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做左维忠的家伙把咱们召唤过来,说是美食遍地,处处青草鲜花,可是我们到现在除了跟这些愚蠢的人类战斗之外,连口水都没得喝。”

    “是的,我们得到结果跟他说的根本不一致。”

    “可是咱们为什么要听那个左维忠的指派呢?”

    就在兽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高大强壮的兽人悄悄走到死尸边上,蹲下身子,趁着同伴没注意,他抱着死尸正在喷血的脖颈,死命地吮吸起来。

    饥饿和疲劳一直折磨着他,由于他长得最高大,消耗的能量也最多,饿得也比别人要快,他的嗓子早就渴得冒烟了。

    此刻滑进喉咙的鲜血犹如滋润着干涸土地的甘泉,那久违的鲜美滋味和温热的口感,真是爽极了。

    喝了几口鲜血之后,饥饿再次征服了他,其实在他的舌尖触碰到死尸脖颈那些红色肌肉的时候,他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在那之前,他的肚子也叫过,只不过叫的频率没有那么频繁,叫的声音也没有那么响亮。

    此刻他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估计连青铜巨门那边的兽人兄弟都听得见。

    他实在经受不起那些滴着热呼呼鲜血的嫩肉的诱惑,终于张大嘴巴对着脖颈上嫩肉咬了一口,鲜肉的口感瞬间唤醒了他体内所有的饥饿细胞,他兴奋地咆哮一声,抓起死尸,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

    在饥饿面前,还有什么尊严和面子可言。

    他大吃大嚼的样子,立刻引起了同伴们的注意。

    那具尸体的肚皮已经被他用战斧划开,他扯出内脏,疯狂咀嚼。

    美食当前,咕咕叫的肚子让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食欲。

    “不!他居然真的忍受不住那妖怪的诱惑把同伴尸体给吃了。”

    “那样的话,咱们不就真的成了被妖怪说的那样随意吃掉自己的伙伴,尽管这些事咱们在自己的世界里的确是有做过。”

    “可是,可是我真的很饿啊!”

    这时候,所有兽人们的肚子一起咕咕叫了起来。

    兽人们集体咆哮一声,扑到死尸身上。

    那么多的兽人,那具尸体顷刻间就被抢吃一空,连他流在地上的鲜血也被他们舔得干干净净,饥饿唤醒了他们的最原始的兽性,他们找到刚才在战斗中死亡的同伴或者人类,把他们也一并吃了下去。

    地上只剩下一堆堆的白骨,在皎洁月光的映照下,这些白骨闪着森森的寒光。那些寒光无声地记载着他们或短或长的一生中所做的所有或光荣或耻辱的事迹。

    荆棘女王见状,哈哈大笑,“看看,我说的没错吧,你们就是一群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低级动物。”

    兽人们大声抗议,“不!我们也是人类。”

    荆棘女王摇摇头,“不!你们不是人类,你们是动物,是野兽,是低级动物。所有低级动物的特征就是茹毛饮血,不知廉耻。他们肮脏、***吃同类的尸体,你们全都符合。”

    兽人们被荆棘女王数落得无地自容,他们咆哮着冲到荆棘女王面前。

    那些长着绿色皮肤血红眼睛的兽人拿着战斧或战锤怒气冲冲地站在荆棘女王面前。

    荆棘女王的一只触手里还拎着那个被拧断脖子兽人的脑袋,她把那颗头颅像钟摆那样在他们眼前晃来晃去,然后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那么,你们是打算变成他的样子吗?”

    看着那颗滴血的头颅,兽人猛然想起他的脑袋被这个奇怪的植物拧下来时的可怕画面。

    兽人们瞬间冷静下来,站在原地,不敢动了。

    很简单,没人想死的那么难看。而且在死后的十分钟之内被同伴们吃得连渣都不剩。

    正在兽人们胆怯犹豫、裹足不前的时候,他们听到一阵瘆人的笑声。

    那笑声就来自他们身后的头顶,他们转过身,抬头看着那阵笑声的发源地。

    此时发出笑声正是悬在半空的左维忠的巨脸。

    “亲爱的兽人兄弟们,千万不要听那个女妖的话,你们是人类,你们的的确确属于人类,就算他们极力否认这一点,你们仍旧是人类中的一员。”

    左维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神态安详,语速缓慢而亲切,如镜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使他看上去犹如天神般的慈悲温和。

    当然,除了那些可怜的兽人以外,所有人都明白,左维忠的慈悲温和只不过装出来的。

    “我们是人类!我们属于人类!”

    受到左维忠的肯定,兽人是那样感动,以至于一起哭喊起来,他们像是听话的孩子望着自己的慈父般的看着左维忠,同样,他们也把自己刚才的行为视为孩子所做的错事,他们就像未成年的孩子那样,在做错事情之后,急需被长辈安慰爱抚。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愚蠢的兽人兄弟们,你们上当了,你们被欺骗了,那个叫做左维忠的家伙不过是把你们当做救兵搬过来帮他打仗的,他根本不会帮助你们建立家园,而且事成之后,你们会悉数被他杀掉。”

    荆棘女王说着,看了看那个悬在半空的青铜巨门,门内还在涌出更多的兽人,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你们数量还真是庞大,看来,在你们死后,这姓左的,还得挖个大点万人坑才行,否则埋不下你们这么多人。”

    兽人们听了脸色大变,他们看看左维忠,再看看荆棘女王,不知道相信谁好了。

    一个年长的兽人壮起胆子,哆哆嗦嗦地问道,“左维忠,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左维忠干笑两声,“亲爱的兽人兄弟们,你们千万不要相信那个可怕植物说的话,她刚刚拧断了你们伙伴的脖子,你们难道都忘记了吗?”

    兽人们点点头,“是的,她刚刚残忍地杀死了我们的兄弟。”

    左维忠点点头,“亲爱的兽人兄弟们,还记得我跟你们说的一切吗?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这里有着明媚的阳光,清洁的空气,茂盛的青草绿植和美丽的鲜花,当然还有丰盛的美食,这一切全是你们的,可是,前提是你们必须杀了他们,杀光他们,明白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