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红日初升,鸟儿们在树丛间欢唱,羊儿们在圈里慵懒地咩咩叫,清新的空气中满是鲜花的芳香,极目远眺,满眼是青草的绿意,好一幅优美娴静的乡村晨趣图。

    如此美好舒适的早晨,听到这样一个令人开心的消息,梁景辉觉得自己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可是风如初刚才的话让他很是惊讶。

    梁景辉道,“回到你自己的国家?可是你不是个孤儿吗?”

    风如初摇摇头,“不,我并不是孤儿。我父亲是万叶国的国王,当年我父亲死的不明不白,我回去要做的是查出害我父亲的凶手,我要为他报仇。”

    风如初说罢,那双本已盛满了深情的双眸复又被仇恨的火焰所掩盖。

    梁景辉被风如初的眼神给吓住了,于是哆嗦着问道,“报仇?可是这些年,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啊?”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我现在帮你解咒,你不要乱动。”风如初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只见一股绿气涌出他的指端,涌向梁景辉的头部,然后绿气把他从头到脚整个围住。

    不多一会儿,绿气消散。

    风如初道,“现在你可以拿掉面具脱掉灰袍了。”

    听到风如初的话,梁景辉的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他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摘掉面具。久违的凉风袭面而来,他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随着那张惨白的面具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我们看见的是一张眉清目秀的脸。

    我抓着梁景辉的手激动欢呼起来,“法术解除了!我看见你的脸了!”

    念念也拍着手笑道,“原来你这么帅的。”

    风如初瞪了念念一眼,“女孩子家家的,蹦蹦跳跳的,成何体统!”

    念念不满地撅起粉嫩的小嘴,朝我们吐了吐舌头。

    梁景辉兴奋地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我要去告诉我父亲!”

    他一转身,却发现梁锋就站在他身后,于是他开心地一下子抓住梁锋的手,喊道,“父亲,你看我的脸,我已经被解除法术了。”

    “如初,你终于想通了。”梁锋欣慰道。

    风如初苍白的脸颊上居然闪过一丝笑意,“当然,还有你,师父。你现在不要动,我来给你解除法术。”

    风如初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只见一股绿气涌出他的指端,涌向梁锋的头部,然后绿气把他从头到脚整个围住。

    不多一会儿,绿气消散。

    风如初道,“师父,好了,您可以摘掉面具了。”

    梁锋摘去面具,我们看到的居然是一张老人的面孔,这个老人满脸皱纹,须发皆白,看上去至少有六十岁。可是仔细看他五官,跟梁景辉十分相像。看见他的样子,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梁景辉也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梁景辉才走上前一把握住白发老人的手,心痛道,“父亲,您居然老成这样了。”

    风如初看见那白发老人,立刻跪倒在他脚前,泪如雨下,“师父,都是徒儿的不是,害得您操劳成这样。”

    以梁景辉的年纪推算,梁锋的年纪也就五十不到,正值壮年,怎么也不可能如此老态。

    梁锋看着众人吃惊的眼神,自己在屋里找了一面铜镜照了照,然后哈哈大笑,“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是头发全白了,脸上皱纹多了些,男子汉大丈夫多了些白发和皱纹更增添沧桑的魅力,我这叫做老当益壮。”

    梁锋的风趣并未减轻风如初的内疚,他跪在梁锋脚前不肯起来,“师父,都是徒儿不好,害得师父老成这样。我真不是人。”说罢,抡起巴掌来,自己掌嘴。

    梁锋一把抓住风如初的手,笑着扶起他,“如初,师父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关键是你能迷途知返、重返正途,这才是师父最欣慰的。”

    梁锋的宽宏大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风如初感动得一头扎进梁锋怀里嚎啕大哭。

    “师父,都是我不好,我早就不该为了雪耻来为难所有人。”

    “不,都是师父的错,当年你被全城的人误解时,师父应该对你多一些关心,原谅师父是个大男人,不能像女人那样细心地照顾孩子。”

    “师父,原来你一直都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吗?”

    “是啊,你和景辉景胤一样,都是我的孩子啊。”

    风如初能低下头来当面认错本没有什么稀奇,难得的是,像梁锋这样的铁血汉子也能向徒弟道歉。师徒相拥,俩人俱哭得泪人一般。

    师徒相认的场面果然令人热泪盈眶,念念早就在一旁泣不成声,我和李元泰也感到鼻子发酸,眼眶湿润。

    师徒俩许久没有好好聊天了,风如初依偎在师父怀里把这两年的遭遇一一讲给师父听,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完全忘记了周围人的存在。一聊天才发现,这两年来,他们一直互相思念着对方。

    我笑道,“如果两年前,他们师徒俩能这样坦诚沟通,便会少了多少麻烦呢。”

    李元泰道,“好倒是好,可是如果风如初没有经历这场波折,那么两年前,他便不会离家出走,如果不离家出走,那么他永远也不会遇见骷髅奴小白,也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

    我叹气道,“好吧,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不管怎样,现在的风如初不但法术高强,而且还搞清楚了自己的身世。虽说经历了许多波折,可是仔细想来,还是得多于失。”

    正当我和李元泰为梁锋和风如初师徒重新相认、言归于好而感到开心时,却看见梁景辉兴冲冲地外面跑回来。

    此刻的梁景辉已经把头发梳理好,并且脱去灰色长袍,穿了一身利落的青布衣裤。

    “父亲,我刚才把风如初解除法术的事汇报给老国王了,老国王非常开心,他说要举办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还说要给麒麟夫人修建庙宇,现在全城的人都在广场上呢,走啊,咱们赶紧去参加盛典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