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越下越大,地面和山坡上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只是这一会儿的工夫,雪就下得这样大了。

    天空已经变成晦暗的铅灰色,这几百人的祭祖队伍将要步入死亡陷阱,可是他们竟然毫无知觉。

    也许是漫天飞舞的雪花能降低人的防备之心,每个人都在放松地欣赏雪景,感受着轻柔的雪花飘落在脸上的清凉感觉。就好像他们正走在通向天堂的道路上而不是马上就要去地府报道。

    只有紫鸢公主紧张得浑身颤抖,透过纱帘,她紧盯着丈夫并不高大的背影,忽然感到自己跟这个叫做金英勋的男人尽管已经结婚生子,可是他的背影看上去竟然是这样陌生。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他们在婚礼上宣誓要相守一生一世,直到海枯石烂也永不分离。

    可是之前的千般恩爱现在也仿佛蒙上了一层毛玻璃般的模糊不清,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的只有情人那英俊的脸庞和高大的身影,以及情人可怕的催促声,“亲爱的公主,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机会只有一次,就是今天!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情人的声音像是一群嗜血的小虫子钻进她的心里拼命咬啮,公主紧张得缩成一团,哽咽道,“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明白的是,整件事从她乔装偷跑去左维忠家里开始,就已经有了质的变化。

    那么,美丽的女人真的是祸水吗?

    答案是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那棵老槐树就在山腰的转弯处,眼见着离它越来越近了,公主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揣着一只小兔子,随时都能跳出来那么紧张。

    这时候,国王忽然调转马头,朝马车走来。

    隔着纱帘,心怀鬼胎的公主盯着丈夫的脸,紧张到魂不附体,难不成是精明的国王发现了什么?

    看见国王走来,驾车的侍女立刻喝停了马。

    侍卫长官见状,一声令下,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

    国王俯下身子,掀开纱帘,看着王后光彩照人的脸蛋,关心地道,“亲爱的美人,下大雪了,你冷吗?”

    原来是国王看见天气转坏,担心妻子受凉。

    看样子她的傻丈夫什么都没发现,死到临头,居然还在关心自己已经变了心的妻子。看见丈夫关切的目光,她忽然心生内疚,可是她知道事到如今,说什么都已嫌太迟,整个队伍距离布置好的陷阱不过百米的距离了。

    不远处的那棵高大的老槐树便是整个队伍的葬身之地。

    公主皱着眉摇摇头,当然她的脸色看上去很不自然,因为她太紧张了。

    这一对原本很恩爱的夫妻,现在妻子看见丈夫居然像做贼般的紧张,她和他的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她现在的所作所为,连自己都感到羞耻。

    “亲爱的,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公主尴尬地笑笑,“没什么,大概是有点冷的缘故。”说完,她裹紧身上的狐皮大衣。

    公主娇艳的脸庞在周围雪景的映衬下更显得妩媚,国王禁不住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在她美丽的樱唇上印下一个吻。

    当然,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亲吻自己的妻子。

    然后,他缓缓放下纱帘,看着那张美的令人心碎的脸蛋隐在纱帘后面。

    国王回到前面,一挥手,整个队伍继续前进。

    公主隔着纱帘看着铅灰色的天空和丈夫的背影,紧张到牙齿打颤。

    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

    她必须动手了。

    整个队伍继续前进,离着那棵老槐树越来越近。

    老槐树的边上是密密麻麻的松树林,无论是松树还是老槐树都挂满了积雪。

    她死盯着那棵老槐树像是盯着通往地府的死亡令牌般的恐惧。

    忽然,松树林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虽然那东西只是闪了一下,还是被她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

    那光芒阴寒的瘆人,那是利剑所发出的冷硬的金属光芒。

    松树林里有剑?是埋伏在那里的士兵的剑吗?

    她想起情人的话“我已经埋伏了几万人在那里。”

    她哆嗦得更厉害了。

    可是整个队伍继续前进,沉浸在美好雪景中的侍卫们并没有发现那一闪而逝的剑光。

    这时候,国王勒住马,缓步走在马车边上。

    这是最好的时机了!

    现在国王托在左手的骷髅奴离她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

    她只要一伸手,再念咒语就成了。

    而整个队伍离那棵老槐树只有五米不到了。

    就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尊敬的国王陛下,有埋伏!”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那是金英勋的骷髅奴小白的声音。

    原来刚才松树林里闪过的剑光,不光是她一人看见,机敏的小白也发现了。

    国王点头道,“小白,不要怕,准备迎敌。”

    咔咔两声,这声音她也再熟悉不过,每次骷髅奴准备进攻的时候,总是会发出咔咔的响声。

    紧接着,骷髅奴空洞的眼窝开始冒出绿色的光芒。

    她知道这绿光是骷髅奴进攻前的信号,意味着这只骷髅奴马上就会像猛禽般的飞进敌人的包围圈疯狂撕咬。

    此时不禁锢骷髅奴,更待何时!

    一旦骷髅奴开始腾空飞起杀进敌群,她就是想禁锢它也不好找准它的方位了。

    已经没有时间再犹豫了,就当是为了她和情人左维忠的未来的吧,就像他昨晚反复跟她强调的那样。

    情人和丈夫之间,关键时刻,她还是选择了情人。

    紫鸢公主伸出颤抖的右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已经喷出绿光的骷髅奴忽然惨叫一声,绿光瞬间熄灭。

    金英勋大惊,“小白,你怎么搞的?”

    骷髅头声音嘶哑道,“尊敬的陛下,我被人禁锢了……”

    骷髅头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周围喊杀声震天。

    “骷髅奴被禁锢了,弟兄们,上啊!杀了金英勋!”

    无数士兵从山坡和松树林中涌出来,将他们这支几百人的队伍紧紧包围在其中。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