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念念忽然站起身来,端着一碟水果急匆匆地离开了座位。

    其实这半天工夫,尽管我也在忙着胡吃海塞,可是在大吃大嚼的同时,还不忘记偷偷看一眼念念,谁叫念念长的这么可爱呢?

    虽然见过麝月公主和紫鸢公主两大美人的绝世容颜,可是她俩,一个被封在花形水滴中,灰头土脸、衣衫凌乱,整个一个后宫怨妇的模样,另一个则躺在病榻上。

    相形之下,可爱活泼的念念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清纯健康之美。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目光。

    看见念念离席,急忙跟了过去,“念念,你要去哪里?”

    念念害羞地笑笑,“大家都在喝庆功酒,只有如初一个人在陪母亲,太可怜了。”

    擦,又是“如初”,我嫉妒得眼冒金星,那么可爱的妹子,可惜爱的不是我。

    我知道那种嫉妒的眼神肯定流露出来了,于是咳咳两声以做掩饰,“那个侍女应该有给他送饭吧。”

    念念笑道,“我知道的,给他送点水果。”

    我殷勤道,“念念,我陪你一起去吧。”

    赛璐珞跑过来大喊一声,“路飞,你究竟有没有眼力价,人家念念去陪自己男朋友,你跟着去干嘛?当一百瓦灯泡吗?”

    他喵的,死贱人又揭发我。

    念念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我可以自己去的。”

    我摇头,“不,还是我陪你一起去。今晚王宫内大摆庆功宴,侍卫和侍女们肯定都去喝酒了,宫里没什么人,这么大的王宫,你一个人进去找他会害怕的。”

    赛璐珞把苹果塞进嘴里,嘎巴咬了一口冷哼一声,“电灯泡。”

    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电灯泡怎么了?我就乐意当电灯泡!”说完,我拉起念念,“走,咱们走,不要搭理她。”

    从王宫门口到紫鸢公主休息的客房有很长的一段路,路上一个人都没看见,我的猜测没错,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宫内的侍从们都去喝酒了,没去喝酒的估计也都睡觉了。幸亏我陪着念念,否则她路又不熟,一个人瞎摸瞎撞的,不吓坏了才怪。

    我推开客房的门,看见风如初依旧坐在床前,紧盯母亲的脸,眼中满是泪水。

    念念焦急地走过去,把水果放在床边,轻声道,“如初,怎么样?还没醒过来吗?”

    风如初擦去眼泪,摇摇头。

    “那你先吃点水果吧。”

    “不,我不饿。”

    我惊讶地发现放在床头茶几上的饭菜一点没动,于是关心地道,“风如初,你的心情大家都能理解,可是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吃吧?”

    念念道,“是啊,至少吃点水果,刚才打仗这么消耗体力,又累又饿的,怎么行?”

    风如初痛苦地摇摇头,“谢谢你们的好意,可是我真的一点食欲都没有。”

    骷髅头道,“主人,您总该吃点东西的。”

    风如初道,“小白,我真的不饿。”

    看风如初这样难过,我们只好叹着气在床边坐下来。

    风如初太过离奇的身世,已经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现在居然发现自己的生母还活着,那种欣喜和难过交织在一起的心情真的难以形容。毕竟,这十八年来,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母亲已经过世了。

    现在风如初可以看见目前好端端地躺在他的眼前、发出均匀呼吸的母亲,心中感慨万千。

    风如初看着母亲的脸,生怕她会像突然出现那样再突然消失,尽管美丽的母亲对于他来说还是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可是那种血脉相通的亲情瞬间融化了这一切。

    在没见到母亲以前,他对母亲的样子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因为我在那晚月夜奇遇中已经见过她一次了,按照我的描叙,他应该可以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有着浅紫色秀发的美人。

    有一个如此美丽的母亲,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是不是很幸运呢?

    这一点,我无从得知。因为我的老妈像母老虎一样凶,印象中的她总是叉着腰对着我又吼又叫的样子。

    紫鸢公主躺在那里,美的就像是一幅画,我想如果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真的存在的话,恐怕也就像她那样美。

    紫鸢公主好看的眉毛忽然皱在一起,她的手指开始颤抖,她的手在紧张地摸索着什么,嘴里喃喃地道,“不要……不要再害人了……求你……”

    风如初一把抓住她的手,“母亲,您终于醒过来了。”

    紫鸢公主睁开美丽的眼睛,看见自己的儿子,她激动地一下子坐起来,把他拥入怀中,“孩子,我亲爱的孩子,我终于见到你了。”

    多年来未相见的母子俩抱在一起,他们互相述说着对彼此的思念,风如初激动地说起自己这些年的遭遇,以及他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却遇见小白意外知道自己身世的种种,一并说给母亲。

    奇怪的是,紫鸢公主见到自己儿子虽然很开心,她却只字不提这些年自己是如何生活的。

    我一直很好奇,紫鸢公主和左维忠之间的关系,她为什么会跟那个无耻之徒在一起?是被囚禁吗?从脚踝上的铁链来看,应该是的,不过看得出,这些年,她应该过得很不开心。被这样一个心若毒蝎的家伙囚禁应该会受到无数折磨吧。

    记得我在庆典上遇见他们的时候,左维忠声称要请她看一场更精彩的演出,结果他用法术拧碎了那对舞狮双胞胎的腿,当时紫鸢公主吓得浑身颤抖,还流下了眼泪。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看见小鸟哭泣,如果不是小鸟的样子让我联想到风如初,我恐怕根本不会去注意到庆典上会有左维忠这个残暴无耻家伙的存在,因为那天的庆典实在是太热闹了。说起那天的庆典,满街的美食足以吃到撑,满街的美女看到眼花缭乱,更有无数精彩的杂耍让人目不暇接。

    可是我偏偏注意到庆典上会有这么一只古怪的小鸟,这也不能不说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该有这一场奇遇。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