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象国的百姓们激动地把李元泰团团围住,我因为一直跟李元泰在一起,顺带着也接受了百姓们景仰的目光。

    平复了水患之后,不少百姓开心地走下城墙,跑到街上敲锣打鼓地庆祝。

    百姓们在街上唱的唱跳的跳,大家都在为大难不死而跪地拜天。

    所有人正沉浸在幸福和欢乐氛围中,赛璐珞忽然脸色发白,指着天空惊叫道,“快,看那里啊!”

    大家循声望去,只见那片乌云渐渐散开,露出了左维忠那张奸诈的巨脸。

    风如初见了,立刻破口大骂,“该死的恶贼,你害死我父亲,霸占王位,现在还想淹死金象国的所有百姓,你还真是心如蛇蝎呀,今天,我一定要取了你的性命,拿你的狗头祭我父亲在天之灵。”

    左维忠哈哈大笑,“俊雄贤侄,你的火气总是这么大,当心火大伤身,小小年纪该学着修心养性才是。你口口声声说要拿我的头,现在我的头就在这里,你不妨来拿啊。”

    话音刚落,左维忠大嘴一张,无数只赤红色的虫子从他嘴里鱼贯爬出,跌落在地上。

    “糟糕!快跑啊,好多虫子。”街上有人惨呼。

    李元泰急忙开法眼一看,只见左维忠喷出的都是赤红色的大蜘蛛。

    这些蜘蛛足有拳头大小,身上腿上的长毛如同钢针般的根根直立,它们一落在地上,就立刻朝着街上的百姓爬去。

    百姓们哪里见过此等可怕的虫子,纷纷惊叫着四下奔逃。

    李元泰大喝一声,“赶紧疏散百姓,别让蜘蛛给咬着,那些是毒性很强的红毛毒蛛,一旦被咬,即刻毙命。”

    左维忠冷笑,“小牛鼻子,还算你识货。我这些红毛毒蛛可养了不少年头了,每天弄些牛羊肉喂它们也真是费事,今天它们可以吃个痛快了。这满城的百姓够它们好好吃一顿了,忘记告诉你们,我可是三天都没喂食了。它们现在跟饿狼没啥区别。”

    左维忠说罢,又是一阵狂笑。

    “小崽子们,准备受死吧!”

    左维忠咬牙切齿地吼道,喷出更多的红毛毒蛛。

    风如初怒吼道,“奸诈歹毒的老贼,你的伎俩不会得逞的!”

    我趴在城墙垛口,大声呼喊,“快啊,大家赶紧上来啊,爬得高些能安全点。”

    我边喊边把百姓一个个拉上城墙。

    左维忠吐出的那些毒蛛已经集结了好大一群,它们在街上迅速向前爬,紧追着在它们前面拼命奔逃的百姓。

    从城墙上望下去,只见赤红色亮闪闪的一大片,它们的满是长毛的脚爪摩擦在地面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我看了一会儿,密集恐惧症再度发作,感到头晕恶心,使劲抱住垛口才让自己没有一头栽下去。

    街上再度传来惨叫声,原来两个百姓躲避不及已经被几只红毛毒蛛咬伤。奇怪的是,被毒蛛咬伤的两个百姓居然像是傻子般的站在原地不动,其中一个似乎还往毒蛛堆里扎,于是两个大活人被毒蛛们一拥而上,顷刻间便化作两具白骨。

    我吓得浑身哆嗦,指着那两具新鲜的白骨,“李大仙,那两个百姓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被毒蛛咬到,不但不跑,那一个还往毒蛛堆里扎。这不是送死吗?”

    李元泰叹气道,“不是他们傻,而是毒蛛毒性太强,被毒蛛咬了或者被它们身上的有毒的长毛扎伤之后,毒液就会顺着血液进入人的身上,毒蛛的毒液有麻痹人体意识的作用,所以你会看见那两个人像呆子一样站着不跑,任由毒蛛把自己啃个精光。而毒蛛之所以很难对付,就是因为它们的毒液,它们在攻击猎物之前都是先用毒液麻痹猎物,然后再攻击失去反抗能力的猎物。”

    “原来是这样。”我惊得早就说不出话来。

    这时,城墙下又传来惨叫声。

    我趴在垛口一看,又是一个百姓被毒蛛捕获到,毒蛛们正在撕咬他的身体。

    我不忍再看下去,只好把脸扭向一边。

    李元泰拍拍我的肩膀,“路飞,城墙上的百姓就交给你了。看好他们,不许他们再下去。”

    “你去哪?”

    李元泰指指下面。

    我看着城墙下那个正在挣扎惨呼的人,哀求道,“不要去。”

    李元泰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别担心,看好城墙上百姓。”

    李元泰说完,一纵身,跃下了城墙。

    如镜的月光下,那个穿着灰色道袍的身影是如此的清俊飘逸。

    “还有我!”又一个黑色身影纵身跃下城墙。

    原来是风如初。

    两个少年,一个身穿灰色道袍,一个一袭黑衣,背靠背站在城墙下。

    毒蛛们哗啦哗啦地朝着爬着,朝着两个少年涌了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

    大概毒蛛们也感觉到面前的少年绝非普通人,于是它们把少年围在中间,谁也不敢贸然进攻。

    风如初轻声唤道,“小白。”

    骷髅头瞬间从空洞的眼窝中冒出两股绿光,然后咔咔两声,它的上下颌开合,“主人,我在。”

    风如初道,“这种毒蛛咱们要怎么对付才好?”

    骷髅头道,“交给我好了。此等小事何须主人费心。”

    骷髅头说罢,张开空洞的嘴巴,一把把袖珍骨剑从它嘴里飞出,朝着毒蛛们飞去了。

    骨剑也就一指长短,在月光下的映照下,似点点寒芒,飞进毒蛛堆里就是一阵乱砍乱刺。

    一时间,毒蛛们唧唧的惨叫声和被骨剑斩成碎片的毒蛛尸体四处乱飞。

    毒蛛们见先头兵吃了亏,纷纷朝后溃败而走。

    骨剑哪里肯放过,继续追上去狂砍狂刺。

    骨剑越战越勇,而毒蛛们来招架之力都没有。它们就算满身都是毒液,也奈何不了锋利无情的骨剑。它们的牙齿和爪子也无法跟骨剑抗衡。

    几番下来,毒蛛们彻底败下阵来,为了逃命,它们在街上到处乱窜。

    左维忠见状,怒吼道,“废物!你们这帮废物,全都给我回去!统统给我回去!”

    可是毒蛛们早已无心恋战,任左维忠吼叫怒骂,它们照旧只顾着逃命,谁也不听他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