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前方一棵古松上一个金色影子一闪,惊得跑在最前面的侍女尖叫一声。

    “怎么了?”跟在后面的侍女问道。

    “前面好像有人,林子里有别人。”那尖叫的侍女低声道。

    其余几个侍女看了看,只听见松涛阵阵,林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哪里有人?你别一惊一乍地吓坏了姐妹们。”

    那尖叫的侍女低声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一个金色的影子闪过。”

    一个侍女冷哼一声,“你眼花了吧?”

    噗噗噗

    一个金色影子在几棵松树间穿行,最后落在她们面前。

    侍女们定睛望去,只见一个穿着金色长袍,束着金色缎带的男子,男子也就三十上下的年纪,容貌俊秀,风流倜傥,手拿金色折扇,笑眯眯地站在她们面前,“她没眼花,她看见的人是我。”

    侍女们惊得齐声喝道,“什么人?”

    金衣男子不答话,反而掠起身形,飞到一个侍女身后,坐在她所骑的战马上,搂紧她的纤腰,用折扇挑起她的下巴,柔声道,“挺美的小娘子,非要舞刀弄剑的,可惜了这双粉嫩的玉手呢。”

    金衣男子说完,伸手在侍女腰间玉手上乱摸,侍女羞得满脸通红,想要甩开他又甩不脱,侍女急了,拿起佩剑朝身后刺去。

    金衣男子闪身躲过这一剑,反手一把抓住侍女拿剑的手抚弄起来,嘴里啧啧道,“这细皮嫩肉的,天天摸剑,都把手掌磨出茧子来了。”

    其实几个侍女见状,急忙策马过来,发一声喊,几把佩剑同时对准金衣男子的咽喉,“无耻淫贼,赶紧放了我们的姐妹,否则要你好看。”

    金衣男子哈哈大笑,“姑娘,就凭你们几个想要我好看?”说完,他吹了一口气。

    喀喀喀

    侍女们手中的佩剑就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强力扭曲般地卷了起来。

    年长的侍女大喊道,“他是法师,大家小心。”

    话音刚落,那些已经扭曲变形卷起来的佩剑忽然发出一道红光,这红光似乎带着极高的能量,刺啦一声,侍女们拿剑的手掌全都被烫得皮脱肉烂,鲜血淋漓。

    侍女们疼得全都扔掉佩剑,发出刺耳的惨叫。

    金衣男子若无其事地搂紧了跟他同乘一匹战马的侍女的腰,把嘴巴贴近她的耳边,柔声道,“小娘子,看见没有?这就是不乖的代价,所以你一定要乖哦。其实呢,我这个人很懂得怜香惜玉的。”说完,他的一双手又不安分地在侍女腰间乱摸。

    那侍女羞愤交加,想甩开他又没力气,只好拿佩剑抵住自己的喉咙,骂道,“无耻的淫贼,快把你的脏手拿开,休得玷污奴婢的清白,否则奴婢只好以死明志。”

    金衣男子一把夺过佩剑,随手一扔,那佩剑便咄地一声插进身边一棵高大的古松上。

    侍女见状,惊得花容失色。

    金衣男子趁势搂紧了她,色迷迷地道,“想死?哪那么容易?死之前不如让我好好快活一下,否则不是可惜了你这白嫩嫩的身子。放心,我可是很温柔的。”

    金衣男子说着,扳过侍女的脸蛋,就要强行吻下去。

    侍女脸憋得通红,奋力反抗,其余的侍女因为佩剑被毁,手掌受伤,想救她又不敢上前,只好怒视着金衣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怪笑声响起,寂静如坟墓的松林里忽然传出这样的笑声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听见这笑声,金衣男子脸色一变,松开了侍女。

    由于不知这来的又是什么人,侍女们全都吓得瑟瑟发抖。

    正在这时,又见密林中闪出一条黑色影子,不是一条影子,还有一条银色影子和一条黄色影子。

    随着三条影子落地,三个男子出现在侍女们面前,乃是一个黑衣男子,一个银衣男子和一个黄衣男子。

    黑衣男子面容清瘦,模样像个痨病鬼,手托一只黑色巨雕,冷眼看着金衣男子。银衣男子生的白净清秀,像个书生,手持一根银色长笛。黄衣男子生的浓眉大眼,左臂上缠着一条银色小蛇,那蛇吐着血红的信子,虎视眈眈地看着面前的侍女们。

    黑衣男子冷笑道,“金老大,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跑到这里来玩女人?”

    金衣男子看见那三人,立刻尴尬地笑笑,飞身从马背上下来,站到他们身边。

    “黑老四,你以为人人都像你,看见女人跟柳下惠一样,有句话叫做有花折时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我这叫做贼不走空,既然你们三个走得这么慢,这里又有个我喜欢的妞,不如在你们来之前跟她亲热一把,一来可以等等你们,二来自己可以爽一把,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银衣男子咳咳两声,“金老大,不是我们说你,你这个好色的毛病,可真得改改,金将军和杨将军还在松林外面等着咱们去支援,咱们可不能把大事给耽误了。”

    黄衣男子道,“老二所言极是,据说那金英勋可是个顶级的骷髅师,光是杨将军和金将军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

    金衣男子冷哼一声,“他们不是事先已经把骷髅奴给禁锢了,没了骷髅奴的骷髅师他们都打不过,那也真是废物一群了。”

    银衣男子道,“先别管他们废物不废物了,要是路上贪玩耽搁了,造成的后果可就无法估量了。”

    金衣男子冷笑,“什么后果?我就不信,金英勋没了骷髅奴撑腰,还能把几万人的大军搞个全军覆没?”

    银衣男子道,“总之,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吧,只要杀了金英勋,大把的银子就到手了,有了银子,你想玩多少女人不行?何苦在意路上的这一个半个?”

    年长的侍女听见这四人的对话早已吓得心惊肉跳,本以为他们只是几个专劫女色的淫贼,原来他们竟然是叛军找来对付国王的法师,她想起国王托付给她的重任,不自觉地搂紧了裹在斗篷里的小王子。生怕孩子发出一点声音,被这四个法师听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