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左维忠张大嘴巴咆哮道,“愚蠢的小崽子们,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接下来,你们就准备受死吧。”

    李元泰照旧镇定地朝着左维忠的巨脸一拱手,“那么,就多谢前辈指教了。”

    左维忠冷哼一声,“好一个口蜜腹剑的小牛鼻子,我会让你吃尽苦头的,你知道我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李元泰摇摇头,笑而不语。

    我指着左维忠的巨脸,怒吼道,“左维忠,你这奸贼,不管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就凭你?”左维忠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朝着我吹了一口气。

    我只觉得一股狂风迎面袭来,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垛口,幸亏被李元泰被拉住了。

    左维忠发出一阵狂笑,“愚蠢的小崽子,看见你自己是什么水平了吗?你对于我来说,只是案板上的一块肉而已,我要是想吃,只需要动动嘴就好了。”

    李元泰道,“左维忠,不要狂妄。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吧。贫道尽管学艺不精,应付你应该问题不大。”

    “好一个应付我应该问题不大,看来小牛鼻子还真不谦虚呢。”左维忠冷笑道,“那么接下来,要上演的就是水漫金象国。”

    水漫金象国?这是个什么情况,劳资以前只听说过水漫金山。

    我不由地低声道,“李大仙,这恶贼叫嚣着水漫金象国不会是打算把金象国给淹了吧?”

    李元泰低声道,“别着急,且看他怎么做。”

    没想到我们低声交谈的内容,左维忠全部听见了,他张开大嘴,一阵狂笑。

    “是的,愚蠢的小崽子。我的确打算淹了金象国,而且是马上让金象国变成一座水城,我说到做到。”

    左维忠说完,立刻张开大嘴。

    哗哗哗

    一股巨大的水柱从他嘴里喷出。

    不一会儿,城墙下面就传来百姓的哭喊声。

    “不好了,快跑啊,发洪水了。”

    “哎哎呀,到处都是水,怎么办啊?”

    我趴在垛口,借着晚霞,看见城墙下一片慌乱。

    左维忠则再次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急得直跺脚,“李大仙,不好了,水淹上来了,赶紧想办法啊。”

    李元泰怒道,“左维忠,不知羞耻的老贼,我与你斗法,你尽管拿出自家本事来,何苦连累全城百姓?”

    左维忠哈哈大笑,“小牛鼻子,你不是很牛逼吗?既然你那么想当个救国救民的大英雄,那么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这么多的无辜百姓淹在水中,你究竟要先救哪一个呢?”

    左维忠说完,立刻喷出一股更大的水柱,这条水柱比之前的更粗,水流也更湍急。

    城墙下再度哭声四起,我趴在垛口上眼见着水位呼呼上涨,水里到处都是挣扎呼救的百姓。偶尔也有浮尸惊鸿一瞥,居然已经淹死人了。

    有不少百姓哭喊着游过来,被我一一救上来,很快,城墙上挤满了逃难的百姓,人多的都快站不下了。可是水里还有更多的人需要救助。

    等我抬起头来,但见明月如镜,明月映照下,我惊讶地发现城墙下早已是汪洋一片。四处水波荡漾,雾气蒸腾。

    低头再看水位,已经淹到垛口,马上就要淹没城墙。

    百姓们发现即使站在城墙上仍旧免不了一死,心里顿觉悲苦,一起嚎啕大哭起来。尤其是当他们看见水中浮尸的时候,更免不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

    此情此景,真让人鼻子发酸,心急如焚。

    我急忙拉住李元泰,“李大仙,快想办法,水马上就要把整个城墙都淹没了。而且城墙上已经挤满了人,水里还有好多百姓需要救助。”

    李元泰不慌不忙地从袖中取出黄符一张,他左手举着黄符,右手猛弹符纸,只听噗噗噗一通响,黄符顿时被弹成一块块碎片,这些碎片一到空中,立刻化作点点星灯,星灯一落进水里,便浮在水面上。

    李元泰大喊,“大家赶紧抓住星灯,既可以照亮,又可保你们浮在水面上不沉下去。”

    水里的众人听了,立刻去抢星灯,不一会儿,人人都抱着星灯浮在水面上。

    李元泰又抓起城墙上的一根木棍抛入水中,比出剑指,道,“以木化船,以船载人,变!”

    只听轰隆一声,那跟浮在水面上的木棍竟然化作一艘大船,大船稳稳当当地停在水面上。

    我见状,立刻兴奋地大喊,“快啊,大家赶紧上船啊。”

    众人纷纷抱着星灯朝大船游去,不一会儿,就全都上了船。

    眼见着众人全部脱险,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左维忠见状,冷哼一声,“好一个以木化船,以船载人。小牛鼻子,的确有两下子。光是水淹也太无聊了。干脆咱们在水里加一些可爱的生物吧。”

    我看着左维忠奸诈的笑脸,就知道他又没憋好屁,立刻指着他鼻子骂道,“左维忠,你这老贼,刚才你已经淹死不少百姓,奉劝你不要再害人了。”

    左维忠冷笑,“愚蠢的小崽子,你不用劝我。你们只需要劝金象国的国王交出叛党余孽风如初,以及乖乖让出国王的宝座即可。否则的话,我只好一直喷水,淹死金象国的所有百姓。我从来都是个目标明确,行动力超强的人。一向言出必行,说到做到。我说淹死金象国的所有百姓就绝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你究竟有没有怜悯心?你究竟还是不是人?”我怒吼道。

    左维忠哈哈大笑,“怜悯心?小崽子,你太年轻了。等你长到一定年纪就会明白,怜悯是弱者经常做的事,而且在你对一个人怜悯同情之后,最后朝你捅刀子和落井下石的正是被你怜悯的家伙。人是不值得被怜悯的,不管是谁,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如果你能在这一秒杀死一个人的话,绝对不用等到下一秒。因为在你犹豫和怜悯对手的时候,你的对手已经把刀子对准了你的心脏。而把刀捅进一个人心脏,连一秒钟都不需要。你懂吗?小崽子,你懂什么叫做生存吗?生存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