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抱紧公主,吻****脸颊上的泪水,可是他滚烫炙热的亲吻对于公主来说,却比岩浆还要可怕,她绝望地啜泣着,此刻被痛苦紧紧包围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原本幸福快乐的生活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

    老话说红颜祸水,还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可是有哪个男人听进去了?

    从古到今,男人们信奉的永远只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对于他的亲热举动,公主颤抖得犹如秋风中的落叶,她使劲推开他,背对着他,“求求你,不要再来折磨我,不要再跟我说你那些可怕的计划。”

    左维忠怒吼道,“怎么?我亲爱的公主,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明白吗?”

    他执拗地扳过她的身子,闻到她发丝间的香味,他陶醉地闭上双眼,他的舌头熟练地搜索到她的樱唇,她呻吟了一下,没有拒绝。

    也许是太久没有被男人拥抱的缘故,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这样需要他,她羞耻地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喊出声来,可是那不言而喻的快感还是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一阵疯狂过后,左维忠起身穿上衣服。

    “亲爱的公主,我必须得走了,王宫里人多眼杂,我还会来找你的。当然,最终我和你将会永永远远在一起。相信我,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

    左维忠在她的额头调皮地吻了一下,就像当初他们热恋时那样。

    然后,他朝她打了个再见的手势,仍旧幻化为一只黑色小鸟飞出窗外。

    接下来的几天,一到天黑,左维忠就会出现在公主的房间里,现在他已经担任起公主丈夫的角色,陪公主聊天,讲笑话给她听,只字不提造反的事,为此,公主也逐渐心安下来,寂寞的她的确也需要男人陪伴。

    而我们的傻国王还以为公主的病尚未痊愈,继续放心让她独自就寝。侍女们也怕打搅她休息,除了送饭之外,几乎不来她的房间。

    到男人心里的路通过他的胃,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她的******以上这话很俗,却是大实话。

    因为左维忠每天晚上都来陪伴公主,俩人的关系自然渐渐升温,而我们的国王自从那次她从左维忠家里逃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她一下,因为他一直认识她的病还没好。

    公主本人也惊讶地发现对于左维忠,她由最初的害怕变得暧昧不明,现在每天竟然盼着天黑,因为天一黑,左维忠就会幻化为小鸟,飞进来陪伴她。

    公主对自己的态度一天天地在改变,左维忠那么聪明,不可能没有感觉。

    这一天,左维忠感到时机成熟了,于是他再次幻化为小鸟飞进公主的房间。

    他抱紧公主亲吻,立刻得到了热烈的回应,这让感到很满意,公主终于重新爱上他了,从她的拥抱和亲吻中,他可以深刻地感受到这一切。

    是时候摊牌了。

    “亲爱的公主,这次叛乱能否最终顺利完成。需要你的大力配合。”

    “配合?”

    由于这一阵,左维忠都没有再提他那可怕的计划,单纯的公主也早就把这事抛在脑后了。此刻他忽然提起,惊得公主花容失色。

    左维忠点点头。

    “你知道金英勋之所以难对付就是因为他的骷髅奴很厉害。”

    “你是说小白?”

    “是的,现在金英勋和小白已经能配合得完美无缺,光是他俩就能打败一支庞大的军队。”

    “可是那你要怎么办?”

    “要对付金英勋很简单,只要禁锢了骷髅奴,他就必败无疑。”

    左维忠脸上的表情阴冷令人直打哆嗦,“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先命令手下和邻国军队埋伏好,再派人把金英勋诱入埋伏圈,然后再禁锢骷髅奴,一旦骷髅奴被禁锢,事先埋伏好的士兵们再群起而攻之,金英勋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束手就擒。”

    公主忽然意识到即将发生的惨剧,“不!求你不要这样做,这样的话会害死他的。”

    左维忠冷笑,心里却打翻了醋坛子,“会害死他?你心疼他了?亲爱的公主,我问你,现在你是心疼他还是希望看着我上绞刑架?”

    公主痛苦地摇头,“我两样都不希望看到。”

    左维忠哈哈大笑,“两样都不希望看到?多么完美的回答。情人和丈夫都不想伤害,可是目前,你必须在我和他之间做个选择。”

    公主吓得浑身颤抖,她缩进墙角,像看着恶魔那样看着他。

    “亲爱的公主,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吗?”

    公主使劲摇头。她知道他一向是个很有心计的人,至于他的心机有多深,她想都不敢想。

    “因为禁锢骷髅奴这个艰巨的任务将由你来完成。”

    “不!你疯了,你肯定是疯了。”

    原来是这样,公主紧张得几乎晕过去,他竟然希望她来做禁锢骷髅奴这种可怕的事情,禁锢了小白,金英勋就会失去小白的保护,没有小白保护,他分分钟会被人杀死,可是如果是她亲手禁锢的,那跟她亲手杀死丈夫有什么区别?

    “我没疯,要禁锢骷髅奴,必须是能接近他的人,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旦失败,势必败露,而且金英勋也会加强戒备,那样下手就更难了。能接近他而又不会被他过分戒备的人只有你。因为你是他的妻子,是他最爱的女人,他对你不会防备,所以只有你才是禁锢骷髅奴的最佳人选。”

    “而且这也顺便可以检验一下你对我爱的有多深?如果你真的很爱我,我相信你一定会为了我去禁锢骷髅奴的。”

    公主哽咽道,“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

    “不是逼你,而是你现在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我和你都明白,我们不能这样继续不明不白地在一起,我也绝不容许他跟我一起分享我最心爱的女人。”

    公主绝望地大哭起来,“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这样责罚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公主不明白的是,错误就在于她过分美丽,美丽即是最大的错误。

    不信的话,可以度娘一下由美女海伦所引发的特洛伊战争。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