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今天的天气好的没话说,如果没事,在这种风轻云淡的天气里骑着仙鹤遨游天际是再好不过的美事。

    只可惜,他们非要急着要赶回去。光是我一个人,兴致再好又有什么用。

    我们一行人刚回到梁家大宅门口,正好遇见梁锋急匆匆地往外走。梁锋看上去满怀心事,神色慌张。

    梁景辉迎上去问道,“父亲,您是要出门吗?”

    梁锋一看见我们就着急地大喊,“景辉,你们几个去哪里了?我这正找你们呢。”

    梁景辉诧异道,“父亲,我们不是去找路飞了吗?您忘记了?”

    梁锋道,“对,想起来了,你们走的时候还跟我打招呼了呢。看来我真的老了,记忆力衰退了。”

    我不好意思地道,“伯父,真的很抱歉,大早起就麻烦大家一起找我。”

    梁锋笑道,“没事,找到就好。”

    梁景辉见梁锋神色有异,立刻关心道,“父亲,您看上去有心事。”

    嘴快的赛璐珞上前问道,“伯父,您刚才说正要找我们,找我们做什么啊?”

    梁锋拍拍脑门,笑道,“看我刚才一着急,都把正事给忘了。早起你们几个出门去找路飞,老国王派人来让我赶紧进宫,说有要事商量,还特意强调一定要带上风如初。”

    风如初听得一头雾水,“还特意要求带上我?”

    梁锋点点头,“是的。”

    风如初道,“师父,老国王召您进宫商量大事,干嘛还带上我?”

    梁锋摇头,“不知道啊,所以我正着急找不到你,打算自己一人去看看呢,没想到,这节骨眼上,你就回来了。”

    听完梁锋的话,我们几个小伙伴面面相觑,老国王找梁锋商量国家大事,实属天经地义,因为梁锋是国师,可是老国王要求国师梁锋带上风如初一起去,这是几个意思?

    风如初既不是金象国人又没有任何职位,而且风如初马上就要离开金象国回到自己的国家万叶国去了,这会子找他还真令人莫名其妙。就算他以前是麝月公主的贴身侍卫吧,可也在两年前就离职不做了呀?总之,老国王让梁锋带着风如初去见他,简直让人如坠五里雾,摸不着头脑。

    高鹏道,“伯父,路飞昨晚失踪,其实是被左维忠绑架了。”

    梁锋愕然道,“啊?左维忠?就是万叶国的前国师吗?他不是昨天还来庆典制造混乱,拧碎了舞狮双胞胎的腿吗?”

    高鹏点点头,“就是他。路飞因为昨天在庆典上指证左维忠拧碎舞狮双胞胎兄弟的腿而遭到绑架,他原本打算杀了路飞报私仇的。”

    梁锋道,“这个左维忠还真是心黑手狠。”

    高鹏道,“看来老国王这次紧急召见您,一定也跟左维忠有关。”

    梁锋道,“这还真不知道,老国王派来捎口信的人也没说是因为什么事召见我。”

    梁景辉道,“父亲,那咱们赶紧进宫吧。趁着大家都在,一起商量下应对左维忠的办法。他不是已经跟路飞摆明了下次要对付咱们吗?”

    我点点头,“是啊,左维忠刚才杀我不成,临走的时候说下次一定要让我们一个都跑不了。”

    李元泰道,“那事不宜迟,赶紧走。”

    于是,我们一行人加上梁景辉的父亲梁锋骑着仙鹤一起赶往王宫。

    王宫的议事厅内,老王国正焦急地踱来踱去。

    一见我们进去,老国王立刻吩咐侍女们看座倒茶。

    梁锋哪有心情喝茶,上前揖道,“国王陛下,有何事急招微臣进宫商议?”

    老国王颤颤巍巍地递给梁锋一封信道,“国师,请看这封信。这信是我一早在书房内发现的。”

    风如初道,“老国王,听师父说,您还要求我和他一起来见您,究竟是什么事?”

    老国王皱眉道,“你们先看信,看完再说。”

    梁锋狐疑道,“这信究竟是谁写的?”

    老国王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多谈,只说一句自己看信。

    这下子搞得我们更好奇了,谁写的信都不能说,老国王也太夸张了吧。

    赛璐珞要叽歪什么,被高鹏用眼神制止了。

    我瞪了她一眼,冷笑道,“三八,这里可是王宫,禁止大声喧哗。”

    赛璐珞鄙夷不屑地看了我一眼道,“好女不跟男斗。”

    我还想再损她几句,可是看着老国王唉声叹气的模样,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此刻,老国王看上去愁眉紧锁,使得原本就瘦小的他看上去更加老态龙钟。看样子,这信把他折磨得够呛。

    这信上究竟有什么内容会让老国王这么紧张呢,昨天的庆典上,我记得老国王还笑的像个弥勒佛,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这只一夜的工夫,竟然就变成这样,看上去恨不能老了十岁。

    梁锋接过那封信,我们几个小伙伴一下子凑了上去。

    那信是一张精致的短笺,信纸是浅蓝色的,有股淡淡的郁金香的香气,信笺上挺秀的字迹看上去很潇洒很飘逸。

    梁锋把它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以便于我们所有人都看得见。

    信上写着:

    尊敬的金象国国王:

    近来可好?

    我是万叶国的国王左维忠,我已获悉万叶国的罪人金英勋之子金俊雄就藏匿在金象国境内,化名风如初。近年来,万叶国一直致力于剿尽本国的叛党余孽,恭请老国王陛下交出罪人之子风如初,罪人金英勋生前荼毒百姓、横征暴敛、欺压邻国,致使民不聊生怨声载道,故而诛之以立明君。有其父必有其子,其父心若蛇蝎,子必不可留。所以万叶国决定逮捕其孽子以正国法。

    近日,听闻风如初为娶麝月公主为妻大闹金象国,实属大逆不道之行为,麝月公主贵为金象国神女,岂能被贩夫走卒娶做妻子?

    综上所述,恭请老国王交出罪人之子,一来为协助万叶国剿尽余孽,二来为雪麝月公主被辱之仇。

    望老国王协助本国,于三日内交出罪人金英勋之子金俊雄。

    如若不然,金象国将被万叶国视为敌国,不日将起兵攻打,后果自负。

    信笺的落款处写着左维忠三个大字。

    看完这封信,我们全都傻眼了。左维忠的动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