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只顾着兴奋地述说自己的计划,没注意公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晕过去了,等他发现自己唯一的听众不省人事的时候,只好叹口气,尴尬地笑笑,然后把公主抱到床上,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低声道,“亲爱的公主,我还会再来的。”说罢,仍旧幻化为小鸟,飞出窗外。

    紫鸢公主醒来之后,发现左维忠已经走了。而她身上的冷汗还没干,一想起他那可怕的造反计划,以及他谈起那个计划时兴奋的眼神,她就吓得浑身颤抖。

    “不!我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不知道!”公主捂住耳朵,自欺欺人般地大喊起来。

    可是事实是,她什么都知道了,他那可怕的计划她也一字不落地全部听见了。

    现在怎么办?

    是该把这个可怕的消息告诉她的丈夫万叶国的国王吗?

    这位一直生活在蜜罐子里的公主真的吓懵了,左维忠说的都是真的吗?他已经在国内广结党羽、邻国都成了他的盟国了吗?现在的万叶国真的成了外强中干被掏空了的虚壳吗?

    接下来的几天,紫鸢公主滴水不进,病的一塌糊涂,她一直昏迷不醒,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可是谁也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

    等她再度恢复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她时常像个雕像那样呆呆坐在窗前,一动不动,一坐就是几个钟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而她的内心正在激烈地挣扎,是现在就去告发左维忠,揭发他的阴谋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听之任之呢?

    造反和阴谋篡权都是死罪,左维忠毕竟是她的婚前情人,她可以看着他被抓之后送上绞刑架被处死吗?

    可是如果不告发左维忠,任其继续发展,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可以一件件地预见到,左维忠将会率领叛军部队再联合邻国的部队攻打万叶国,万叶国的倾覆指日可待。

    可怜的公主每天被这两种想法折磨得快要疯了。

    一边是她的丈夫,一边是她的情人,她不知该站在哪一边?

    她也知道她现在身为王后,理当尽心尽力地扶持夫君,她现在应该做的是告发左维忠,粉碎他的阴谋,然后是左维忠这个叛党被当众处死,而她继续跟丈夫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是不知怎的,她就是不忍心这么做。

    此刻浮现在她眼前的是左维忠被人从酒馆踹出来的落魄憔悴模样,现在他好不容易振作起来,打算重新来过,她又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地让他的重生计划胎死腹中?要知道,她嫁给金英勋就已经愧对了他的一片深情,她又怎么可以再次做出让他深受打击的事情?更何况如果告发他,那对于他,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几经犹豫之后,她还是决定放下愧疚,告发左维忠。

    “对不起,左维忠。我只能这么做,就算是为了年幼的小俊雄吧。”公主这样对自己说。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可怕的黑色小鸟再次飞进了她的房间。

    小鸟落在窗台上,幻化为人形。

    左维忠再次出现在公主面前,他像上次那样拉上窗帘,锁好门。

    他把紫鸢公主紧紧搂在胸前,“不,美丽的公主,你不可以那么做,我知道你打算告发我。”

    紫鸢公主哽咽道,“不,我……”

    左维忠抚摸着她美丽柔顺的长发,低声道,“亲爱的公主,我什么都明白,你现在就是打算告发我,准备把我伟大的计划扼杀在摇篮里。我知道任何一段婚外感情发展到最后都是出轨的女人良心发现,然后回归家庭,继续守着她不爱的丈夫过着枯燥乏味的日子。可是那是普通女人选择的道路,而不是你,你是王后,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美人,而我才是你的真爱。为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应该站在我这边吗?”

    紫鸢公主瞬间崩溃了,她把脸扭向一边,痛苦地摇摇头,“左维忠,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接下来,左维忠说的话才让她真正心寒,“亲爱的公主,实话告诉你吧,即使你现在告发我,恐怕也已经晚了,到处都有我的眼线,王宫里的很多侍卫侍女都被我买通了,金英勋手下的精锐部队,有一半都愿意归顺于我。即使你告发我,金英勋下令抓我,可是谁又能抓得住我呢?我可以幻化为一只小鸟飞走,他们人再多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的。而我也许可以借助这个机会,一举占领王宫,拿下整个万叶城。所以你举报我,结果只能是我加快颠覆万叶国的进程,反而会害了你的丈夫金英勋。”

    他可怕的话语像是一条条剧毒的小蛇,嘶嘶叫着钻进她的耳朵里,她吓得浑身颤抖。

    “如果换做是我,会选择合作而不是告发。”

    “合作?”

    紫鸢公主吓得睁大了美丽的眼睛。

    左维忠点点头,“是的,合作。对于一个即将灭亡的国家,你选择跟颠覆者合作才是最明智的。”

    紫鸢公主摇摇头,“不!”

    左维忠冷笑,“美丽的公主,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万叶国已经完蛋了!金英勋也已经完蛋了!懂吗?你何苦再坚持自己,立于危墙之下呢?有句俗话叫做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该站在哪边。”

    紫鸢公主放声大哭,她完全没了主意。

    左维忠抱紧她,吻着她的秀发,“亲爱的公主,你必须站在我这边。金英勋败局已定。我的美人,你曾经辜负我的一片深情嫁给了他,这一次,你绝不可以再辜负我了。我和你一定要永永远远地在一起。至于金英勋,这个抢走我心爱女人的家伙,他必须受到惩罚。”

    紫鸢公主哽咽道,“可是……”

    左维忠抓住她苍白的小手,怒吼道,“没有可是,亲爱的,不需要可是,现在的局面是,金英勋败局已定,无论你站不站在我这边,我都赢定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