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景辉的话让大家很是惊讶,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他的速度,刚才他明明是跟大家在一起的,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已经换了衣服跑出去又回来了。

    梁锋惊讶道,“景辉,怎么这会儿工夫,你就跑到王宫又跑回来了?”

    其实这话不光是他想问,我也想问来着,他这速度也忒快了。

    梁景辉笑道,“我并没有跑到王宫啊,我一出门立刻就被包围了,他们全都在好奇我是怎么解除法术的,然后立刻就有人飞奔到王宫汇报给老国王,老国王接到消息,立刻乘坐马车在街上拦住我,我就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他。他听完立刻决定举行全城庆典,现在街上全是人,到处都是好吃的和好玩的,有美酒、各种糕点、杂耍,热闹极了。走啊,咱们一起去玩!”

    看着梁景辉兴奋的表情,我完全可以想象当他以现在的样子出现在大街上,那些穿着灰色长袍戴着白色面具的骷髅人会有多惊讶,也会有多羡慕他。

    “走啊!父亲,咱们去看庆典!路飞和李元泰你们也一起去,正好这两天也没好好招待你们,现在街上满是好吃的东西,你们放开肚皮随便吃。”

    梁锋拉着风如初道,“如初,你也一起去。”

    风如初笑道,“师父,我当然会去,既然全城的人都在,我正好给大家把法术全都解了。”

    梁锋笑道,“那好吧,正好今天是庆典,喜上加喜啊。相信全城的百姓都期待着摘去面具脱下长袍的那一天。”

    梁景辉道,“那还等什么,你们赶紧走啊。”

    咚咚锵咚咚锵

    这时,不远处的街上响起热闹的锣鼓声,以及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听得见人声鼎沸、喧闹非凡。尽管还没到街上,此刻街上热闹的情形也想得到,势必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走啊!庆典已经开始了。”性急的梁景辉拽着我往外跑去。

    如此热闹的庆典我哪里会错过,即使梁景辉不拽我,我也管不住自己的腿要往外跑了。

    我刚跑到院子里就听到一个女生在怒吼,“路飞!你又跑到哪里去了?一晚上都没看见你人?拜托你不要总是自说自话地乱跑!让我和高鹏阿呆担心你一整晚。还有那个神经兮兮的李元泰呢?”

    一听到这声音我就烦的不要不要的,不用回头我都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一回头,果然看见赛璐珞那个死贱人站在我身后,虎视眈眈地瞪着我,在她身后还站着帅气的高鹏和一直低头鼓捣时光穿梭机的阿呆。

    “璐璐美女,今天金象国有盛大庆典,不要生气,跟我们一起玩啊。”梁景辉热情地邀请她。

    赛璐珞看着梁景辉,惊得后退几步,“啊?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的声音怎么跟那个梁景辉好像啊。”

    她一张嘴跟竹筒倒豆子似的,一下子把人家梁景辉噎得没话说了,梁景辉站在原地,又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

    一时间,气氛很尴尬。

    我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愚蠢的璐璐猪,他就是梁景辉,还说什么好像。”

    “哦,那个梁景辉不是戴着面具穿着灰色长袍吗?”

    “你的废话真多,人家还不能把面具摘了,长袍脱了吗?”我拉着梁景辉转身要走,懒得搭理她。

    我都这么解释了,人家赛璐珞还是不依不饶,“摘面具脱长袍?那个他们的传统不就是戴着面具穿着长袍吗?”

    我使劲瞪了她一眼,“人家传统归传统,还不能改改吗?”

    赛璐珞这种饶舌的三八真是烦人,我真恨不能把她嘴巴给缝上。所幸梁景辉心情好,似乎完全没在意她说了什么。

    “他们是谁?”眼尖的高鹏用下巴指指跟在我身后的风如初和念念。

    风如初冷哼一声,“这正是我想问的,你们都是什么人啊?”

    我一看不好,两边说话都带了点火药味,高鹏自然是衙内当惯了,跟谁说话都是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而风如初这种怪物,脾气不好,说不好哪句话就点了他的捻了。别一言不合再打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赛璐珞这死贱人颠着小脚跑到风如初和念念面前,围着他俩转了一圈,然后故作萌态地笑道,“哎呀,我说路飞呀,你跟李元泰失踪了一整晚,就是跟这两个长得像卡通片里出来的人物待在一起吗?”

    风如初和念念当然不知道卡通片是什么东东,听的一脸懵逼。

    念念皱眉道,“什么是卡通片里出来的人物?”

    赛璐珞见人家没反应,愈加大胆,居然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念念那对漂亮的粉色麻花辫。

    我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她动作实在太快。

    所幸对于她的无礼举动,念念只是闪开了。

    然后这厮故作聪明道,“哦,我懂了,这叫做COSPLAY,想不到远古时代的女生也喜欢玩这个,不对啊,远古时代应该没有COSPLAY。不过,说真的,你的假发真不赖。”

    念念吃痛,甩不开她的手,一脸不悦,“你干什么?疼死我了。”

    赛璐珞大惊,“嗯?是真头发,我还以为是假发,那对不住了,不过你这头发颜色真好看,请问是在哪家发廊焗的彩油?要知道我以前也想把头发焗成这种粉色,可惜发廊的师傅说这种粉色很难调出来的,如果我真的喜欢这种粉色,只好戴假发过过瘾。我真的好希望有一头漂亮的粉色长发呢。”

    念念不耐烦地白了她一眼,“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听得哭笑不得,又看见风如初拉长了脸,立刻上前打圆场,“璐璐猪,人家念念的头发是天生的,不要再说什么焗油的傻话了。”

    赛璐珞再蠢也看出我示意她不要再冒傻气了,于是她立刻露出乖巧的笑容卖萌,“那个那个,梁景辉,你刚才好像说有什么庆典……”

    她话没说完就被我立刻打断,“是有庆典,不过你不许去。”

    赛璐珞听了,冷哼一声,立刻发飙了,“路飞,你很本事嘛,你说不许就不许,你老几啊!告诉你,本宫非去不可!”

    梁景辉急忙出来当和事老,“今天是庆典,大喜的日子,全都去,家里一个人都不许留!走,全都跟我走!”

    梁景辉说着,不由分说地拉着我们朝外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