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停在树杈上的黑色小鸟振翅飞进王后乘坐的马车车厢。

    要在平时,这只小鸟一定会被侍女们发现并赶出去。

    可是眼下,场面十分混乱,侍卫们忙着应付叛军们的刀枪剑斧,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只黑色小鸟。

    黑色小鸟落在公主肩上,轻声呼唤她的名字,可是公主早已经吓得晕过去了,哪里喊得醒。

    黑色小鸟附在她耳边,柔声道,“美丽的公主,你真是太伟大了,禁锢了骷髅奴,这下金英勋必死无疑,咱们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小鸟说完,默念咒语,紫鸢公主立刻幻化为一只有着浅紫色羽毛的美丽小鸟。

    黑色小鸟把紫色小鸟驮在背上,飞出了车厢。

    这两只古怪的小鸟也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黑色小鸟振翅奋力朝空中飞去。

    两只小鸟越飞越高,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穿行,很快就变成一个黑色小点和一个紫色小点,最后消失在密密麻麻的雪花当中。

    叛军骑兵中有两骑飞驰而出,那是两个武将模样的人,前面那人骑着一匹精壮的白马,枣红的脸膛,目若铜铃,一部络腮胡须虬乱地支在腮边,手持一杆红缨枪,身着大红战袍银铠甲,看上去威风凛凛。紧跟在后面的那员武将骑着黑马,看上去白面斯文,眉清目秀,倒有几分女相,这女相的武将身着白战袍金铠甲,手持长剑,剑光寒气迫人,只见他手腕一番,挑出一个好看的剑花,勒马立于队伍的最前面。

    侍卫长官一见那两人,立刻大惊失色,“金利明?杨守志?怎么会是你们两个?两位大人不去驻守边关,缘何在此?”

    那女相的武将冷笑道,“怎么不能是我们?我们埋伏在这里,就是为了取金英勋的项上人头。”

    侍卫长官见那两员武将骑马从叛军队伍中一跃而出,心里已是明白了几分,再听那女相的武将如此说话,勃然大怒,用佩剑指着女相武将喝道,“杨守志!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口出狂言,说出欺君犯上的话来,奉劝二位,赶紧收回你们的人马,跪下谢罪,我还可以向国王陛下美言几句,免去二位的死罪。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长着枣红脸络腮胡的武将哈哈大笑,“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侍卫长官罢了,你不客气又能奈我何?我知道你剑法不错,可是你几百人的队伍如何跟我几万人队伍抗衡?”

    女相武将呵呵一乐,“侍卫长官,你该知道金英勋的骷髅奴已经被禁锢了,你们的保护伞已经没有了。我要是你就赶紧投诚这边,把金英勋抓来献给我们,我包你加官进爵,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无耻叛贼,休得收买我!我乃堂堂万叶国的侍卫统领,又岂会被你这反贼收买了去?自从我踏进王宫的那天起,就宣誓以鲜血和性命效忠国王陛下,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今日我若赢你则罢,输了自当献上人头,士可杀不可辱,少用你那见不得光的银子侮辱我的名节!”侍卫长官说完,冷哼一声,呸地一口浓痰直奔女相武将的面门而去。

    女相武将慌忙闪开,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

    侍卫长官凛然道,“全体侍卫听令,我等既然食朝廷俸禄,该当报效祖国,誓死保护国王陛下!”

    侍卫们受其感染,亦振臂高呼,“我等该当报效祖国,誓死保护国王陛下!”

    女相武将冷哼一声,“侍卫长官,你真不识相,死到临头,还在愚忠愚孝,弟兄们,给我杀了他!”

    两员武将跟侍卫长官的对话,金英勋自是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到此时,他才明白叛军的首领竟然是金利明和杨守志。他平日悉心栽培的两位爱将居然会在今日埋伏了大队人马要杀他。

    金英勋催马上前,朗声道,“慢着!金利明,杨守志,我平日待你们不薄,何苦今日带领大队人马埋伏在此口口声声说要杀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守志道,“金英勋,你这心如蛇蝎的暴君,你身为万叶国的国君,对本国百姓横征暴敛,强迫邻国缴纳沉重的赋税,令百姓生活于水火之中,以至于民不聊生,百姓们怨声载道。今日我杨守志和金利明率众起义,杀昏君,以正天道,平民愤。”

    侍卫长官冷笑,“好个无耻反贼,编造一箩筐的罪名污蔑当今圣上,万叶国一向国泰民安,百姓们生活富足,哪来你说的种种涂炭?你分明就是在造谣生事,好为你埋伏于此袭击国王陛下找到借口。”

    金英勋痛心道,“杨守志,你出口污蔑栽赃于我,良心何在?记得两年前你母亲重病不治,生命危在旦夕。还是我派御医前去救治你母亲,方救得你母亲性命。如今你母亲健康安好,你却将此事忘得一干二净吗?”

    杨守志想起昔日恩情,心中不忍,冷哼一声,闭了嘴。

    金利明担心杨守志心软,立刻扯开喉咙吼道,“众位将士们听好了,金英勋这个昏君,一向横征暴敛,祸国殃民,为了一己私欲,贪得无厌,疯狂榨取民脂民膏,人人得以诛之。弟兄们,给我上,谁拿到昏君金英勋的人头,赏金万两。”

    这时,两员武将身后的叛军士兵一阵骚乱,齐声高呼,“弟兄们,上啊!杀了金英勋!”

    侍卫长官眼看着两员叛将带着大队的叛军就要杀过来,急忙调转马头行至金英勋身后低声道,“国王陛下,您带着王后和小王子赶紧撤走,我带着侍卫们掩护您。”

    金英勋犹豫道,“这……”

    国王想说的是大敌当前,怎么可以扔下侍卫们自己逃走呢?

    侍卫长官焦急道,“国王陛下,快撤!没有时间犹豫了。”

    金英勋看看松树林不断涌出的大队人马,只好点点头。

    国王行至王后的马车前,撩起纱帘一看,大惊,“王后呢?王后不见了?”

    众侍卫伸头望去,果然看见车厢内空无一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