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像潮水般的朝着摔在地上的兄弟俩涌去,他们的哀嚎和惨叫声也被嘈杂的人声所掩盖。

    现在我已经看不见兄弟俩了,他们已经被围观的人群包围了,好心的人们正在想办法救助他们。

    这时候,怪人从我身边挤过去,他居然朝着摔在地上的兄弟俩走去了。

    做完这种残忍的事情,他还过去干嘛?

    由于好奇,我也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挤了过去。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双胞胎兄弟此刻正面无人色地瘫倒在地上,他们的双腿以非常奇怪的形状摊在地上,有人上前撸开其中一个的裤管,立刻尖叫一声瘫坐在地上。

    那哪里是人腿啊,分明是一个腿形的肉囊摊在地上。

    之所以说是肉囊,是因为里面的腿骨悉数碎成了齑粉,失去了腿骨的双腿也就只是两条软绵绵的肉囊而已。

    这时候,我听见怪人耳语般阴森的笑声,“紫鸢公主,已经全都拧碎了,不是吗?他们的腿实在是太脆弱了。”

    我现在忽然明白怪人为什么要特意挤过来查看双胞胎兄弟的伤势了。据说犯罪分子在做完案之后,往往会回到作案现场去看受害者,以检验自己的犯罪成果和延续自己作案的兴奋感。此刻的怪人一定是基于以上心理。

    看着双胞胎兄弟的腿,我紧张到不能呼吸,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因为没有人的腿可以被拧成麻花骨头还不碎的。刚才那瘆人的咯咯声就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怪人所谓的“更精彩的演出”。他居然残忍地拧碎了双胞胎兄弟的双腿,就在几分钟以前,这对年轻帅气的双胞胎兄弟还在麻绳上用自己矫健有力的腿做着各种高难动作,而现在他们的腿已经成了骨头碎成渣的两条肉囊,软踏踏地挂在身子下面。

    一想起刚才看见的画面,我就感到浑身虚脱,我是亲眼看着两双结实有力的腿是怎么被拧成麻花状的。此刻的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没有出面阻止怪人的暴行,否则现在双腿被拧碎、躺在地上呻吟的人很可能就是我。

    尽管紧张到浑身哆嗦,我还是打起精神继续观察他们。好在我身边的人大部分都跑去查看兄弟俩的伤势,不那么拥挤了,而我也不用跟怪人的身体紧挨着,我紧跟在怪人身后,这倒更便于我窥探他们。

    怪人得意地哈哈大笑,“怎么样?紫鸢公主,我是不是使演出变得更精彩了?金象国曾经举办过无数次庆典,今后也将举办无数次庆典,而唯独只有这一次,舞狮的双胞胎兄弟被人拧碎了双腿从他们驾轻就熟的麻绳上摔了下来,所以这次庆典将会令人永生难忘。而那对被拧碎了双腿的双胞胎兄弟也会对这场演出铭记一辈子。因为这场演出是他们人生中的最后一场。我相信,人们对于最后一次做的事总是会铭记一辈子的。”

    “要知道,人类总是健忘而迟钝的。为了改正他们的坏毛病,咱们得用比较特殊的方法。通过这种方法,这对双胞胎兄弟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场演出。”

    “我说过我会使演出变得更精彩的,你看,亲爱的公主,现在的观众是不是比刚才多了一倍?这才是真正精彩的演出呢。”

    怪人邪恶的话语一句句地钻进我的耳朵里,像是无数只可怕的小虫子在我的耳洞横冲直撞,折磨着我脆弱的神经。

    如果不结合他刚才的所作所为,光听他说话,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疯子在发表演说,可是一想起他刚才所做的可怕的事情,我立刻浑身发冷。

    我注意到那只小鸟在发抖,它抖得很厉害,看上去连站都站不住了,它似乎随时都可能从怪人的左肩上掉下来。

    怪人也看出小鸟的不安,低声安慰道,“紫鸢公主,很抱歉又让你看见不适的画面了。”

    尼玛,为什么还有一个“又”字?

    这怪人到底做了多少坏事?

    估计他每次做坏事都会带着这只叫做紫鸢公主的可怜小鸟,所以才会有个“又”字。

    我忽然有点同情这只美丽的小鸟了。

    怪人说话的语气似乎是在安慰小鸟,可是我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却带着邪恶的微笑。

    “好了,紫鸢公主,我说过要请你看一场更精彩的演出,现在这个诺言已经实现了,咱们该走了。”

    怪人说完,一转身,走进了人群。

    从他的背影看过去,那只小鸟仍旧在不停地哆嗦。

    不!他做完了坏事,打算开溜,没那么容易。

    我打算追上去,可是我的双腿忽然不听使唤了。我忽然一步也不能够移动了,我想是因为惊吓过度所致,当时那残暴的法师跟我的距离连0.01公分都不到,我的身体就紧挨着他的身体,亲眼目睹了他所做的一切,我没有吓得尿裤子已经是万幸了。

    看着怪人的背影在人群里艰难地挤着往前走,我忽然意识到我现在该做什么了。

    我把手圈成喇叭形状,使出吃奶的力气,扯着喉咙喊了起来。

    “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就是那个带着一只小鸟的家伙,是他把舞狮兄弟俩的腿拧碎的。”

    这次我的声音足够响亮,甚至盖过了嘈杂的人声。

    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人们全都转过身来,惊讶地望着我。

    “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都是他干的,我亲眼看见的。”看见他们都望着我,我立刻扯着喉咙再次喊道。

    站在我身边几个年轻人听清我的话,立刻问道,“谁?是谁干的?他在哪儿?”

    我指指不远处还在奋力往前挤的怪人的背影,“就是他!那个长的像吸血鬼、肩膀上站着一只紫色小鸟的家伙!快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我喊完之后,立刻带头往前挤去,因为没有时间犹豫了,此时街上人山人海,那怪人随时都会消失在人群中。

    我必须在他逃走以前抓住他,而他必须对自己残暴恶劣的行为付出代价。

    几个年轻人自发跟在我身后,我们一起朝前挤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