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锋一说起往事就刹不住闸,听着他絮絮叨叨地说起十八年前的事,风如初的内心更加焦躁不安,因为此刻浮现在他眼前的是被人陷害致死的父亲和已经故去的母亲,这两人一个贵为万叶国国君,一个美的宛若百花仙子,他们是他至亲至爱的人,可是他竟然在自己尚在襁褓之时便失去了他们的爱护。

    关于十八年前的那场战争,只有骷髅奴小白和梁锋才有发言权,因为那时候梁景辉和念念都未出生,而风如初也只是个小婴儿。至于我和四个小伙伴更是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们当时不但还未出生,而且即使出生了也是在另一时空,跟他们完全不在一个时间节点上。

    奇怪的是,之后,骷髅奴小白并没有跟梁锋一起探讨十八年前的往事,而是一直沉默,它似乎正在思考什么更严肃的问题。

    风如初道,“不!我绝不相信我父亲是个欺压百姓和邻国的暴君。”

    骷髅头道,“我都说了,这一切就是个阴谋。整件事情,最有可能的就是左维忠导演了这场战争,他先是花重金收买了金利明和杨守志,对他们许以高官厚爵。利用金利明和杨守志到邻近的部落和国家去散布谣言,然后在国内外拉帮结派、广罗党羽,时机成熟,立刻发动战争,其实这起战争的主谋很可能就是左维忠。左维忠在金利明和杨守志击败了你父亲之后,又设计除去了他们,连带着把他们所有部下株连九族,然后他再以平叛功臣的形象稳坐万叶国第一把交椅。”

    风如初怒道,“这个左维忠真是太狠毒了。”

    梁锋道,“这就叫做无毒不丈夫,现在金利明和杨守志及其手下全都被株连九族,当时的具体情况就再也无人知晓了,我们再怎么说也只能算是猜测,因为死无对证。”

    风如初长叹了一口气,“小白,看来,咱们还是赶紧回到万叶国去好好调查一番。”

    骷髅头道,“这个自然是要好好调查一番的。”

    梁锋叹气道,“调查自是可以的,就怕是很难找到证据,因为知情人全都被杀了。”

    既然所有知情人都死光了,那么调查的艰难可想而知,形势显然不容乐观。可是谁也不忍心打击风如初查清父母被害原因的热情,全都缄口不语。毕竟距离那场战争,已经过了十八年,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在十八年漫长的时间里,万叶国又会有多大的变化呢?

    屋内的氛围再度变得沉默压抑。

    骷髅头叹气道,“可是刚才听路飞说,那只叫做紫鸢公主的小鸟长着一身漂亮的浅紫色羽毛,这不是很奇怪吗?”

    风如初道,“奇怪什么?”

    骷髅头道,“主人,因为你母亲就有一头浅紫色的美丽长发,而且你母亲的眼睛跟你一样,也是紫罗兰色的。”

    啊啊啊

    小白的话再次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原来这只小鸟不但眼睛跟风如初的眼睛长的一模一样,它的名字也跟风如初的母亲一模一样,最不可思议的是它羽毛的颜色也跟风如初母亲的头发一模一样。

    这一切也太奇怪了吧?

    果然这只小鸟很有问题。

    我开始佩服自己的观察力,如果我当初被怪人撞了之后,没有回头看或者只是回头看了怪人而没有注意小鸟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现他们的诡异之处。

    这只令人匪夷所思的小鸟的确让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就连见多识广的李元泰和推理狂魔高鹏都紧皱眉头,缄默不语。怪人和小鸟就像是一道难解的推理习题困扰着所有人。

    除了阿呆还在低头鼓捣他的时光穿梭机以外,所有人都在琢磨那只诡异的小鸟。

    阿呆一直低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好像天塌下来都跟他无关。也许在阿呆看来,鼓捣好时光穿梭机,早日重返现代社会,才是头一等的大事。

    骷髅头咳咳两声,“那个叫做路飞的少年,我还有问题要问你。”

    我笑道,“问吧。”

    我知道小白特意问我的问题,一准都是关于怪人和小鸟的,因为整个庆典那么多人,我是唯一一个见到他们的人。

    果不其然,骷髅头道,“路飞,你一直说那个怪人长的像吸血鬼,能否具体地描述一下他的长相呢?”

    我点点头,“当然可以,那怪人身材高大,相貌十分英俊,长的高鼻梁深眼窝,绝不是汉族人的样貌,富含贵族气质,看上去很像传说中的德古拉伯爵。”

    骷髅头听了,立刻激动地道,“左维忠!你看见的怪人一定是左维忠!因为他不是汉族人,所以容貌跟咱们不一样。其实我应该早就想到那怪人就是他。”

    风如初道,“啊?左维忠果然有问题,金象国的庆典又没有邀请他,他跑来把舞狮双胞胎拧碎故意制造混乱,不是存心搞破坏吗?”

    梁锋道,“如果那怪人就是左维忠的话,我想他大老远跑到金象国来凑庆典的热闹,不会只是为了拧碎一对双胞胎的腿骨那么简单。他一定还有别的阴谋。看来,我得赶紧跟老国王商议一下,增加守卫王宫和夜间巡逻的士兵。”

    一听到左维忠的名字,所有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因为就在几分钟前,左维忠还只是一个在十八年前战争中扮演着神秘角色的家伙,不期然,这种故事里的怪人原来近在眼前,尤其是我,立刻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一想到在白天的庆典上跟我身挨身肉贴肉的怪人很可能就是十八年前导演了一场残酷战争的家伙,我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骷髅头道,“那么,照眼下的情形看起来,左维忠此次潜入庆典制造混乱,势必还有别的阴谋。主人,咱们必须赶紧回到万叶国去,”

    风如初冷笑道,“好的,小白。那咱们明早立刻动身好了。我也迫不及待地想要会一会这个万叶国的新国王呢。”

    梁锋道,“那好,时间不早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