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地上尚在不断扭动的焦黑的尾巴,我幡然醒悟,蜥蜴本来就是可以断尾自救的,其实人家巨蜥很聪明的,它刚才知道自己来不及闪避,躲不开巨蛛的红色毒雾,干脆把尾巴丢给巨蛛让它去烧,反正尾巴断了,很快可以长出新的。

    地上那截烧得焦黑的尾巴不断地扭动,并且冒出一股难闻的皮肉的焦糊味。这一切似乎是在向左维忠宣告他的再次失败。

    风如初道,“老贼,恐怕连你没想到巨蜥会断尾自救吧?”

    左维忠干咳两声,“俊雄贤侄,其实我刚才还是占到便宜了,毕竟烧到了它的尾巴。”

    风如初冷哼道,“老贼,既然你这么喜欢乘人之危,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左维忠脸色一变,“你打算干嘛?”

    风如初诡笑,“那你就别管了。”

    风如初说完,立刻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那原本插进大树的巨剑忽然噌地一下子给拔了出来,悬在半空。

    风如初朝李元泰使了个眼色,“咱俩一起上。”

    李元泰点点头。

    巨剑在半空挑了漂亮的剑花之后,再次朝着巨蛛当头劈下。

    巨蛛灵活地侧身闪过,躲开那一剑。

    巨蜥呼地喷出一股黑烟,却因为一阵风吹来,把黑烟吹得偏离了几公分,黑烟擦着巨蛛的庞大的身躯飘过。

    风如初冷哼道,“这巨蛛运气不错,不过,我相信它不会每次都这么好运。”

    这次偷袭显然失败了。

    狡猾的巨蛛看出巨剑和巨蜥打算两面夹击它,它故意躲得离它们远远的。

    风如初朗声道,“老贼,你的巨蛛躲得那么远,还用再打下去吗?我看它分明想做个缩头乌龟嘛。”

    左维忠笑道,“俊雄贤侄,你急什么,我和你们自然是要斗下去的。”

    风如初的话明显是挑衅,可是左维忠也不能当做没听见。

    左维忠咳咳两声,“巨蛛,你就靠近点,我看那巨蜥能吃了你?”

    巨蛛不满地唧唧叫了几声,可是架不住主人严厉的目光,于是磨磨唧唧地朝着风如初和李元泰爬过来了。也许它已经预感到了某种不详,所以它爬得越来越慢,而且每爬一步还要歇两分钟。

    吸取上次偷袭失败的教训,风如初已经事先把巨剑藏在一棵大树的树杈上,他跟李元泰已经约好了,专等着巨蛛从那棵大树下爬过的时候再动手。

    刚才的突袭太仓促了,以至于巨蜥和巨剑没有配合好,再加上巨蛛高度警觉,所以没有成功。

    可是这次,应该很有把握了。

    刚才的偷袭太明显了,巨蛛看见巨剑就悬在自己面前,想要躲开岂不是太容易了。

    如果事先不让巨蛛知道巨剑在哪里,它就没那么容易躲开剑的攻击了,即使它能躲开剑的攻击,还有巨蜥在后面补位呢。

    看着那巨蛛慢吞吞地爬过来,风如初感觉自己的心紧张都快跳出来了。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因为这次如果再失败了,恐怕再也没有对付巨蛛的机会了。

    正如左维忠所说,这巨蛛不但浑身都是剧毒,而且皮厚的如同铁甲又力大无穷,想要制服它,谈何容易?守宫跟它拼下去,也就是个平手,但是总不能这么平手平手的一直耗下去啊。尽管巨剑可以在边上打打下手,可是起不了实质性的作用。

    巨蛛终于爬过来了,尽管它爬的速度比蜗牛还慢,甚至爬一步还要歇两分钟,可是它终究是爬过来了。

    藏在树杈上的巨剑似乎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一直发出焦躁不安的嘶嘶声。尽管巨剑如此兴奋,可是当巨蛛一爬近那棵树,它立刻安静下来,静静地横卧在树杈上,像是埋伏在草丛中等待猎物的猛虎那般的安静。

    当巨蛛爬到树下的时候,不良的预感促使它伸出脑袋东张西望,可是不幸的是,它什么也没发现。

    巨蛛往前望的时候,它看见巨蜥就在它左前方两米开外的树荫里,巨蜥看上去神态平静,完全不像是要攻击它的样子。而且两米远的距离,足够巨蛛逃生或者闪避,这对于巨蛛来说,应该算是个安全距离。

    巨蛛还是不安地四处张望,它在寻找那把可怕的剑,它知道如果没有巨蜥的话,那把剑对于它来说就像一把玩具手枪那么搞笑,可是加上巨蜥的话,恐怕没那么好脱身。

    主要是巨蜥,它的威胁主要来自于巨蜥。

    此刻巨蜥依旧安闲地卧在那里。

    这一切太安静了。

    巨蛛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巨蛛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人类,一个蓝发黑衣少年和一个穿着灰袍的小道士,他俩一个面色阴冷,一个笑的像个弥勒佛。巨蛛看见那个小道士的时候,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它觉得他的笑更像是笑里藏刀,那刀随时能要了它的命。

    巨蛛甚至仰起头来,看了眼它高高在上的主人左维忠一眼,它看见他正恶狠狠地盯着它,它知道此刻他一定在说蠢货,别给我丢脸。他总是这样对它颐指气使,不顾它的死活。而倒霉的它又只能听令于他。

    巨蛛哆嗦了一下,低头继续缓慢地朝前爬去。它感到自己紧张的要命,每爬一步似乎就离死亡又近了一步。

    巨蛛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次的攻击并不在它的前后左右方向,而是来自于它的头顶。

    等巨蛛慢吞吞地试图再往前爬一步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巨剑忽然自头顶上方冒出来,兜头劈下。那速度快得让它根本没有考虑的时间。

    巨蛛仓皇伸出一只前爪去抓巨剑,剑再次被它抓住了。可是它已然被惊出一身冷汗。要知道它头上的皮肤远不如前爪的皮肤那么坚硬厚实,如果这一下没抓住,它很可能会被砍伤。

    趁着巨蛛用前爪抓剑的工夫,巨蜥用惊人的速度猛地窜过来,对准巨蛛抓剑的前爪喷出一股黑雾。

    巨蛛忙着接剑,不提防黑雾一下子喷过来,正好给喷了个正着。

    巨蛛疼得发出唧唧唧的惨叫声,它那只前爪也腾地冒出黑烟。

    一股难闻的皮肉烧焦的味道瞬间冒了出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