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锋父子跟我和四个小伙伴互道晚安之后,就立刻回房休息去了,风如初和念念也心事重重地离开了房间。

    此刻房间里就剩下我和四个小伙伴,他们在庆典上玩了一天,之后又守候在我身边,一直没有休息,倒是我,自从在庆典上昏迷之后,就一直在睡觉,现在的我困意全无,怎么也睡不着。看着他们熟睡的样子,我说不出的羡慕。

    想起庆典上的怪人和小鸟,以及有关于他们的复杂离奇的故事,我愈加地睡不着了。于是我开始从头到尾梳理整件奇怪的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屋内的蜡烛早就吹熄了,空气中只剩下一股浓郁的蜡烛气味。

    窗户早被我关得严严实实,明亮的月光把屋外的树影静静地投射在窗纸上。

    半夜里,忽然起了风,呜呜嘶叫的夜风裹挟着夜的寒气吹得薄薄的窗纸哗啦哗啦直响,夹杂着夜枭的叫声,听了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呜呜的风声和夜枭瘆人的叫声让人感到浑身发冷,我团起身子裹紧被子,干脆连脑袋也一起蒙上,然后打算数数强迫自己睡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嚓嚓嚓

    一种类似尖锐指甲抓在窗纸上的声音,尽管我把脑袋蒙在被子里,可是那奇怪的声音还是不断地灌进我的耳朵。我似乎可以想象此刻正有一只长着尖锐长指甲的手正在划拉薄薄的窗纸。

    听声音判断,那应该是一只枯干若鸟爪般的手,也许还长满了黑毛,正一下下地、漫不经心地划拉着窗纸。

    我感到头皮发麻,蒙着被子,大气都不敢出。

    可是那嚓嚓声似乎并未打算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有节奏地划拉下去,那声音搞得我心里毛毛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噌地一下子掀开被子,望向窗户。

    结果,令我失望的是,我看见的只是被月光静静地投射到窗纸上的树影,哪有什么长着黑毛的爪子。

    我再竖着耳朵仔细听听,哪有什么嚓嚓声啊,看样子,是我多虑了。

    我噗嗤一声乐了,我想自己是太紧张,紧张到神经过敏,开始听见不存在的声音了。

    听见不存在的声音,这在医学上应该属于幻听吧。

    据说人类紧张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出现幻觉和幻听。

    我苦笑一下,打算蒙上头,继续睡觉。

    可还是睡不着,干脆数数吧。

    我现在真心恨自己白天睡的太多了,以至于现在睡不着。

    可是当我数到第24的时候,那奇怪的嚓嚓声又出现了。

    我立刻停止数数,竖起耳朵仔细听。

    没错,就是这嚓嚓嚓的声音,那种类似尖锐指甲抓在窗纸上的声音。绝对没有错,这一次,绝不是幻听。

    这一次,我吸取教训,没有噌地掀开被子,而是把被子悄悄地拉开一条小缝,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窗户。

    果然,我看见除了被月光静静地投射到窗纸上的树影之外的其他东西。

    那是一道映在窗户上的影子。

    然而,那并不是一只长着黑毛长指甲的爪子的影子。

    令我感到震惊的是,此刻映在窗纸上的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影子。

    怎么会是一个女人的影子?

    在拉开被角偷看以前,我想象过各种可能映在窗户上的影子,可是绝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女人的影子。

    那分明是一个女人的侧影,她有着披散飘逸的长发、丰满的身材和盈盈一握的纤腰。

    尽管映在窗纸上的只是她的影子,我相信影子的主人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

    我想我是因为看见美人的影子就彻底晕眩了,居然没有去细想一个美人怎么会发出类似尖锐指甲抓在窗纸上的声音,难不成挠窗纸的就是这美人吗?

    有趣的是,那嚓嚓的怪声再次消失了。

    在窗纸上映出美人影子的同时,嚓嚓的怪声也停止了。

    如果挠窗纸就是这个美人,那么她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想要寻求帮助。

    一想到寻求帮助的是个美人,我的恻隐之心顿起。

    这时候,窗外似乎传来美人的叹息声。

    这微弱的叹息声夹杂在呜呜的风声和夜枭瘆人的叫声中,细弱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可是被我捕捉到了。

    如此月夜,她一人在窗外叹息,一定是有难处。我愈发肯定这一点。

    也许是看着小伙伴们睡得太香,我不忍吵醒他们,也许是我更想独自在月光下欣赏美人,于是我穿衣下床,轻手轻脚地打开了房门。

    我想我敢于独自开门出去,主要是因为美人当前,我完全放松了戒备。

    要知道,男人在美人面前通常是会放松警惕的。

    至于放松的程度当然是跟美人的姿色成正比。

    所以那些长的国色天香的美人通常很容易达成自己的目标,因为她一开口,自然有无数男人为她赴汤蹈火。

    随着房门的打开,屋外的月光一下子洒在我身上。

    皎洁的月光把屋外照得亮如白昼。

    月光下,果然站着一个身材婀娜、穿着白色曳地长裙的美人。

    我一看那美人的样子,立刻惊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那美人长的就如同百花仙子那样美丽,可是光是美丽的话,并不足以使我震惊。

    令我震惊的是,美人有着一头浅紫色的美丽长发,那如瀑布般的美丽长发被夜风吹得猎猎飘动,她眨着一双狭长的紫罗兰色凤眼瞬也不瞬地看着我。

    我忽然感到双腿发软,连大气都喘不匀了,半天才哆哆嗦嗦地挤出一句,“紫……鸢公主。”

    接下来,我好像闻到一股异香,立刻感到眼皮发沉,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我看见美人朝我缓缓走过来,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绵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眼前美人的影像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唯一清晰的是她浅紫色的长发和紫罗兰色的双眸,那长发在我眼前飘啊飘,眼睛在我眼前眨啊眨,到最后,连这两样也变得模糊起来,我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影子,就跟我拉开被子偷看时看见的一模一样。

    到最后,我只能看见一道婀娜的女人的影子。

    渐渐的,连那团影子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我终于放弃挣扎,闭上眼睛,再次陷入昏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