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人喊马嘶,乱做一团。

    不知哪里卷来一股冷风,鹅毛大雪伴随着冷风在铅灰色的天空下漫天飞舞。

    这天气也变得越来越邪门了,之前的暖阳是遍寻不着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天的乌云和似乎能割伤人肌肤的刺骨寒风。

    谁也没注意到,那棵老槐树的树杈上站着一只古怪的黑色小鸟。

    黑色小鸟站在满是积雪的树杈上,毫不起眼,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它只是一个小黑点而已。

    平时静的如同坟墓一般的松树林里一下子涌出这么多士兵,他们的吼声震得整个树林都在颤抖,他们手上的刀剑明晃晃地闪着寒光,他们所带来的杀气更是寒过呼啸着四处肆虐的冷风。

    士兵们的吼声和刀剑相击的嚓嚓声震得树上的积雪扑簌簌地往下滑落。

    林子里鸟儿们吓得全都振翅飞走了,小动物们也惊得四散奔逃。而唯独那只古怪的黑色小鸟依旧停在树杈上,眼睛瞬也不瞬的,冷眼打量这些准备厮杀的人类。

    小鸟的黑眼睛暗暗射出阴冷残酷的光芒。

    这只黑色小鸟当然就是紫鸢公主的情人左维忠,此刻左维忠正冷冷看着在叛军包围圈中,惶恐无助的金英勋。

    看来他的计策再好不过,要想打败法力强大的金英勋只有禁锢他的骷髅奴。被禁锢了骷髅奴的金英勋就如同失去了赤兔马的吕布,只有死路一条。

    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比亲眼看见情敌陷入自己的圈套、濒临死亡更开心呢?

    只要情敌一死,自己所经受的一切耻辱和折磨都得到平复了。就算是以前哭晕在臭水沟里或者醉倒在酒馆前任人踢踹这样的耻辱也可以得到平复。

    即使是贵为一国之君的金英勋也有今天吗?左维忠得意地暗笑,原来国王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只要他说服紫鸢公主禁锢骷髅奴,那么对付金英勋这个顶级的骷髅师就跟翻手掌那么简单。

    整个计划的关键点就是紫鸢公主,现在的公主对他言听计从、唯他的马首是瞻,她终于肯放下高贵的身份不顾一切地服从他了吗?毫无疑问,这位美丽高傲的公主已经彻底地爱上他了,现在的她在他面前就像一只软弱的小羊羔,从前那个对他颐指气使的她不复存在了。

    左维忠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江山美人唾手可得。

    每个手里都有一副牌,笨蛋会把一手好牌打烂,聪明人会把一手烂牌打好。

    那么左维忠和金英勋,谁更聪明?

    拿到一手烂牌的左维忠绞尽脑汁、耍尽手腕,终于战胜比自己强大的多的金英勋,最终翻盘成为赢家。

    而拿到一手好牌的金英勋反倒赔了夫人又折兵,可这又怪谁呢?

    所以有时候拿到烂牌也许不用太着急,拿到烂牌也不代表你就输了。我们大部分人生来不都是一手烂牌吗?

    “金英勋,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你好端端地做你的国王,为什么非要抢走我最心爱的女人?跟我斗,你还太嫩了点。”左维忠冷笑。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紫鸢公主暗中帮他禁锢了骷髅奴,这件事没有任何人会想到,即使是金英勋本人也想不到禁锢骷髅奴加害自己的人就是自己挚爱的妻子。而左维忠并没有跟他一起出门,所以金英勋即使怀疑是他做的手脚也会因为他不在现场而排除嫌疑。

    这样不是很好吗?就算在金英勋死后有人追查禁锢骷髅奴的元凶也不会想到紫鸢公主和他左维忠的身上。左维忠越想越得意,禁不住哈哈笑出了声。他的笑声并不小,可是并没有任何听见那可怕而得意的笑声。

    因为周遭实在太嘈杂了,他的笑声很快被湮没在人喊马嘶当中,还有大家都在忙于厮杀,叛军们打算杀光所有侍卫再杀死国王,而侍卫们则拼了老命地保护国王,在这性命攸关之际,谁还有闲心去注意停在树杈上的一只不起眼的黑色小鸟呢?

    看见无数叛军士兵如狼似虎地操着利剑和斧子扑向她的丈夫,紫鸢公主吓得捂住了双眼。在她耳边回响的是左维忠那可怕的声音“你究竟爱我还是爱他?”

    紫鸢公主尖叫一声,晕了过去。由于她在车厢中,谁也没有注意到国王最宠爱的女人晕过去了。就连她那声不是很响亮的尖叫声也被湮没在叛军们的喊杀声中。

    此刻祭祖的队伍已经乱了套,侍卫长官吼道,“不要乱,誓死保卫国王陛下!”

    几个强壮的叛军士兵一拥而上,被侍卫长官一一砍翻。

    侍卫长官自幼习武,有一手好剑法,只见他掠起身形,几个起落,又有几个叛军士兵身首异处。

    一眨眼,十数个叛军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地上的积雪很快被死尸们的鲜血染红了。鲜血渗入积雪,像是雪地上开出的美丽花朵,诡异而又妩媚地绽放着。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迅速地弥散开来,郁结在空气中久久不能消散。

    其余的叛军见状,全都犹豫着不敢硬上了。

    侍卫长官高举着滴血的佩剑,大吼一声,“还有谁?”

    侍卫长官滴血的佩剑提振了侍卫们的士气,侍卫们齐声高呼,“国王万岁万万岁!誓死保护国王陛下!”

    由于侍卫们全都骑着马,冲在前面的叛军都是徒步的,所以侍卫们暂时还有点优势。

    侍卫长官指挥侍卫们骑着马在徒步的叛军中砍杀,一时间,血花四溅,杀得叛军们惨叫连连,他们往后撤退,又被侍卫们的战马踩踏,苦不堪言。

    可是优势只是暂时的,因为叛军的骑兵很快就从后面杀过来了,而且人数多的不可计数。

    侍卫们手持佩剑将国王和王后所乘坐的马车护在身后,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人数悬殊太大,几百人的队伍何以对抗几万人?

    侍卫长官看着不断涌来的骑兵队伍,一挥佩剑,高呼道,“国王万岁万万岁!誓死保护国王陛下!”

    那悲壮的喊声在飞舞着雪花的山谷中回荡,显得是那样单薄无力。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