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最近总把章节序号写错,上一章是第240章,我写成了第230章,我没有重复章节,请大家放心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四周的光线十分昏暗,只有头顶有一道光柱照下来。

    我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浑身绵软无力,我用手撑地打算坐起来,却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戳中掌心,疼得我哎呀一声,低头一看,掌心居然被扎破了皮,我用嘴把伤口流出的鲜血吸干净,吐在地上。

    借着头顶那道光柱的亮光,我这才发现身下全是碎石,我刚才是被一块碎石尖锐的棱角扎了一下。

    掌心戳伤的疼痛感提醒了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记得自己之前不是好端端地在梁锋家的客房里睡觉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吃惊地看着四周满是灰尘的墙壁,我感到自己正在一个圆柱形的建筑物里面,这圆柱形的直径也就两米不到的样子。四周没有门窗,只有顶部一个开口,光柱就是从顶部开口照进来的。

    什么样的建筑物会是圆柱形的呢?我努力在脑海中搜寻各种圆柱形的建筑物,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塔,可是塔的话,也应该有门窗啊,而且塔也不可能顶部有开口,所有的塔都是有一个漂亮的尖顶的,我绝不可能是在一座塔里。

    我扶着满是灰尘的墙壁站起来,才发现自己浑身酸痛。

    我抬头仔细看着那道光柱,再看看四周,我拍拍脑袋,哑然失笑,这哪里是什么建筑物啊?

    世界上哪有直径为两米的圆柱形建筑,而且还是没有门窗、只有顶端一个开口的建筑物。很简单,因为这根本不是个建筑物。

    我明白了,自己现在应该是在一口废井中。

    井底满是碎石,咯得我的脚很不舒服。

    目测了一下,这口井至少有十米深。

    井壁上露出难看的青砖,我攀住青砖,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爬,可是爬了几次,均以失败告终。那些青砖之间看上去缝隙很大,可是抓不牢,每次我爬到两米多点就会因为体力不支摔下来。如此摔了几次之后,我的手指上也磨出了血泡,一碰就痛的钻心。

    再一次攀爬失败之后,我无力地跌坐在井底咯得屁股生疼的碎石堆上,累得直喘气,这次,我实在是一点力气都没了。

    我揉着发胀的太阳穴,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我怎么会在这口废井里呢?

    井底阴寒的气息像是能渗入骨髓,冻得我瑟瑟发抖。

    人在阴寒的环境中更能快速地清醒,我也终于想起昏迷前的许多事。

    我想起自己好端端地躺在床上睡觉,后来听见奇怪的嚓嚓声,然后看见映在窗纸上的美人影子,然后我禁不住美人的诱惑,走出门外,看见一个长着浅紫色长发的美女,这美女长着一双跟风如初一模一样的狭长的紫罗兰色凤眼。

    我确定那美女就是紫鸢公主,也就是风如初的生母。

    一想到那美的如同百花仙子般的美人,我立刻感觉头疼欲裂。

    关于昨晚最后的记忆就是看见那美人朝着我款款走来,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记得在昏迷之前,我好像还闻到一股异香,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一醒来,我就莫名出现在这个阴森恐怖的废井里了。

    昨夜所见的紫鸢公主和这个废井会有什么联系吗?不管怎样,我是因为昨夜看见她之后,醒来才发现自己被困在废井里的。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紫鸢公主,浮现在我眼前的除了那个有一头浅紫色长发的美人之外,还有那只长着浅紫色羽毛的诡异小鸟。

    可是风如初的母亲不是早就死于十八年前的战争吗?我怎么会在昨晚看见她呢?我是在梦中见到她还是看见了她的鬼魂?

    一想到昨晚看见的紫鸢公主很可能是个鬼魂,我就禁不住瑟瑟发抖。尽管之前我见到过秦小小的魂魄,可那次是跟高鹏和李元泰在一起,不是我一个人,而且秦小小虽然做了鬼,也并没有变为厉鬼,她看上去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依旧美丽可爱,所以我并没觉得害怕。

    可是昨晚我看见紫鸢公主的时候,身边可是只有我自己,都怪我,被映在窗纸上的窈窕身影吸引,又自说自话地跑出去,单独行动。所以现在才会被困在井底。果然是俗话说得好,色字头上一把刀,我现在可不就是跌进陷阱了吗?

    大概是昨晚离奇的遭遇,再加上井底刺骨的阴寒,我感到害怕极了,而且我现在力气已经用光了,我看着自己满是血泡的双手,孤独和绝望顿时攫住了我。

    这么深的井,我是不可能指望自己能爬出去了,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求救。

    于是我扯开喉咙大声喊了起来,“有人吗?救命啊!救命啊!”

    这井还不算太深,我期待附近有路过的人能听见的求救声。

    可是喊完之后,我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上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他喵的是什么鬼地方,居然连一个路人都没有,不会是杳无人烟的荒郊野外吧。如果是的话,我只能等死了。我知道,被困在这个废井里,没吃没喝,再加上井底阴寒潮湿的空气,我估计连三天都熬不过就得去地府报道了。

    试想一个八百年无人经过的废井,我他喵的就是喊破喉咙也没用啊。

    饶是如此,也只能喊了,万一有人路过呢,我不就得救了吗?

    抱着这种侥幸的想法,我继续扯开喉咙大喊。

    “高鹏!李元泰!阿呆!你们都在哪里啊!来救我啊!”

    此时此刻,我最想念的还是我的小伙伴,当然更多还是悔恨,后悔自己又单独行动。

    我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在四野里回荡,上面应该很空旷,于是我更加大声地呼救。而且是不歇气地一直喊下去,喊着喊着,我感到自己喉咙发干,声音也逐渐变得嘶哑,可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尽管越来越绝望,可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被困在井底,即使喊哑了喉咙也还是要喊下去。

    我从现代社会穿越到远古,就这么困死在废井里,这种死法也太没有价值了吧。一想到我父母还在家里等我,我就必须得想办法从废井里出去。

    喊!继续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