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侍卫把马车团团围住,面面相觑。

    凛冽的寒风卷得马车的纱帘四处飞舞,鹅毛般的雪片不断地飘进车厢,车座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原先坐在车厢里的公主早已不知去向。

    如果纱帘和马车会说话,它们一定会告诉众侍卫那两只古怪小鸟的故事。

    国王紧盯着在寒风中猎猎飘动的纱帘陷入了沉思,一想到他刚才看见隐在半透明纱帘后面那张妩媚娇艳的脸蛋,他就感到心碎。只这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失去了她?他愣在马车前,不敢相信她就这样凭空在他眼皮底下消失了。

    就在刚才,他还吻过她,那温润柔嫩的触感至今还留在他的嘴唇上,他不禁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似乎还能感受她留下的余香。

    回味起刚才的一切,留在他脑海中的只有那个吻,他完全忘记当他朝心爱的美人俯下身子的时候,她是多么的慌张,当然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她的惊慌,每次当他看见她的时候,只注意到她美丽的容颜,至于这张漂亮脸蛋上的表情他从来没有深究过。

    我们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美丽就是一种强力麻醉剂,我们爱上一个美人的时候会觉得她无论怎样都是美的,就算是她当众挖鼻孔掏耳朵打喷嚏,我们都认为是美的。否则,就不会有东施效颦的说法了。

    所以我们的傻国王没有注意到她不自然的表情。

    侍卫长官用佩剑抵住驾车侍女的脖子,大声问道“王后去哪里了?”

    佩剑冰凉的触感很容易让人想到它刚才染满鲜血的样子,侍女紧张得浑身颤抖,低声道,“回长官的话,奴婢一直驾车跟着队伍,王后去了哪里,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以为王后一直在车里呢。”

    侍卫长官训斥道,“真是没用,好端端的大活人不见了,你驾车就没有一点感觉吗?你是死人吗?这点事都做不好。”

    侍女吓得哭出声来,“奴婢以为王后她应该还在车上的,如果她下车,奴婢应该能看见的,可是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下车啊。”

    侍卫长官的剑尖一用力,侍女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血印子,“你撒谎!”

    侍女咬牙忍住眼泪,哽咽道,“奴婢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侍女不敢再出声,她知道这剑尖再戳深一点,她的小命就不保了。

    侍卫长官瞪了侍女一眼,冷哼一声,“还敢顶嘴,王后不见了,就是你的失职。一会儿再跟你算账。”

    国王低声唤道,“小白,你行不行啊?”

    国王左手托着的骷髅头咔咔响了两下,骷髅头空洞的眼窝闪出一抹绿光,可是绿光一闪即逝,骷髅头艰难地道,“国王陛下,不行啊,我还被禁锢着呢。刚才禁锢我的人究竟是谁呢?”

    国王心烦意乱,仔细回忆,“这我可想不出来了。可是刚才我身边只有侍卫啊,没有一个叛军。”

    侍卫长官摇头,“陛下,这次出行,我特意挑选的都是对陛下忠心耿耿的死士,他们当中的每个人随时都可以为了陛下的安危放弃自己的生命。”

    国王忘记他心爱的王后离他就一步之遥,他又怎么可能想到禁锢骷髅奴的会是自己的妻子呢?因为他在脑海中搜索嫌疑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搜索的范围之内。

    当然在场的所有人,所有侍卫,包括那些由金利明和杨守志率领的叛军以及金利明和杨守志本人也没想到禁锢骷髅奴的人就是国王的爱妻。

    “小白,你不要着急。那我试试看能不能给你解开。”国王说完,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噗

    从骷髅头空洞的眼窝里喷出一股黑烟,直奔国王的面门而去。

    国王急忙闪开,那黑烟擦着他的耳朵呼啸而过,黑烟裹缠在一棵齐腰粗的老松树上,嘭地一声,那棵老松树立刻断为两截,粗壮的树干轰然倒地,发出一声巨响。

    骷髅头道,“陛下,您不要紧吧?那黑烟有毒,不要再解咒了。”

    侍卫长官焦急喊道,“陛下,您赶紧撤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国王摇摇头,“不,我不能抛下你们不管。身为国君,临阵脱逃扔下侍卫送死这种事,我做不出。”

    众侍卫感动道,“陛下……”

    如果不是侍卫们此刻骑在马上无法下跪,恐怕他们全都要跪在国王面前求他离开。

    国王摇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想我一生经历险境无数。如果天要绝我,我纵使躲到天涯海角也难逃宿命,不如我今天就跟他们决一死战,若果侥幸赢了,是命,若果不幸输了,还是命。我逃不过的,所以我决定不逃了。你们不用劝我了,准备好迎敌。”

    骷髅头哽咽道,“国王陛下,您现在必须离开。”

    国王凛然道,“小白,不要多说了。吾意已决。”

    国王忽然想起车上也没看见孩子,高声问道,“小王子呢?”

    “陛下,小王子在这里。”

    队伍后面的一个年长的侍女抱着孩子策马赶过来,国王接过孩子,在孩子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小俊雄,要乖啊。”

    孩子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身处险境,反而咯咯乐了起来。

    侍卫长官低声道,“陛下,不如让这几个侍女带着小王子赶紧离开。”

    国王点点头,“也好。”

    侍卫长官四下一看,“你们几个侍女听好了,一会儿叛军一拥而上的时候,你们几个就赶紧带着小王子从松树林里的那条小路离开,听明白了吗?小王子可是咱们万叶国新的主人,新的希望,你们一定要把他安全地送回王宫。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侍女们点点头,“长官放心,奴婢一定誓死保护小王子的安全。”

    侍卫长官特意看了驾车侍女一眼,“这次你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驾车侍女低声道,“长官放心,奴婢虽然粗蠢,也有一颗效忠陛下的心。”

    侍卫长官点头,“一会儿你别驾车了,驾车目标太大,骑马好了。”

    驾车侍女道,“奴婢知道了。”

    侍卫长官正忙着安排人手护送小王子,杨守志和金利明已经率领着叛军队伍发一声喊杀了过来,形势已经是万分危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