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色的天空下,一群兽人绝望地跑来跑去,他们在寻找水和食物,可是,他们一直挖到地下十几米深,土壤都没有一丝的湿气。

    几个年轻的兽人站在坑底,抓着干巴巴的泥土绝望地洒向空中。

    “怎么回事?这块土地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连一滴水都没有?”

    他们的吼声惊动了一个年迈的兽人,老兽人颤颤巍巍地走到坑边,发出令人心悸的笑声。

    “你笑什么?老东西!”

    年轻兽人不开心地骂道,他们实在看不出这什么好笑,已经连续三天了,他们既挖不到水源又找不到食物。

    没有食物和水,他们将会全部死去。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绝望,可是这种时候,这老家伙居然还笑的出来?

    老兽人伏在坑边,诡异地笑道,“年轻人,别挖了,再挖也是白费劲。因为这块土地已经死了。死了!明白吗?”

    “你说什么?死老东西?说土地死了?这种不吉利的话也敢说出口,如果这块土地死了,我们岂不是全部都要饿死了?揍他!看他再胡说!”

    几个年轻人愤怒地窜出土坑,他们揪住颤颤巍巍的老兽人,准备胖揍他一顿。

    老兽人并没有反抗,而是叹气道,“这块土地已经死了,咱们全都要死,全都要死!因为我们要赎回战争带来的罪恶。”

    老兽人说完,身子一歪,断气了。

    愤怒的年轻兽人抓住老兽人的尸体撕成碎片,正苦于没有食物的他们,正好把老兽人的尸体做了美餐。

    尽管说出不吉利话语的老兽人已经被他们吃掉了,可是他的话还是令他们战栗不已。

    “我们会不会全部死在这里?”一个孩子问道。

    稚嫩的童音立刻吸引了几个成年兽人的注意,他们恶狠狠地瞪了孩子一眼,一起朝他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五岁大的兽人小孩,由于缺乏食物,严重营养不良,这小孩就像一只瘦小的绿皮猴子那样可怜,他睁大血红色的双眼,不解地望着那些总是聚在一起的成年兽人。

    孩子的母亲飞快地跑过来捂住他的嘴,把他抱走了。

    那几个成年兽人目光阴郁地盯着母亲和孩子的背影,不知低声说了什么。

    自知闯祸的孩子惊恐地抱紧母亲的脖子,母亲抱着孩子一直跑到一块巨岩后面,才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流着泪把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我可爱的宝贝,今后不要再乱说话了。”母亲一边吻他一边啜泣。

    “如果再找不到水源和食物,就只好每天杀一个同伴做食物。”

    以上这句话,不知被那几个成年兽人吼过多少遍了。

    甚至每天,都会被重复好几遍。

    这样那几个成年兽人抓住哪个倒霉蛋杀掉打牙祭的时候,也有着充分的理由,因为他们事先已经提醒过许多次了。

    母亲注意到,那几个成年兽人的眼睛越来越红,就如同那血红色的天空一样,似乎随时都能滴出血来。

    每天生活在这样的可怕的环境里,难怪那个小孩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兽人们多么怀念从前的岁月。

    那时候,天空是蓝色的,天上飘着朵朵白云,空气清爽,河水甘甜。

    那时候,兽人的皮肤是褐色的,头发和眼睛都是黑色的。

    兽人和食人魔以及森林里的其他动物有着各自的活动领域,他们互不侵犯友好相处。

    兽人们美好幸福的生活终于在一个陌生人出现之后改变了,一向好客的兽人们热情地接待了他,他们用最可口丰盛的食物招待他,用盛大的仪式迎接他,作为回报,陌生人拿出一瓶绿莹莹的液体,给他们每个人的酒杯里倒一点。

    那绿莹莹的液体似乎并不溶于水,它像粒黄豆那样安静地浮在酒中。

    “来吧,喝下它,这是恶魔之血,男人喝了它会变得更加强壮结实,女人喝了它会变得更加妩媚动人。”

    没有人能经受这种诱惑。

    因为强壮结实和妩媚动人都是男人和女人们梦寐以求的。

    杯中那滴绿莹莹的液体似乎在召唤着他们,他们似乎能听见它充满诱惑力的声音,“喝吧,喝下我们吧。”

    可是在兽人们喝下恶魔之血以后,一切都改变了。

    首先是兽人们的皮肤变成了恶心的绿色,他们的眼睛变成了可怕的血红色,很快,他们就发现外表的变化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们变得狂躁、嗜血,像是有着充沛的精力无处发泄。

    这时候,那个请他们喝下恶魔之血的家伙给他们提供各种武器,各种弩车、投石机和攻城器械。于是他们开始在那个陌生人的指引下四处征战,每天上演着杀人和被杀的杀戮戏码。他们看着无数同胞被杀也肆意杀死别人,他们已经变成了战争机器,根本无法停下,他们体内的恶魔之血会随时把他们搞得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那种在战场上肆意斩杀、淋漓尽致的兴奋感正是恶魔之血赋予他们的。

    在疯狂战争的折磨下,他们生活的土地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土地逐渐变得干涸,河水变得浑浊,空气不再清爽干净。

    每天忙于战争的兽人们哪里会注意到这些变化,直到有一天清晨,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

    兽人们发现一向蔚蓝莹润的天空变成了可怕的血红色。

    他们才感到害怕了,举目四望,才发现他们昔日美丽的家园早就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沙漠。

    没有水,没有绿植,甚至也找不到可以果腹的动物。

    起初,他们还能抓住少量的动物,可是渐渐的,似乎连最常见的动物也消失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请他们喝下恶魔之血的陌生人也消失了。

    兽人们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他们喝下恶魔之血之后,疯狂征战,毁掉了赖以生存的美好家园。

    现在,他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等待着他们的是死亡,应该说是集体灭亡。

    可是,他们体内的恶魔之血还在疯狂地折磨着他们,那种疯狂杀戮的欲望已经成了住在他们心里的魔鬼。他们时不时地能听见它疯狂的低语声,“杀啊!杀啊!杀光他们!把他们全杀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