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吃糖葫芦,饿死我了。”赛璐珞大喊一声,就朝着街边的糖葫芦小摊跑去了。

    也许是赛璐珞的喊声提醒了我,我忽然感觉看着风如初为排着长队的百姓们解除法术真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呢,早起到现在一直空着肚子,连水都没来及喝一口就被拉到街上跳舞唱歌,我忽然感到又饿又累。

    “妈的,吃货!”我看着她的背影,恶狠狠地骂道。

    可是刚骂完,就发现自己的肚子也咕咕叫了。

    满街的美食立刻引得我食指大动,正好我身边就有个摆满了烤鱼烤虾的美食摊,我一口气吃了五串烤鱼和五串烤虾才觉得肚子不那么空了,吃完烤鱼烤虾觉得很渴,我顺便又在隔壁美食摊前吃了一大碗混沌,然后,我也去糖葫芦摊前拿了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吃。

    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味道让我觉得惬意极了,这真是个美好的早晨,不但阳光普照、空气清新,还有满街随便吃的美食和大把的妹子可以看,我发现被风如初解除法术之后,街上简直靓女如云。

    原来,金象国真是一个盛产美女的国度呢,街上随便哪个女子看上去小有姿色,就算是年纪稍长的女人也有几分韵致,这风如初把这么多美女变成骷髅人简直是在暴殄天物啊。

    咚咚锵咚咚锵

    我正在寻摸满街的美女,冷不丁,热闹的锣鼓声吸引了我。

    前面立刻有人喊,“有杂耍看了,快来啊。”

    呼啦一下,人群立刻朝着前面涌去。

    我把糖葫芦上最后一颗山楂塞进嘴里,把棍儿一扔,就挤进了人群。

    我挤进去一看,原来是舞狮的,就是俩人钻进一个空的狮子皮囊里,一个人舞狮头,一个人舞狮尾,狮子皮囊自然是布缝的,这舞狮咱现代社会也有,看来舞狮的历史由来已久了。

    这狮子脑袋好像还是真的狮子脑袋上扒下来的皮,因为那鬃毛一看就是真的,狮身确实是布缝的,话说这狮子舞的还真不赖,就见那狮子一会儿爬树,一会儿上板凳,钻在狮子皮囊里的俩人配合得严丝合缝的,不露一点破绽。

    围观的人群叫好声不断。

    此时,整个舞狮也达到了高潮,锣鼓声也越敲越急。

    不知什么时候,半空拉起了一根麻绳。

    那麻绳得有手腕粗细,我正琢磨拉这麻绳干嘛,却见那舞狮的停了下来,一个摘下狮头,一个钻出狮尾,俩人朝众人鞠了一躬。

    我看见舞狮的是两个精壮少年,也就二十左右的年纪。两个少年都长得浓眉大眼,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看就是双胞胎。

    舞狮头的少年朗声道,“各位看官,接下来,我们兄弟俩就为大家表演高空绝技。”

    “高空绝技,好啊好啊,大家鼓掌!”人群中立刻有人叫好,掌声一片。

    在众人的叫好声中,两个少年重新钻进狮子皮囊中,一腾身便掠上半空的那根粗麻绳,稳稳在绳上站定。这动作看似简单,可是如果俩人动作协调不好,就无法在绳子上保持平衡而导致摔下来。

    众人又是一片叫好声。

    接下来,两个舞狮少年在麻绳上翻腾扭转,做各种高难动作。

    我正看得入神,却不提防后背被人猛撞了一下,疼得我哎呀一声,我转脸一看,不由地呆住了。

    在我身后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相貌十分英俊,绝不是汉族人的模样,高鼻梁深眼窝,面色惨白,富含贵族气质的一张脸,让我想起了传说中的德古拉伯爵。

    可是令我感到吃惊的并不是他那类似吸血鬼的长相和气质而是站在他左肩上的一只鸟。

    那只鸟长着漂亮的浅紫色羽毛,浅紫色的羽毛并没有什么奇怪,鸟类的羽毛可以是任何颜色,怪就怪在那只鸟的眼睛上。

    那只鸟长着一双狭长的紫罗兰色双眼!

    我一看见那双眼睛就呆住了,这双眼睛跟风如初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一只鸟的眼睛为什么跟风如初眼睛一模一样呢?

    看着那只鸟奇怪的眼睛,我不由地踮起脚尖,看着不远处正在给排队的百姓们解除法术的风如初,此时风如初满面春风,忙得不亦乐乎,他显然没空往这边看一眼,我把右手举得高高的,想给他打手势示意他往这边看,可是他根本没往这边看。他实在是太忙了,要知道,全城的百姓都在排着队等他解除法术呢。

    风如初和市民们亲热交谈的热络场面吸引了我,自我认识他以来,还从未见他如此和蔼亲切过,看着他们笑的如此开心,我想自己也许多虑了。一只鸟而已,这只鸟只是碰巧眼睛的颜色跟风如初一样,仅此而已,我想多了。也许是最近遇见的怪事太多,也许是昨晚梁景辉给我们讲的诡异故事在作怪,我现在变得有点神经衰弱了,我暗笑自己。

    我找出很多理由说服自己,那只鸟并没有什么古怪。

    不甘心的我,还是回头看了那只鸟一眼。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鸟看我盯着它看,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吓得我一激灵,我确信没有看错,它的确是瞪了我一眼。我发现它的眼睛一凶起来,跟风如初更像了。

    一只鸟的眼睛为什么跟风如初的眼睛那么像?尤其是凶起来的眼神,简直一模一样。

    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是,那怪人撞的我那么疼,我回头瞪他一眼,他居然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不但如此,他很平静地看了我一眼,就像是根本没有撞过我一般。据此我就可以断定,他绝对不是金象国的人,因为金象国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傲慢无礼。

    既然这家伙不是金象国的人,此刻忽然出现在金象国的庆典上,又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来搞破坏的吧?这一连串的问题立刻在我脑海浮现,我开始注意他们了。

    尽管此刻锣鼓喧天,众人全都在观看双胞胎兄弟的舞狮表演,我却不能专心看下去了。站在我身后的怪人和他的鸟犹如芒刺在背,引得我不得不时刻地侧过脸去观察他们。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