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军士兵们硬着头皮跟骷髅士兵们战在了一处,一时间,人喊马嘶,刀剑和肋骨相击之声不绝于耳。

    叛军士兵们受刚才那两个死去士兵的启发,见到骷髅士兵就上前一劈两截,骷髅士兵们则手持肋骨见人就刺,刹那间,血花四溅,骨渣乱飞,场面之惨烈难以形容。

    骷髅士兵们被劈成两截,还能很快地再度把身体连接在一起恢复原状,可是叛军士兵们一旦被肋骨刺中,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出半个时辰,叛军就折损了近千名士兵,而骷髅士兵们非但完好无损,并且越战越勇,因为它们都是骨头来的,根本不知疲倦,叛军士兵们则是血肉之躯,看着砍成两截的骷髅士兵们不断地复原,叛军士兵们又不敢逃跑,只好绝望地继续搏命。

    杨守志见状,附在金利明耳边低声道,“金将军,这骷髅士兵可怎么对付,怎么都打不死。”

    也是,这骷髅士兵不但杀不死,还永不知疲倦,任你几万人大军,也跟它们耗不起,它们早晚能把这些人马全部耗死。

    金利明嘿嘿一乐,“杨将军,不要着急,咱们的法师说话就到。这金英勋不是法师吗?对付他,咱们没办法,法师自然有办法。”

    杨守志道,“法师什么到啊?”

    金利明道,“应该快到了。”

    “法师要是再不到,我看咱们的士兵就要被骷髅士兵给杀光了。”

    “杨将军,法师说话就到,稍安勿躁。”

    看着目前暂时控制住了局势,国王不由地面露喜色,他转身唤过侍卫长官,“你让侍女们赶紧把小王子带回王宫去。”

    侍卫长官给侍女们使了个眼色,打手势让她们赶紧带着小王子逃走。

    侍女们点点头,年长的侍女把小王子紧紧抱在怀里,再用斗篷把自己裹起来,这样从外面就看不见小王子了。

    “等一下。”国王朝年长的侍女招手。

    侍女会意,策马过来,打开斗篷。

    小王子粉扑扑的脸蛋已经冻成了樱桃红,在漫天飞雪的映衬下,更显得柔嫩可爱。他朝父亲伸出肉呼呼的小手,似乎想要父亲抱抱他。

    国王看着儿子不由地心生怜爱,他伸出手去,想要接过孩子,又担心被那帮叛军看见,还是忍住了。

    年长侍女看出国王的心思,于是她把孩子抱得更近了些。

    国王看见小王子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不禁想起了他的母亲紫鸢公主,心里不由地一阵刺痛,现在大敌当前,自己脱身不得,爱妻也无故失踪,更让他心如刀割。

    国王伸手在儿子柔嫩的脸蛋上抚摸了一下,低声道,“赶紧把小王子带走。”

    年长的侍女点点头,调转马头刚要走,却又被国王叫住,“听着,无论如何,一定要确保小王子的安全。”

    侍女道,“陛下放心,就是奴婢死了,也绝不能让小王子受到一点损伤。”说完,她让其他几个侍女帮她把斗篷裹在身上,再用丝带把斗篷捆在身上,这样,别人从外面就看不见小王子了。

    侍卫长官催促,“快点,趁着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在骷髅士兵身上,你们赶紧走。”

    “松林那边的小径看见了吗?”侍卫长官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大片松林低声道。

    侍女们点头。

    侍卫长官低声道,“就从那里走吧,那边林子密,容易躲藏,去吧,千万别被他们发现了。”

    年长的侍女看了国王一眼,国王点头,“赶紧走吧。”

    几个侍女才骑上马朝着那片松林跑去了。

    看着几个侍女远去的背影,国王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年长侍女的话本来是想让他国王放心,然而,他心里却陡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她们不会很顺利,可是他又无法跟着她们一起走,只得咬咬牙,继续指挥骷髅士兵作战。

    孩子是父母的命根子,儿子一走,国王觉得自己怎么也不能像之前那么专注了。

    这一会儿的工夫,又有将近上千的叛军士兵被杀,局面似乎正在向良性发展。

    战局的喜悦很快让国王把刚才的那点不安和焦虑一一抛在脑后。

    侍女们骑着马快速朝着那片松林跑去,这片松林林木密集,树下灌木丛生,人一旦纵马其中,很难被发现踪迹,难怪侍卫长官让她们从这里逃走。

    眼下只要她们赶紧进入密林就会相对安全很多,年长的侍女裹紧了斗篷,警觉地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追过来,于是她用脚使劲踹一脚马肚子,战马吃痛,撒开四蹄,跑得更是快捷如飞。

    雪依旧不停地下着,现在地上的积雪已经没过战马的膝盖了,年长的侍女庆幸自己骑着马,要是走路的话,恐怕挪步都费劲了。

    那片松林已经近在眼前了,侍女们一夹马肚子,战马嘶鸣一声,全部跑进了松林。

    一进到松林里面,顿时感到光线暗了许多,可能是因为林木密集,遮挡了许多阳光,导致一进到松林里,像是到了黄昏的感觉。

    所幸繁茂的枝叶互相连接,人骑着马走在树下,反而可以免受寒风和飞雪的侵扰,由于茂盛的松枝遮盖在头顶,地面上也少有积雪,马儿走在树下,也轻快许多。相较于林外的冰天雪地,松林里内反倒像是温室般的舒适。

    侍女们回头看看,松林外,不远处,依旧是喊杀声震天,叛军士兵们跟骷髅士兵正在血战,没有人追过来。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居然没人追过来。”几个侍女暗自庆幸。

    “咱们还是赶紧走吧,留在这里,多待一刻,就多一刻的危险。更何况咱们还肩负着护送小王子回宫的重任。”年长的侍女提醒道。

    “大姐说的是,咱们还是趁着天没黑,加紧赶路。”几个侍女齐声道。

    侍女们一起扬鞭,抽在马屁股上,战马齐声嘶鸣,扬蹄往密林深处跑去。

    嘚嘚的马蹄声在寂静的松林里不断回响,惊得栖息树上的小鸟扑啦啦地飞走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