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左维忠恭恭敬敬地把紫鸢公主送回巨鹿国。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山路上,左维忠没有回头看公主一眼,也没再跟公主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在前面带路,这给紫鸢公主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因为她贵为公主,又生的貌美惊人,男人们见了她不是想尽一切办法送花送礼物给她就是准备了一箩筐的甜言蜜语去讨好她,所以对于那些肉麻的阿谀奉承,她早就厌腻了。

    与那些男人相比,左维忠则让她觉得他很特别很绅士。

    回到王宫之后,紫鸢公主开始夜不成眠,她发现自己爱上那个有着深邃双眸的英俊少年了,于是她乔装一番,偷偷跑去万叶国找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

    而左维忠呢,自然也是寝食难安,为公主害上了相思病。

    任何男人只要见过紫鸢公主,不害上相思病也难,左维忠每每一想起她美丽的紫罗兰色美眸和瀑布一样的浅紫色长发就感到心醉神迷。

    这对有情人终于见面了,左维忠为紫鸢公主能抛下公主的身份前来找他而感动不已。由于紫鸢公主身份特殊,他们每次见面都是避人耳目的,而且每次紫鸢公主都是乔装出门,俩人常常见面,感情也逐步升温。

    这一天,紫鸢公主又来到左维忠家里,情人想见,自然少不了叙叙情话耳鬓厮磨。

    可是两个人爱的再深,最后总归是要谈到婚姻这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左维忠握住公主细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问,“亲爱的紫鸢公主,你把咱俩相爱的事跟你父王说了吗?”

    紫鸢公主笑道,“还没来得及,还不知父亲会怎么看待我的婚事,毕竟,一直以来,父亲都是希望我嫁给一位国王或者王子,他还是那种老脑筋,总是强调门当户对那一套。”

    左维忠听了心里咯噔一下,这正是他最担心的,紫鸢公主这样美,是所有未婚男子的梦中情人,对于男人们来说,她就像是天上的月亮那样遥不可及,追求她的国王和王子排成队,而左维忠只是个国师,身份地位远不及他们。

    紫鸢公主看出爱人的担心,她扑进他的怀里,深情地吻了他一下,“亲爱的,别担心,父亲虽然很强调门当户对,可是他很爱我,从小到大,他从未忤逆过我的想法,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我父亲一定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尽管公主这样说,可是左维忠还是很担心。他知道公主只是在安慰他。

    这对情人正搂在一起情话绵绵,冷不丁一个人闯了进来。

    这人头戴王冠,有着一头天蓝色短发和紫罗兰色双眸,左手托着一颗骷髅头。

    “左维忠,我说让你陪我去狩猎,你都不肯,原来你在这里金屋藏娇陪伴美女呢。”

    左维忠一见此人,急忙站起身来行礼,“原来是国王陛下来访,您来之前怎么不通知下我,我好提前准备一下,迎接您啊。”

    来人当然就是风如初的父亲,也就是万叶国的国王金英勋。

    因为方便自己约会,更为了避人耳目,每次紫鸢公主到来之前,左维忠就把仆人们打发走了,所以金英勋能够在没有任何仆人通报的情况下直接走了进来。

    当时的场面是何等的尴尬可想而知。

    左维忠说了什么,金英勋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事实上,金英勋一走进来,他的目光就立刻被眼前的美人吸引住了。

    看着国王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情人,左维忠自然浑身不舒服,又不敢发作,只好憋着火站在一边。

    可是令左维忠别扭的是,紫鸢公主也一直盯着金英勋看,金英勋也是年少得志,气度非凡,年纪轻轻就创立了万叶国,关于他的事迹,相信紫鸢公主也听过了不少,再说,论相貌,金英勋也很英俊。

    谁说男色不醉人,男人帅起来,照样也吸引一大群女人。

    两个男人同处一室,一对比,高下立判,一个贵为一国之君,一个纵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说到底,还是一个被国王使唤的狗腿子。

    虽然金英勋并没有刻意炫耀什么,可是他往那里一站,光是气场上就已经压倒了左维忠。

    女人的心,秋天的云。历来都是最难琢磨的,不是吗?

    左维忠从紫鸢公主看着金英勋的眼神中已经读出了某种不详。

    “原来你就是万叶国国王金英勋?”

    这种场合下,最先开口的人居然是她。

    左维忠的不安感更加强烈了。他完全不了她的个性,紫鸢公主一向是个大胆而又热情奔放的女人。

    金英勋当时正在想着如何跟这样一位美人搭讪,毕竟左维忠就在眼前,当着他的面去跟她套近乎显然不太好。而且刚才他闯进来的时候,他俩正依偎在一起,她显然是国师左维忠的情人。

    遇见美女就想搭讪几乎是所有男人的天性。

    在这个时候,她居然主动开口了。

    而且看这位美女的眼神就知道,她并不讨厌自己。

    金英勋笑道,“是的,我并非传闻中那种高大壮硕的男人,让姑娘您失望了。还没请教姑娘尊姓大名?不过,看您气质,也并非寻常百姓家的女儿。看来我的国师眼光还不错。”

    的确,金英勋身材匀称适中,甚至有点偏瘦,绝对不属于高大威猛型。

    由于紫鸢公主每次出门都是乔装改扮,那她的身份自然也不宜公开,再说身为公主,居然私会邻国国师,传出去也不好听。

    情急之下,左维忠急忙咳咳两声,“她是……”

    左维忠当然是打算随便编一个名字,当然不会说出公主的真名,更不会透露她的身份。

    没想到的是,紫鸢公主大大方方地开了口,“我是巨鹿国的公主,名字叫紫鸢。”

    她的回答惊得在场的两个男人都傻眼了,左维忠没想到她居然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金英勋没想到的是站在他面前的竟然就是传闻中美艳不可方物的紫鸢公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