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公主已经完全陷入麻木状态,她看着他的嘴巴在不停地动,他说的话也不断地涌进她的耳朵,可是脑子里就是嗡嗡一片,感觉像是脑袋像要裂开似的,他的话她似乎一句都没听进去,可是鬼使神差般的,又一字不落地全记住了。

    似乎他的声音就有这种魔力,逼得她记住他说的每一个字。

    “明天的机会再好不过,金英勋带着你烧香祭祖,一定不会带着大队人马,那样我们下起手来就更方便了。”

    “很简单的。”他可怕的声音继续灌进她的耳朵,“我们的人就埋伏在半山腰,你只要一走近那棵老槐树就立刻禁锢骷髅奴,然后你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公主紧张到牙齿打颤,她无法想象她这样做的后果。

    左维忠不顾公主的感受,他激动地在房里走来走去,兴奋地搓着手,就好像那唾手可得的机会已经顺利实现般的那么开心。

    为了防止公主变卦,左维忠整晚都没有离去,他紧搂着公主绵绵地说着情话,一直说到天亮,说着他对未来的种种计划,以坚定她的决心。他反复强调,那是他和她的未来,所以她一定不可以掉以轻心。现在他和她已经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她必须听他的话,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亲爱的公主,你不要再妄想着回到你丈夫的身边,即使你可以欺骗他,当做我和你什么都没做过,可是你骗得过自己的良心吗?你忍心再次抛弃我吗?”

    以上这些话,左维忠在公主耳边吼了不下二十次,旨在让她明白她已经无路可退,现在她必须按照他说的做。

    直到天明,国王派侍女来接公主的时候,左维忠还未离开,侍女敲门的时候,他就躲在厚厚的帘幕后面。

    他躲在窗帘后面,看着公主像个人偶般僵硬地上了马车,得意地笑了。

    现在的紫鸢公主就像是一颗棋子,一颗左维忠的棋子,进退全不由自己。此刻公主的心情,大家可以参考下王菲的一首老歌棋子

    这是一个晴朗的冬日早晨,阳光明媚,清风拂面,远远望去,山顶上的积雪还未融化。山里的空气给人以干净舒适的感觉。

    要知道,在寒冰干燥的冬季,很少会有这样暖阳,照在人身上感觉暖融融的。瞬间有种春天来临的错觉。

    国王的心情很好,一直忙于国事,很少有时间陪王后出门,正好借着祭祖还愿的机会带着她出来透透气,顺便带儿子出来转转。

    侍卫们在前面开道,国王骑着他心爱的枣红马走在队伍中间,王后所乘坐的马车紧跟在国王身后。

    这是一支拢共才几百人的队伍,国王因为有骷髅奴护身,一向很少在意安全问题,因为他和骷髅奴小白就足以战胜一支强大的军队。记得吕布的口头禅是“怕什么?我有赤兔马。”那么,国王金英勋的口头禅就是“怕什么?我有骷髅奴。”结果呢,有赤兔马的吕布还是被人整死了,那么我们有骷髅奴的金英勋最后也照样挂掉了。

    紫鸢公主坐在马车里,心情却平静不下来,她伸手抚摸着儿子光滑的小脸蛋,孩子睡的很香,不时地露出微笑,她禁不住俯下身子,吻了下孩子粉嫩的小嘴。

    “哎呀,下雪了。”有侍卫喊道。

    “是啊,好端端的,怎么忽然下起雪来?”

    “雪下得好大呀。”

    “忽然下大雪感觉不吉利啊。”

    侍卫们的小声议论立刻被侍卫长官的吼声压下去了,“肃静!肃静!看看都像什么样子,下雪而已,没见过下雪吗?大惊小怪。”

    国王笑道,“下雪好啊,瑞雪兆丰年。”

    侍卫长官低声道,“国王陛下,雪越下越大,咱们要不要改天再去寺庙烧香祭祖呢?”

    国王摇头笑道,“不用,下雪而已。吩咐继续前进好了。正好一边赶路一边欣赏雪景,一举两得。”

    哎,猪羊入屠户之家,一步步来寻死路啊。此刻的金英勋又哪里想得到他正在步入事先设好的陷阱。他们这支几百人的队伍马上就要被几万人围攻,他还蒙在鼓里呢。

    侍卫长官点头,遂大声道,“大家听好了,继续前进。”

    侍卫们虽然心生不满,可是谁也不敢抱怨,只得继续往前赶路。

    紫鸢公主透过纱帘,望向车外,果然看见鹅毛般的雪片漫天飞舞,真的,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下大雪?她惊惶地抬头一看,光芒四射的太阳不知什么时候隐进了乌云后面,天空变得昏暗不堪,再加上漫天的大雪,她想起了左维忠交代自己要做的事。

    难道说上天也有感应,知道金英勋今天会有劫难吗?所以会忽然下雪,这雪不会没来由地下起来的,她感到浑身发冷。

    左维忠可怕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亲爱的公主,事到如今,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你现在反悔,去向国王告发我,你认为他就会原谅你所做的一切吗?他身为一国之君,会原谅妻子对自己不忠吗?如果万叶国的百姓们知道你和我关系,他们能够容易一个有污点的王后吗?”

    紫鸢公主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我真的没有退路了吗?现在老天忽然下雪,是在逼着我动手吗?”

    她临出门的时候,她疯狂的情人还握着她的手道,“记住,机会难得,机会就在今天!一定要把握住!我能否顺利地成为万叶国的新国王可就看你的了。”

    正当她心乱如麻的时候,孩子忽然醒了,哇哇大哭,她急忙抱起孩子哄他,“乖,小俊雄,不要哭。”

    可是不管她怎么哄,他还是哭,喂奶也不喝,一直张着小嘴哇哇大哭,孩子哭得她更加心烦。这孩子好端端的,怎么忽然醒了,又哭又闹,是不是他已经预见到什么了?她看着孩子哭得满脸眼泪的样子,忽然感到很不安。

    幸而跟着后面的侍女追上来,“王后陛下,把小王子交给我吧。”

    紫鸢公主点头,把孩子交给侍女。

    公主这才发现,离着事先约定的老槐树越来越近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