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荆棘女王发现左维忠把巨脸隐入云层的时候,立刻冲着那片乌云大吼一声,“无耻的恶贼,哪里跑!”

    乌云瞬间分开,左维忠的巨脸再次露了出来,他奸诈地笑笑,“就凭你也想抓住我吗?”

    荆棘女王眉头一皱,怒吼道,“为什么不能?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

    “那就来啊,来抓我啊!”左维忠挑衅般的哈哈大笑。

    左维忠说完,再次把巨脸隐在乌云后面。

    此刻乌云层层叠叠,并且在不断加厚,像是正在建立一个厚厚的云的屏障把左维忠挡在后面。

    荆棘女王伸出一只肉色触手,那只触手瞬间变得很长很长,朝着那片乌云抓去。

    噼啪

    一道紫色电光闪过,荆棘女王觉得自己的触手像是被雷电击中般的疼痛,她哎呀一声缩回了触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厚厚的云层中传来左维忠得意的笑声,“愚蠢的植物,就凭你也想抓住我吗?”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比出剑指,对准那片乌云,默念咒语。

    嘭轰隆隆

    那片乌云立刻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震得连地面都跟着晃动起来。

    荆棘女王得意地笑笑,再次伸长触手,朝着那片乌云抓去。

    噗

    荆棘女王感觉自己抓个空,立刻懊恼地缩回触手。

    可是她感觉自己又像是抓到了什么东西,掌心里觉得痒痒的。

    荆棘女王伸开触手,发现掌心里居然有一只美丽的小鸟。

    那只小鸟有着漂亮的浅紫色羽毛,长着一双狭长的紫罗兰色双眼,小鸟纤细的脚踝上还拴着一根细细的金属链子。

    荆棘女王惊讶地睁大血红色的凤眼看着掌心中的这个美丽的小东西,那只小鸟在她的巨掌中小的就像是个迷你模型。

    我看见那只小鸟,忽然紧张到无法呼吸。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几乎把那只小鸟忘得一干二净。

    哪里想到,我竟然还能再次见到它。

    那条细细的链子,我记得很清楚,链子的另一端明明是拴在左维忠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上的。

    可是此刻,链子的另一端空荡荡的,由此推断,刚才荆棘女王打算用触手抓住左维忠,没想到无意中抓住了小鸟,并且扯断了链子。

    那只我在庆典上见过的小鸟,它依旧看上去美丽而哀伤,它美丽的紫罗兰色眼睛里满是泪水,它再次表现出人类才应该有的情感。刹那间,我又想起自己被左维忠抓到废井里之前的那个月夜,我所看见的那个拥有一头浅紫色长发的美丽女人。

    我屏住呼吸,挤过人群,来到荆棘女王身边。

    “紫鸢公主?”我失声喊道。

    荆棘女王转向我,笑眯眯地问道,“年轻人,你刚才喊它什么?”

    “紫鸢公主,就是这只小鸟的名字。”我结结巴巴地回答。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紫鸢公主?还真是个配得上它的美丽名字呢。”

    此刻那只小鸟似乎很害怕,它浑身颤抖,看上去无精打采,然后忽然眼睛一闭,栽倒在荆棘女王的掌心里。

    在小鸟晕倒之前,它似乎还看了我一眼,它的眼色是那样的凄苦无助,惹人心疼。

    “天哪,那只美丽的小鸟晕过去了!”人们纷纷围上去,看着这只浅紫色的小鸟。

    荆棘女王默不作声,她仔细地打量着那只小鸟,然后忽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你们全是瞎子吗?这根本不是一只小鸟。”

    听了荆棘女王的话,我立刻傻眼了。

    啊啊啊?不是小鸟?那是什么?

    我知道答案就在嘴边,可是却像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把它说出来那样噎在那里。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柔声道,“她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呢。”

    听见这句话,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荆棘女王笑道,“因为她被人用法术变成了小鸟,所以你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好吧,现在就让我来恢复她本来的模样吧。”说罢,她默念咒语,道声解。

    噗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揉揉眼睛,仔细看去,发现躺在荆棘女王掌心的紫色小鸟已经不见了。

    随即,一阵白色的轻烟缓缓弥漫开来。

    待烟雾散去,人们惊讶地发现荆棘女王巨掌的掌心里躺着一位穿着白色曳地长裙的美人。

    那美人有着一头浅紫色的美丽长发,那如瀑布般的美丽长发被清风吹得猎猎飘动,在一片祥光的笼罩下,她就如同百花仙子那样美丽。

    此刻她就像睡美人那般安详,胸膛微微起伏,发出平静的呼吸声。

    唯一令人不舒服的是拴在她纤细脚踝上那根细细的铁链子。

    “紫鸢公主?”风如初左手托的骷髅头忽然发出悲怆的喊声,“想不到真的是您!您居然还活着。”

    风如初跌跌撞撞地挤到荆棘女王面前,跪倒在她托着美丽公主的巨掌下,放声大哭。

    “母亲,您竟然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荆棘女王把美人递到风如初手里,风如初抱着母亲哭得泪人一般。

    “母亲啊,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您早就去世了呢。”

    荆棘女王叹气道,“可怜的蓝发小子。”

    老国王颤颤巍巍地走过来,拍拍风如初的肩膀,安慰道,“孩子,别哭了,你母亲眼下最需要的是找个医生检查一下。”

    李元泰挤进人群,伸手把了她的脉搏,“风如初,老国王,你们大可不必担心,她脉象平稳,应该是惊吓过度所致,休息一下就没大碍了。”

    老国王吩咐道,“那立刻把她送进王宫好好休息一下吧,大家干脆都散了吧。”

    老国王安排百姓和侍卫们在街边上搭建一些临时棚屋安排兽人们住下,叮嘱他们好好照顾这些可怜的兽人。

    我们一行人跟着老国王回到王宫,紫鸢公主被送进最舒适的客房,我们被请到王宫的宴会厅与老国王一起喝庆功酒。风如初说自己没食欲,他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母亲床前。

    荆棘女王因为身躯过于庞大,无法进入王宫,只好在王宫门前的花园里摆设酒宴,大家一起享用。

    只可怜了麝月公主和梁景胤两个,荆棘女王照旧把麝月公主封在花形水滴中,不肯把她放出来。对此,老国王不敢怒也不敢言。父女俩只好含着泪水遥遥相望而不得亲近。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