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寒风再次由窗外吹进来,烛火再次被吹得摇曳起来,呼啦啦直响,眼见着,又要熄灭。

    李元泰立刻伸出手,护住火烛。

    我站起身来,打算把窗户关上,不知是故事带来的寒气,还是夜深转凉,我觉得这次吹进来的风寒的刺骨。

    梁景辉道,“夜深了,我该去休息了,我想你们也困了。”

    李元泰点点头,“嗯,是该休息了。”

    话音刚落,却看见窗外闪过一条黑影。

    此时繁星满天,月光如水,那条黑影被清晰地映在窗纸上,我相信李元泰和梁景辉也看见了。

    那条黑影如流星般的一闪即逝,窗外再次归于平静。

    “窗外有人。”我惊道。

    李元泰急忙伸手捂住了我的嘴巴,示意我不要出声。

    我们仨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哈哈哈哈

    窗外忽然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那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骇人,仿佛无数小虫试图钻入毛孔,而此刻正处于钻进了头部、身子和尾巴还在毛孔外使劲地扭啊扭,毛扎扎的,让人难受的紧。

    奇怪的是,那笑声居然很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见过。

    听到那笑声,我们仨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望向窗外。

    果然看见月光下站着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衣,一个穿着白衣。

    擦,什么情况?

    黑白无常吗?

    尼玛,勾魂吗?我们仨还只是十几岁的少年,索魂的话,还只怕来的太早。

    不知怎的,看见那俩人我感觉身上鸡皮疙瘩立刻起来了,手心里全是冷汗。

    “什么人?”李元泰厉声问道。

    那黑衣人朗声道,“既然你们知道我来了,我干脆进来好了。”

    那人说完,立刻掠起身形从窗户飞了进来。紧接着,那白衣人也从窗户飞了进来。

    我们仨一见黑衣人都傻眼了。

    一个黑衣少年傲慢地站在我们面前,那少年有着天蓝色短发,狭长的紫罗兰色双眸,耳朵上戴着亮闪闪的银环,左手托着一只骷髅头。此刻那少年微眯着狭长的双眼,下巴上翘,一副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模样。

    这黑衣少年不是风如初,却又是谁?

    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这故事绝对有毒啊,一听完人就来了。

    黑衣少年身后紧跟一个有着粉色长发的白衣美少女,自然就是念如初了。

    又是风如初和念如初这一对欢喜冤家。

    这俩一个冷若寒冰,一个笑靥如花,深夜来访,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我们仨一时呆住,谁也想不出如何招呼这一对不速之客。

    我立刻在胸口画了个十字,谢天谢地,来的不是黑白无常而是念念这个养眼的青春美少女。

    尽管风如初冷酷绝情,可是那个可爱的念念跟他在一起,他总不会还要出手伤人吧?我记得之前风如初闯进三嫂的产房想要把刚出生的小婴儿变成骷髅宝宝,是念念出手阻止了他。想到这一层,我心安了许多。

    有念念在,风如初想要做什么坏事,她自然会出面制止。

    此刻的风如初照旧是臭脸一张,可是念念就不同了,那张婴儿肥的脸蛋上满是少女娇羞的红晕,让人看了恨不能立刻抱住啃一口。

    我看着美得出神入化的青春无敌美少女念如初忽然有点两眼发直,灯光下,念如初更是美的不可方物,一对长睫毛忽闪忽闪的,似乎能把我的魂魄吸走一大半,尤其那一对长长的粉色麻花辫在灯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泽,看着她那双可爱的小手捻着辫梢甩来甩去的,我真想伸手去摸一摸,不过,我还是忍住了。

    这么可爱的小念念,为毛非得喜欢风如初这种怪物呢?

    梁景辉半是惊讶半是尴尬,“风如初?居然是你?”

    惊讶就不用说了,尴尬当然是因为我们刚才还在议论他,立刻就现身了。

    “怎么?不可以是我吗?要知道我曾今在这个家里生活了十六年,也曾今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呢。”

    风如初脸上的表情像冰一样冷,可是他的话又明显有点怀旧的味道,让人搞不清他的来意。

    梁景辉陪着笑脸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梁家当然随时欢迎你回来。”

    既然风如初不像是来搞事的,梁景辉巴不得跟他套套近乎。

    “看来你们刚才正在议论我?”风如初的话依旧像冰一样冷。

    梁景辉尴尬地笑笑,“没有的事,我们正在闲聊。”

    “怎么?你很怕我吗?”风如初的语气依旧嚣张。

    梁景辉大概很怕说错话,干脆闭上嘴巴,只是苦笑。

    与风如初截然相反的是,念如初一直眨巴着黑亮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如初,你每次都是这样,非要所有人都吓坏才甘心。”念如初小声埋怨道。

    风如初忽然对着美少女大声吼道,“嗯?如初是你叫的吗?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你只是我的奴隶,不许喊我的名字,记住没?”

    念如初冷哼一声,朝我们吐吐舌头。

    我附在李元泰耳边低声道,“那个风如初真是个怪胎,既然有念念这么可爱的妹子追着他,他怎么还非要娶什么麝月公主呢?换做是我的话,绝对会好好珍惜念念,忘掉那个什么公主。”

    李元泰笑道,“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只见过念念,没有见过麝月公主。等你见了公主之后,你也许就能理解风如初的所作所为了。”

    虽然有念念这个小可爱在场,可是阴沉冷郁的风如初还是搞得大家心里很压抑,他大声训斥完念念之后,就一直在屋里踱来踱去。

    我觉得有他在,连屋内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几度,寒的我不由地裹紧了衣服。

    念念被骂之后,一直骨朵着小嘴委屈地站在墙角,看的我好生心疼啊。

    此刻屋内的氛围变得紧张压抑,完全没有了之前,我和李元泰、梁景辉三人围着火烛讲故事的那份新奇轻松。

    可能是我和李元泰说的悄悄话传到了风如初的耳朵里,也可能是他一直在偷偷地观察我们,他忽然转过脸,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