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宫的议事厅内,一片沉默。

    所有人都缄默不语,看了那封信,每个人的好心情都一扫而光。

    尤其是风如初,脸都气紫了。

    大家都想说点什么来安慰风如初,可是又不知该怎么说。

    这信的内容与其说是在向金象国要人,不如说是以要人为借口向金象国发动战争。

    信的火药味似乎已经透过薄薄的信纸渗透到议事厅内,搞得每个人都愁眉不展的。毕竟,除了那些侵略者以外,没有人喜欢战争。

    沉默了半晌之后,风如初怒吼道,“这左维忠简直是欺人太甚!不但抢我父亲的王位,害死我父亲,还到处污蔑我父亲,说我父亲是荼毒欺压百姓和邻国的昏君,现在还想杀我,真是孰可忍是不可忍,真是岂有此理!此仇不报,我风如初枉为男子汉大丈夫!”

    骷髅头急忙劝道,“主人,淡定。”

    风如初的愤怒情有可原,换做是任何人,处于他的境地,恐怕都会怒不可遏。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做尽一切坏事的左维忠居然还能再打着正义的旗号到金象国来要人,这是多无耻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一封信。按照信中语气,即使是打算把风如初一家赶尽杀绝,好像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

    可是风如初话音刚落,我就听见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那不怀好意的笑声尽管被刻意忍住,可还是憋不住发出了十分轻微的笑声。

    那笑声的来源就在我身后。

    这熟悉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是的,没错,就是左维忠。

    一想起左维忠,浮现在我眼前的就是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和冷酷深邃的眼睛以及站在他左肩的那只有着浅紫色羽毛的可怜巴巴的小鸟。

    当然,连带着想起的还有他那死死卡住我脖子的铁钳般的大手,那冰凉的触感和令人窒息的感觉瞬间再次攫住了我。我感到呼吸都急促了。

    好歹我也跟他在废井里待了几个钟头,对他可怕的笑声再熟悉不过了。那蕴含着得意和鄙夷的肆无忌惮的笑声就像是一根钻进我脑袋里、并且一直滋滋响着、不断地螺旋着前进的电钻那般的让人苦不堪言。

    听他笑声就在我身后,难不成他也在王宫的议事厅里吗?

    如果他也在这里的话,他会躲在哪里呢?会是躲在我身后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感到脊背发凉,猛地回过头,却看见一尊高大的雕像。

    那是一尊黑濯石雕像,高六英尺以上,我的头顶刚好到他的肩膀。

    那雕像有着狰狞的容貌和奇怪的犄角,他展开巨大的双翼,一副振翅欲飞的姿态。雕像的脸扭向左侧,以45度角向上微微翘起下巴。

    远古时代的雕像多半是有着某种图腾的象征意义,可是这尊雕像我怎么也看不出他究竟是哪个天神。

    看老国王苦着一张脸,我也就没有张嘴再问这雕像的意义。我担心即使问,恐怕他也没心情给我解释雕像的渊源和来历。

    老国王此刻的心思全在那封信上,那封信上的内容已经使他彻底陷入崩溃。

    除雕像之外,议事厅里靠墙摆着几个书架和柜子。

    那雕像的位置就在我和书架之间,既然笑声的来源就在我身后,那么他一定是藏在书架里面。

    我像疯了般的猛然站起身,朝着书架走去,走到书架跟前,我才发现,书架上除了书以外,什么都没有。

    可是我确信自己听见那笑声了,于是四下里寻摸,什么窗户、柜子、桌子下面统统找了一遍,由于我很着急,动作不免粗暴了些,翻书架的时候,手劲大了点,结果,碰倒了一个书架,整个书架的书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看着被我搞得满地狼藉的议事厅,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摇头道,“没有,不可能的!他一定在这里!”

    小伙伴们惊讶地看着我,齐声道,“路飞,你在找什么?”

    我使劲地揉着太阳穴,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其实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一个人还是一只乌鸦,我只知道自己是在找左维忠,那个冷血残酷的家伙,我知道他应该就在这里,我只见过他两次,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样子除了人形就是那只乌鸦,当然也保不齐他还会以其他的什么样子出现。

    可是我感觉他就在这间屋子里,因为我听见他的笑声了,他那可怕的笑声我记一辈子。

    我使劲揉着发胀的太阳穴,鼓起勇气问道,“你们听见他的笑声了吗?”

    赛璐珞白了我一眼,“路飞,你又在发什么神经?什么笑声?你幻听了吧?”

    我跳起来吼道,“不!我绝对没有幻听,我真的听见左维忠的笑声了,他的笑声就跟我困在废井里时听见的一模一样。”

    “没注意,可是我们都没听见。”

    所有人一起摇头。

    尼玛,太坑了吧?

    难道说听见那笑声的就只有我一个人吗?

    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可事实就是这样,只有我听见。

    赛璐珞见状,冷哼一声,“都别理他,他经常这样的,莫名其妙地发神经。”

    梁景辉走过来,关心地问道,“路飞,你怎么了?看上去脸色这么差?”

    我无力地摇摇头,“我没事,你们继续谈你们的。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谈话。”

    一想到那可怕的家伙很可能也在这里,我就感到浑身发冷,如何向大家解释我现在的感受呢,也许在他们看来此刻的我就像个做出莫名其妙举动的疯子,可是我想说是如果他们也像我一样曾经被那残忍冷血的家伙卡住脖子并且在死亡线上徘徊过的话,他们也会做出跟我一样的举动。

    看着大家奇怪的眼神,我知道自己又被孤立了。在这种情况下,再多说什么也是无益,于是我在心里安慰自己,因为他们谁都没见过左维忠,见过他的人只有我,所以我会对他的一切都比较敏感,当然这一切也包括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