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中,左维忠那张悬在半空的巨脸看上去阴险邪恶无比。

    “怎么样?愚蠢的小崽子,感受到什么叫做绝望了吗?”左维忠再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左维忠,你这无耻混蛋,有种的就直接弄死我,这样慢慢地折磨人,算什么本事?”

    尽管我的声音全部湮没在狂风的呼啸中,可是左维忠还是听清了我说的每一个字。

    “愚蠢的小崽子,一下子弄死你就一点快感都没有了。那种慢慢地折磨别人,小刀割肉凌迟别人所带来的兴奋感,你能理解吗?”

    “疯子!变态!神经病!”我扯开喉咙大骂,反正我也活不了了,谁怕谁啊,不如死前骂个痛快。

    左维忠得意地哈哈大笑,“愚蠢的小崽子,又在继续你的懦夫行为吗?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任何一个打不过别人的弱者才会选择谩骂这种口头攻击方式,因为弱者知道,动手的话他们根本赢不了,所以只能嘴上快感,饶回点面子。”

    接下来,我不停地扯着喉咙咒骂他,才不管他的什么狗屁弱者理论,他他喵的也不知哪来的这么多歪理,让他那些无耻的理论都见鬼去吧。可是不管我再怎么骂,他再也不回答我了。而是专注地继续喷风。

    我想他不回骂是因为他只有一张嘴巴的缘故,因为要是跟我对骂,他只能停止喷风了,而停止喷风,他就无法继续折磨我了。如果不能折磨我,他的快感从何而来?所以他宁可选择挨骂来继续折磨我。

    就在我绝望到了极点的时候,李元泰爽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抓住我的手。”

    紧接着,我感到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我的手腕,我赶紧抓紧那只手,借着他的手劲,我重新攀上了城墙。

    看来我还是命不该绝,老天爷也不想让恶人得逞。

    我的脚终于踩到实地上,人也踏实了许多,尽管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那些像铅弹或是铁弹一样的黄沙继续疯狂地击打在我的脸上身上,我只好把身子团在一起,咬牙忍受着黄沙的折磨。

    “李元泰,这些可恶的黄沙,快想想办法。”

    “路飞,你再稍稍忍耐一下,马上就好。”

    尽管看不见李元泰在哪,可是能感到他就在我身边,一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

    接下来,我听见李元泰念咒语的声音。

    咒语声一起,黄沙的数量骤减,随着黄沙的不断减少,空气再度变得透明,我也看清了周围的一切。

    我看见李元泰手里拿着一只巴掌大的小口袋,狂风中的黄沙正被一粒粒地吸进去。

    那小口袋是黄色的,上面画满了红色的符文。

    难怪黄沙少了这么多,都是被小口袋吸走了。

    “哇,李大仙,这小口袋真厉害,把沙子都吸干净了。”

    李元泰得意地笑笑,“这叫做乾坤袋,可以吸纳百物的。”

    不大的功夫,狂风中的黄沙居然被吸得一干二净。

    失去了黄沙的狂风就像是一队前去打仗的士兵,冲锋陷阵的士兵都被收服了,只剩下吹喇叭摇旗呐喊的士兵,根本派不上用场。

    狂风刮得再强,我也不怕了,因为对于狂风折磨人的伎俩我已经了若指掌。狂风无非就是把人卷到半空当风筝放着玩罢了。我只要抱着固定在地上的物体不撒手,它就不可能把我卷上天了。

    我的双手死死抱着城墙垛口,除非左维忠让他的风连城墙一起吹垮,否则是奈何不了我的。

    李元泰笑道,“路飞这次学聪明了。”

    我苦笑道,“这就叫做吃一堑长一智吧,刚才那股狂风可把我给折磨惨了。”

    左维忠自觉没趣,也就停止了喷风。

    狂风霎时间消失,天边再度露出炫丽的晚霞。

    此刻就如同夜晚即将来临前的美景从未遭到任何破坏那般的安宁静谧。

    唯一遗憾的是,左维忠的那张巨脸依旧遮住晚霞中最绚丽多姿的那一块。

    左维忠干笑两声,“小牛鼻子,果然有点歪招,连我都对你刮目相看了。居然拿出乾坤袋来收了我的黄沙。”

    李元泰朝着左维忠一拱手,“承让承让,我这雕虫小技拿出来也只能让您这大师见笑了。”

    左维忠冷哼一声,“小牛鼻子,嘴巴倒是甜的紧,不过,做出的事可就让人难受至极。难怪连鬼王见了你都闪人了。”

    李元泰哈哈大笑,“那是您二位对我的厚爱。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您送了这许多黄沙过来,我们又没什么好还礼的,那就只好……”

    李元泰说完,诡笑一下。

    左维忠面色大变,惊惶道,“啊啊啊?小崽子,你打算干嘛?”

    李元泰冷笑,“不干嘛,只不过这黄沙是你的,既然没有还礼,就只好把它还给你。”

    话音刚落,李元泰一抖乾坤袋,立刻看见无数黄沙自袋中飞出,团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黄色沙球,然后李元泰再冲着那巨大的沙球吹一口气。

    那巨大的沙球立刻朝着悬在半空的左维忠的巨脸飞去了。

    速度之快,简直肉眼都难以看清。

    毫无防备的左维忠急忙向后一闪,还是被沙球击中鼻梁。

    噗

    巨大的沙球一下子被击得粉碎。

    无数黄沙飞进左维忠的鼻孔和眼睛,呛得他直打喷嚏。

    “歹毒的小崽子,你把我的眼睛迷住了。”左维忠一边打喷嚏一边怒吼。

    我乐得直拍巴掌,“左维忠,你活该,你现在还只是迷眼而已。你知道你刚才加强风速,那些黄沙打在我脸上比铁球和铅球砸得还要痛呢。你这种禽兽不如的家伙就该好好受到惩罚,你折磨别人别人有多痛你知道吗?同样的折磨刚还给你一点点,你立刻就喊受不了,依我看,你该好好体验下你加在别人身上的折磨。”

    左维忠听了我的话,恼羞成怒,“闭嘴吧,愚蠢的小崽子,如果没有这个小牛鼻子,我早就把你碾成碎片,连渣都不用剩。明白吗?”

    此刻的左维忠因为恼羞成怒而变得面目狰狞,我看了不由地打了个寒战,这睚眦必报的家伙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