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分钟,风如初就手托他的骷髅奴小白跟在急急火火的梁景辉身后进屋了,紧跟在他俩身后的是梁锋和可爱的念念。

    风如初照旧是一张不苟言笑的臭脸,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样子。

    可是念念一进屋,我立刻觉得整间屋子都亮堂起来了,以前在书中看见美人娇艳的容颜能使得蓬荜生辉,我还不信,现在我是深切地感受到了。有念念在,屋内原本的沉闷和不快一扫而光,宛如一阵清新的风拂过一池的荷叶,令人感到清爽而宁静。

    看着念念可爱的笑脸,我也立刻把刚才跟赛璐珞的争吵抛之脑后。

    同样是妹子,给人的感觉差距也太大了吧。赛璐珞总是让人变得起急冒火、抓狂,恨不能跟她动手,大战三百回合。而念念就不同了,每次看见念念总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像念念这么可爱美丽的少女有谁舍得跟她吵架惹她生气呢?

    风如初脸上的表情依旧像冰一样冷,他走近我,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找我?”

    我看着他那双狭长的紫罗兰色眼睛紧紧盯着我,我忽然想起了那只紫色小鸟的眼睛,真的是一模一样,我不由地呆住了。

    梁景辉见状,拍了我一下,“路飞,你不是说找风如初有事要问他吗?”

    我这才清醒过来,咳咳两声,掩饰自己的失态。然后我把庆典上见到的怪人和小鸟的事从头到尾详细地叙述了一遍。

    可是当我激动地把庆典上的见闻再次说了一遍之后,屋内又一次陷入沉默。

    风如初苍白的脸上依旧是毫无表情,他那双紫罗兰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看得出,他正在思考。

    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盯着风如初,期待着他能从那只诡异的小鸟身上发现什么秘密。

    风如初沉吟半晌之后,咳咳两声,朗声道,“你是说那只小鸟眼睛的颜色跟我的眼睛一模一样吗?这事我已经知道了,因为我们找到你的时候,那个守在你身边的年轻人跟我们说了你想抓住那个肩膀上有一只紫色小鸟的怪人。我想这也许只是个巧合吧,那只小鸟眼睛的颜色只是碰巧跟我的眼睛一模一样而已。”

    对于“巧合”这个回答,当然不是我想要的,因为我感觉那绝不是巧合。

    于是我大声道,“风如初,你再仔细想想,我不觉得那是巧合,因为那只小鸟瞪了我一眼,我感觉它看着我的眼神跟你很像,而且,大家不觉得奇怪吗?怪人跟小鸟说话的神态就像是在跟一个女人在说话,就好像他不是在跟一只鸟说话而是在跟他的情人说话一样。”

    风如初眯起狭长的眼睛,略一皱眉,“路飞,你是不是想多了,不过,据你的描述,怪人和小鸟的关系的确有点不正常。”

    我焦急道,“怪人和小鸟何止是关系不正常啊,那只小鸟受到委屈会流泪,当它看见双胞胎兄弟被拧碎腿骨从麻绳上摔下来的时候还会瑟瑟发抖,它在害怕,试问一只普通小鸟,会有这么丰富的情感吗?”

    我大声地把我所有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屋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每个人都在思考。

    谢天谢地,这一次,赛璐珞居然没有多嘴。不知是因为风如初冷脸看了让人害怕,还是因为念念的美丽让她自卑。

    尽管赛璐珞脸上流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甚至她的嘴巴还动了动,不过,她终究没有开口。我的耳朵终于清静了一回。

    高鹏道,“我认为,路飞的怀疑不是空穴来风,一只小鸟的确不应该有这么丰富的情感。因为鸟类的智商很有限。”

    李元泰道,“高兄所言极是,我也有同感。”

    咔咔

    风如初左手托着的骷髅头忽然上下颌开合,发出古怪的声音。与此同时,似乎它那对空洞的眼窝还有绿光一闪而逝。

    我吓得后退一步。其实不光是我,高鹏也紧张地退了一步,赛璐珞那厮适时地尖叫一声,以示她也看见了。阿呆仍旧低头鼓捣他的时光穿梭机,他显然没看见也没注意到那骷髅头发出的咔咔声。四个小伙伴里,唯有李元泰,神态自若地看着这一切。

    风如初笑道,“别怕,这是我的骷髅奴,名字叫做小白。”然后,他转向骷髅头柔声问道,“小白,你是有话要跟大家说吗?”

    骷髅头道,“是的,主人。我有话要问这个叫做路飞的少年。”

    我承认看着一只惨白的骷髅头说话会有浑身鸡皮疙瘩的感觉,不过它说话的声音的确很好听,给人感觉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少年在说话。

    我点点头,“小白,你问吧。”

    骷髅头道,“路飞,你刚才是不是有提到过紫鸢公主?”

    我点头,“是啊,怪人就管那只小鸟叫紫鸢公主。”

    屋内的空气再次变得很沉闷,此刻所有人都紧盯着骷髅头。

    我瞬间懵逼了,这个名叫小白的骷髅奴忽然问起紫鸢公主是几个意思。而且它问完之后,就不再说话了,这又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它正在思考?还是紫鸢公主这个名字勾起了它的回忆?刚才大家正在讨论,它刻意冒出来发言,并且提到紫鸢公主,我觉得它一定是知道什么秘密,它现在是在犹豫要不要把这秘密当众说出来吗?我愈加好奇了。不管怎么说,小白此刻问起紫鸢公主,绝不会是随便问问。

    说到紫鸢公主,我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只紫色小鸟用它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瞪我一眼以及那小鸟受到委屈时潸然泪下和怪人施法拧碎双胞胎腿骨时瑟瑟发抖的画面。

    “那只名叫紫鸢公主的小鸟有什么问题吗?可是我觉得它只是一只被怪人囚禁的可怜小鸟而已。”

    看看没人说话,我只好迟疑着开了口,我感到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哆嗦。为毛我一想起那只叫做紫鸢公主的小鸟会这么紧张,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

    骷髅头半晌没有出声,末了才长叹一口气,语调沉痛地道,“主人,你知道紫鸢公主是谁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