

    一只巨雕俯身朝她扑过来。

    金衣男子伸手打算赶开巨雕,可是已经晚了。

    巨雕张开大嘴朝着侍女雪白的脖颈就是一口,噗地一声,一股血柱从她脖颈的伤口处喷了出来。咕嘟嘟,染得地上的雪红了一大片。

    侍女惨叫一声,身子一软,脖子歪向一侧,一动不动了。

    金衣男子气愤地从咽气的侍女身上站起身来,却看见黑衣男子带着鄙夷不屑的笑容看着他。

    “金老大,青天白日的,就当众做这种有伤风化的事,未免太不雅观了吧?”

    金衣男子恼羞成怒,“黑老四,你怎么每次都坏我好事,我特么真的怀疑你是不是练法术练得走火入魔了,没有那方面需要了吧?说实话,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来没见你找过女人。”

    黑衣男子冷笑,“老大,既然你这么不顾脸面,要不趁着她还没死透,热呼呼的尸体也凑合能用。”

    金衣男子怒道,“你特么说的是人话吗?”

    银衣男子赶过来道,“老大,老四,全都消消气,都是自家兄弟,犯不上为了一个女人动气。”

    黄衣男子笑道,“就是,女人满地都是,兄弟可是就咱们四个。”

    金衣男子冷哼一声,“你们懂个屁,爷就稀罕这样的妞。”

    金衣男子一肚子火撒不出去,只得憋着,也是,到嘴的肥肉愣是没吃进去,这郁闷可想而知。

    银衣男子道,“行了,别再浪费时间,赶紧杀光这些女人,咱们继续赶路。还是那句话,只要杀了金英勋,得了大把的赏金,想找什么样的女人都行。”

    黑衣男子笑道,“有我在,她们一个也别想跑。几个女人而已,都不劳哥哥们动手,小弟的巨雕就把她们都解决了。”

    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黑衣男子得意地笑笑,“看看,又解决一个。我的巨雕可是给力的。我的巨雕比猎狗还管用呢,猎狗只能追地下跑的,我的巨雕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下跑的,统统跑不掉。”

    说话间,密林深处又陆续有惨叫声传来。

    不多时,巨雕振翅从密林深处飞了回来。

    黑衣男子笑道,“她们全都死光了,哥哥们,咱们继续赶路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