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即,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身影自井口缓缓落下。

    李元泰那张丰神俊朗的帅脸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哇,李大仙,你简直帅呆了,这么深的井你直接就飞下来了。”我半是惊讶,半是拍马屁,人家特意下来救我,怎么也得说句好听话。

    李元泰笑道,“这算什么,走吧。”说罢,他抓住我的手,掠起身形,飞出了废井。

    我就听见耳边风声呼呼响,眨眼间,已经到了废井外面。

    等我在井边站稳脚跟,才发现今天的天气不要太好,阳光明媚,清风拂面,四下里一张望,果然是杳无人烟的不毛之地。

    左维忠这可怕的家伙说打算把我困在这废井里饿死还真不是吓唬我。如果不是小伙伴们赶来救我,指望过路人来救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就这种鬼地方,估计八百年也来不了一个人。

    我惊讶地发现,站在井边焦急地等待我上去的人除了我的四个小伙伴之外,还有风如初和念念,当然还有梁景辉。

    其他人也就算了,让可爱的念念看见我这么狼狈,我的脸腾地一下子红了。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是灰头土脸、憔悴无比。

    我赶紧迎上去客套一下,“风如初,念念,你们也来了,真是不好意思。那个,不是说你们今天一早出发回万叶国吗?”

    风如初照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严肃道,“我们本来是打算今早出发的,可是一大早就听说你失踪了,于是临时决定帮着大家一起找你。”

    我不好意思地看了念念一眼,抓抓头皮,“麻烦你和念念找我,打乱了你们的行程,真的很抱歉。”

    念念眨眨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笑道,“不要紧,你没事就好。刚才真把我们急坏了。”

    赛璐珞听了,立刻跳着脚道,“路飞,啊?人家风如初和念念帮忙找你,你就脸红不好意思。我们四个找你就是应该的,对吧?你动不动给大家添麻烦,从来没见你跟我们四个道过歉。”

    阿呆道,“路飞,这次不是我不帮你,我们四个辛苦找你,你一出井口,就先跟风如初和念念道歉,这实在是有点过了。”

    我白了赛璐珞一眼,冲着阿呆吐吐舌头,咳咳两声,转向李元泰露出萌笑,“对了,李大仙,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李元泰笑笑,“有侦察蝶,找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一直没有发言的高鹏忽然问道,“路飞,你是怎么掉进这口废井的?昨晚,你不是跟我们一起睡觉的吗?”

    于是我把昨晚半夜听见怪声之后,睁眼发现女人的影子,然后走出去看见紫鸢公主,之后昏迷,醒来发现自己在废井里,左维忠又打算掐死我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咔咔

    风如初左手托着的骷髅头忽然响了两声,我知道这是小白又要开口说话了。

    风如初道,“小白,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跟大家说吧。”

    骷髅头道,“好的,主人。那么,路飞,昨晚你真的看见紫鸢公主了吗?”

    我兴奋地点点头,“千真万确,那美女长着一头浅紫色的长发和一双紫罗兰色的凤眼,那头发像紫色瀑布一样美丽,她就像百花仙子那么美。”

    赛璐珞咳咳两声,“路飞,我看你是一看见美女连命都不要了吧?然后你就自说自话地跑到屋外,跟着美女走了。”

    我用手指着她的鼻子道,“STOP!三八,我在这里强调一下,我见到她之后并没有跟她走,而是闻到一股异香就晕过去了。”

    赛璐珞冷哼一声,“还不是一样,还不是你自己贱。如果你不开门跑出去,能闻到那股异香吗?不闻到那股异香,你能晕倒吗?”

    赛璐珞这死贱人的话虽然噎人,可是大半夜的,我的确不该自己擅自开门跑出去,想想确实是自己理亏,于是我咬咬牙,咽下这口气,没有骂回去。

    风如初道,“可是我母亲早在十八年前就去世了,你怎么可能在昨晚看见她呢?”

    我抓抓头皮,“其实到现在,我也没想通昨晚看见的紫鸢公主是人还是鬼,关于昨晚的一切,感觉全是朦朦胧胧的,就像是梦中所见,不像是真实发生过的。说实话,昨晚我真不该自己跑出去,要是叫上李元泰的话,他应该能看出紫鸢公主是人是鬼。其实关于昨晚我看见紫鸢公主的事,大家也别纠结了,也许我只是做了个梦,恰巧梦见了她而已。大概是这两天听了太多关于她的故事的缘故。”

    看着风如初皱着眉头的模样,我知道这样一个解释显然不能使他信服。

    骷髅头道,“主人,看来我的推测完全正确。路飞当面指责左维忠,他居然没有否认,看来十八年前导演了那场战争的人就是左维忠,他为了篡权设下计谋害死了你父亲,然后诛灭了所有同党。”

    风如初恨道,“这左维忠果然心狠手辣。”

    李元泰道,“幸亏咱们来的及时,否则刚才路飞也得死在他手里。”

    我抹了一把冷汗道,“是啊,要是你们再不来救我,我和大家恐怕只能在招魂仪式上见面了。”

    说到招魂仪式,李元泰和高鹏立刻哈哈大笑。

    李元泰道,“招魂仪式?你想的有点多。”

    赛璐珞凑近我的脖子仔细看了一眼,之后尖叫道,“你们快看,路飞的脖子都被左维忠掐得青紫青紫的。”

    高鹏道,“左维忠,看样子他已经开始行动了。我总觉得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我点头,“是的,刚才他临走之前,还威胁我说,下一次让咱们一个都跑不了。”

    李元泰道,“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先回去。”说罢,他伸手从袖中拿出一只纸剪的仙鹤,对着仙鹤轻吹一口气。

    那仙鹤立刻变作一只巨鸟,身高十数丈,双腿粗若铜柱,毛色白若霜雪,头顶一撮红毛,这只巨鸟迎风展翅,发出咯呀咯呀的叫声,在荒地上跳起舞来。

    舞毕,屈下双膝,展开双翅,似乎在邀请我们坐在它背上。

    李元泰笑道,“都说了不用跳出场舞了。”

    仙鹤咯呀咯呀地叫了两声,像是在说我就要跳。

    李元泰无奈道,“好吧,你爱跳就跳吧。”

    于是,我们一行人坐在仙鹤背上,仙鹤展翅朝着梁家大宅飞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