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忽然提高嗓门吼了起来,把兽人们吓得直哆嗦,他们颤抖着问道,“为什么必须杀光他们?我们并没看出他们做错了什么?”

    对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立刻屠杀原本幸福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兽人们一直感到疑惑。

    左维忠冷笑道,“杀光他们的原因是现在掌控着这个美丽世界的主人是他们,不是你们!为了掌握生存的主动权,你们必须把他们全部杀光!只有杀光他们,这个世界才会属于你们,这遍地的美食全是你们的。”

    兽人们果然动心了,自从通过黑暗之门来到这个美丽的新世界之后,他们又找回了从前熟悉的家的感觉。

    兽人们早就受够了血红色天空、无边无际的大沙漠和呼吸一下就感觉肺部刺痛的折磨,受够了没有水和食物的日子。

    既然他们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这里,那么就应该想办法驻扎下来,因为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杀光他们!记住,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因为你们根本没有退路!”左维忠声嘶力竭地吼道。

    也许是由于左维忠反复地强调“杀死”和“杀光”,兽人们体内的恶魔之血被再度唤醒,他们血红色的眼睛变得更红了,他们咆哮着举起战斧战锤,冲入人群。

    “杀啊,杀死他们!杀光他们!这个美丽的世界是属于我们的。”兽人们齐声大吼。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愚蠢的兽人兄弟们,你们真是蠢到家了。你们被利用了,明白吗?”

    左维忠嘶哑着喉咙吼道,“亲爱的兽人兄弟们,不要听那植物的,杀了她,杀了那个妖怪!”

    兽人们体内的恶魔之血再次发出战斗的指令,他们感到身不由己,跌跌撞撞地朝着荆棘女王扑去。

    荆棘女王冷笑着,默念咒语道荆棘播种。

    荆棘女王的无数只触手忽然张开,并且抛出数不清的种子,这些种子密密麻麻,如同长了翅膀般的朝着兽人们飞去。

    兽人们吓得四处逃窜,可是那些种子就跟长了眼睛似的,紧跟着他们,落在他们身上。

    他们紧张地在地上打滚或者在树上蹭来蹭去,想把那些种子弄掉,可是那些种子就跟有强力胶似的,牢牢黏在他们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这时候,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亲爱的种子,春天来了,生根吧!发芽吧!”

    噗噗噗噗

    那些落在兽人身上的种子迅速钻进他们的身体里,而且这些种子迅速在他们体内生根发芽。

    兽人们疼得哇哇大叫,他们纷纷在地上打滚咆哮,兽人们的惨叫声直传入九霄云外,连正在穿越悬在半空黑暗之门的他们的同伴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些正在迈过传送的门的兽人们停了下来,惊骇地看着地面上的可怖场景。他们看见他们的同伴正被折磨得满地乱滚、惨叫连连,他们还看见地面上有一株像是植物的肉色怪物在得意地放声大笑。

    左维忠见状,愤怒地大吼,“继续前进,蠢货们,不要停下来!你们不是想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吗?不是想吃到新鲜可口的食物吗?那么,抬起你们愚蠢的脚,继续前进吧!相信我,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你们能得到所想要的一切!”

    尽管有的兽人对左维忠的大吼不满,可他们犹豫片刻之后,还是穿过传送门,继续朝前走去。

    荆棘女王又念道,“我亲爱的种子,夏天来了,生长吧!开花吧!”

    嘭嘭嘭嘭

    几乎是在同时,所有被播种的兽人脖子上都冒出一根肉色铁蒺藜,嫩生生的肉色铁蒺藜使劲伸展触手,继续长大,并且开出肉色花朵。

    它们以兽人的身体为养分疯狂生长。

    “救命啊!快停下!植物奶奶,不要再念咒语,求你了。”兽人们一起呼喊起来。

    兽人们正惊魂未定间,却听见荆棘女王又念,“我亲爱的种子,秋天来了,结果吧!收获吧!”

    噗噗噗噗

    那些从兽人脖子上长出来的肉色铁蒺藜上开出来的肉色花朵瞬间变成了拳头大小的肉色果实。

    那果实的形状像梨,只是颜色是泛绿的肉色,让人看了直起鸡皮疙瘩。

    好歹这次变化倒没有更疼,兽人们暗自庆幸。

    可是他们很快就不这么安逸了。

    荆棘女王又念了起来,“我亲爱的种子,冬天来了,孕育吧!冬眠吧!”

    起初并没有任何变化,很快,兽人的肚子就开始疼了起来,刚开始只是有点疼,渐渐的,疼的如同有万把钢刀一起在肚子里搅动,疼得他们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嚎叫。

    几秒钟之后,比疼痛更可怕的折磨出现了。

    兽人们的肚子鼓了起来,他们的肚子越鼓越大,站着他们身边的百姓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肚子逐渐鼓凸的嘭嘭声。

    很明显,有什么东西正在他们的肚子里蓬勃生长。

    兽人们捧着自己不断胀大的肚子,发出凄厉的惨呼。

    可惜的是,再凄惨的声音也无法阻止他们肚子里东西的生长。

    随着他们的肚子越鼓越大,他们腹部的皮肤也变得越来越薄,接近于透明,到最后,完全变成了透明的,人们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皮肤内的血管和那正在他们肚子里蓬勃生长的东西。

    它们正在兽人们的肚皮中蠕动。因为人们可以清楚地看见兽人们肚皮的形状不断地改变,那是由于它们在里面不断蠕动的结果。

    那是一根根新生的肉色铁蒺藜,它们如同新生婴儿般的娇嫩。

    噗嘭嘭噗嘭嘭

    先是皮肤表面的血管被撑爆,紧接着,兽人们的肚皮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了。

    噗唧唧噗唧唧

    无数肉屑残肢和内脏的碎片四处飞溅,兽人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荆棘女王贪婪地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溅到她身上的肉渣和内脏的碎片,露出甜美的笑容。

    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怕还不止这样,那些被爆掉身体的兽人们只剩下一颗头颅,而头颅以下是一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

    那些有着兽人头颅的肉色铁蒺藜生长得十分迅速,很快,街上就满是泛绿的肉色铁蒺藜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