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左维忠不断发表疯狂言论的时候,那只浅紫色小鸟一直木然站在他左肩上,像是一只小鸟标本似的,一动不动,可是我知道,它是活的。它那双狭长的紫罗兰色双眼瞬也不瞬地盯着我。

    那只小鸟是在同情陷入困境的我吗?

    它是否已经预见到我悲惨的命运了?

    既然我落在他手里,要想活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想想那对舞狮双胞胎被拧碎的腿骨,我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一对没有招惹到他的舞狮双胞胎尚且被他拧碎了腿骨,更何况我这个扬言要抓住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

    横竖都是死,不如硬气一点,好歹咱也是个爷们,不能让他看扁了。

    就在我打算鼓足勇气,跟他拼命的时候,却他听见悠然道,“可是令我想不通的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原来他神神叨叨地扯了半天,其实心里还在纠结我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也许是紧张到了极限反倒会使人鼓起勇气,我挺起胸膛,朗声道,“左维忠,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十八年前做的所有坏事。”

    “十八年前?小崽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十八年前你还没出生吧?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居然说这种话,真是太可笑了。”

    听到我说起“十八年前”,他果然怔了一下,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继续发出瘆人的笑声。他显然对我起了戒心,刚才他还称呼我为“年轻人”,此刻已经变为难听的“小崽子”。

    看来他对十八年前自己做的坏事还很敏感,我一提,他立刻就想起来了。因为我发现他的眼神中有复杂的神情一闪而过,那复杂的神情里包含了困惑、惊讶和得意,当然,主要是得意,他对自己十八年前做的事一定感到很自豪。

    尽管那复杂的神情只是一闪而过,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于是我清清喉咙,朗声道,“十八年前,你挑拨邻国和万叶国的关系,策划了那场战争,设计害死了万叶国的国王,就是为了自己能荣登国王的宝座。结果你小人得志,如愿以偿。在你的计谋得逞之后,你又设计害死自己的同伙金利明和杨守志,为了永久保守你肮脏的秘密,你不惜把同伙金利明和杨守志及其部下株连九族。你这种卑鄙小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这一次,左维忠没有笑,他收起脸上得意的表情,略带惊讶地盯着我,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射出的寒光似乎能把我一口吞下去。

    他伸出铁钳般的大手,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拎了起来,然后他把脸凑近我的脸,恶狠狠地盯着我。

    他的力气大的惊人,我感到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地了,我努力踢着双脚,踹得井壁啪啪直响。

    他那高耸的鼻梁几乎挨着我鼻子,我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更听得见自己嘭嘭的心跳声。

    “小崽子,这一切你都是从哪里听说的,嗯?”

    我终于让他感到紧张了吗?

    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我居然有几分得意。

    “那你管不着了,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他扬起脖子。再次发出瘆人的笑声,“小崽子,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你该知道若想人不知的方式,并不是除非己莫为。”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立刻冷冰冰地看着我,那眼神让我瞬间感到浑身冰冷。

    我使劲挣扎,想要摆脱他铁钳般的大手,“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可是我和他的身高体格悬殊太大,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的挣扎等同于一只小母鸡在跟大灰狼较劲。而且我挣扎的结果是,那只卡在我脖子上的手勒得越来越紧。

    他继续加大手劲,把我拎得更高一些,勒得我连气都喘不匀了。

    “放……开我!”我听到自己声音已经变成了可怜的呻吟。

    这时候,他再度把脸贴过来,用那双邪恶深邃的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我,“小崽子,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若想人不知的正确方式是杀了知情人,杀光所有的知情人!你明白吗?”

    他吼出这句令人战栗的话之后,再度发出瘆人的笑声。

    “杀光所有知情人!懂吗?”

    他似乎还怕我没听明白,把那句可怕的话再次大声强调了一遍。

    然后他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缓缓道,“杀光所有知情人,然后再挖一个万人坑,把他们全都埋了。这样就彻底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了,因为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严的,就让他们把所有秘密都带进坟墓吧。”

    我注意到,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站在他左肩上的那只浅紫色的小鸟再次开始颤抖。

    看着此刻他脸上狰狞的表情,我立刻明白骷髅奴小白的分析绝对正确,风如初父亲的死是他阴谋的一部分,他就是为了篡权策划了战争,导演了整部杀死国王、国师上位、诛灭同伙的好戏。

    一想到自己现在正在被这样一个可怕的人卡住脖子,我立刻战栗不已。

    “怎么?小崽子,你患了哆嗦症了吗?”他的话里满是挑衅。

    接下来,他说的话更加让我感觉入坠冰窟,“现在,你该好好体验一下若想人不知的正确方式了,小崽子,你知道的太多了,知道太多的人往往活不长,就让我来送你下地狱吧!”

    于是,我感到卡在脖子上的那只手越勒越紧,我感到呼吸困难,我伸出双手想要掐住他的脖子,可是我发现自己已经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了。我的手软得像面条,还没摸到他的脖子就软绵绵地滑了下来。

    而且此刻,我眼冒金星、头晕目眩,恶心得想吐又吐不出来,可是那只卡在脖子上的手还在用力。

    我知道我快要被他掐死了,迷迷糊糊的,我听见自己的手和脚软绵绵地碰撞墙壁的声音,那是我对生命最后的一点执着和挣扎。

    弥留之际,不知为什么,我会忽然把目光转向那只站在他左肩的浅紫色小鸟,我发现它再次流出了眼泪。

    耳边再度响起那恶魔的声音,“小崽子,你知道的太多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