鼍龙和荆棘女王不知疲倦地斗着,周而复始,无限循环。

    他俩倒是不累,可是一直给荆棘女王呐喊助威的麝月公主和梁景胤倒是看的眼睛发直,口干舌燥。

    风如初看的脖子都酸了,“小白,他们打算斗到什么时候啊?一边烧一边长的,依我看,没完了。他俩要是斗法也该整点新鲜的,总是这样烧过来长过去的,也太无聊了吧。”

    骷髅头道,“不知道。不过,主人,我觉得你现在必须做一件事。”

    小白说话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严肃,倒把风如初给吓了一哆嗦。貌似跟小白在一起二年了,也没见他这么严肃过。风如初原本躲在树后看戏的好心情一下子给吓没了。

    要知道,自打鼍龙和荆棘女王在潭边斗法开始,他就一直躲在树后看戏,脚都站麻了,脖子也快酸的抬不起来了。

    这会子,小白喊他去做事。

    ……

    风如初道,“什么事?”

    骷髅头道,“赶紧逃走。”

    风如初傻眼了,“啊啊啊?逃走?我没听错吧?”

    骷髅头道,“是的,主人。你没有听错,现在是你逃走的最佳时机。”

    风如初道,“小白,可是麝月公主和梁景胤怎么办?他俩还被困在荆棘葫芦里呢。”

    骷髅头道,“那么你救得了他们吗?”

    风如初摇摇头,“当然救不了。我相信任何人都救不了他们。”

    骷髅头道,“那咱们就赶紧走吧,留下来,万一鼍龙破了荆棘女王的阵法出来了,咱俩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风如初道,“小白,你觉得鼍龙能破了荆棘女王的阵法吗?”

    骷髅头道,“不知道,这件事只有天知道。我只知道咱俩该走了,再不走的话,可能真的就走不了了。因为他俩斗法的结果一旦出来,不管是鼍龙破了荆棘女王阵法还是荆棘女王战胜鼍龙,咱们都走不脱了。因为荆棘女王一直把你和麝月公主、梁景胤都视为人质,如果是鼍龙赢了,咱们落到那残暴的家伙手里,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风如初和他的骷髅奴小白正说的热闹,忽然看见树后一个白色的人影一闪,立刻警觉地闭上嘴。

    “出来!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干嘛!”风如初喝道。

    “哼,出来就出来,那么凶干嘛!”

    啊啊啊

    居然是一个娇滴滴的少女的声音。

    听这声音甜腻腻的,绝对超不过十八岁。

    印象中,那种躲起来听壁脚的家伙一般都是抠脚大汉,可是现在,偷听的人居然一个声音娇滴滴的妹子?

    风如初呆住。

    那声音的主人大刺刺地走出来,把嫩粉色的小嘴一噘,任性地站在他面前。

    好一个娇俏可人的白衣少女,这少女也就十五六岁年纪,一头粉色的头发被梳成好看的发髻,两根又粗又长的粉色麻花辫一直垂到腰际,少女稍一走动,那两根麻花辫就像两个调皮的小孩在丰满的胸前跳来跳去。

    少女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正眯成一个好看的月牙儿,笑眯眯地望着他。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此刻这少女满脸堆笑,风如初想对她严肃都不行。说实话,如此光彩照人的妹子一下下冒出来,风如初真的都忘记自己此刻应该质问她的来历。

    骷髅头咳咳两声,提醒风如初发问。

    那少女倒是不认生,围着风如初转了几圈之后,立刻笑道,“哦,我知道了,蓝色头发、紫罗兰色的双眸、带着一只骷髅奴,那么你一定就是风如初了?”

    风如初冷哼一声,“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哇,你的名字在金象国已经家喻户晓了,你把金象国的百姓全都变成骷髅人的事迹已经传遍周围好几个国家了。”

    风如初一听见金象国三个字立刻感到周身血液上涌、直冲脑门,那旧日的耻辱和仇恨立刻浮现在眼前。

    “你是金象国的人吗?”

    “你说是就是了。”少女满不在乎的回答。

    风如初厉声道,“我在问你话呢,严肃点,你到底是不是金象国的人?”

    少女终于被他凶巴巴的样子给吓住了,立刻乖巧地扮可怜状,“是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风如初朗声道,“因为全金象国的人曾经对不起我,所以我发誓要把全金象国人的都变成骷髅人。如果你是金象国的人,你该知道我现在应该对你做什么。”

    少女结结巴巴地道,“啊啊啊?全金象国的人都对不起你,太夸张了吧?风如初,你不是太偏激了吧?千万不要把我也变成骷髅人啊。”

    “少废话,你究竟是不是金象国的人吧?”

    “我当然不是金象国的人,只不过我偶尔会去那边闲逛一下。”

    骷髅头道,“主人,她说的也许是真的,金象国人都是黑发,而她的头发是粉色的。”

    风如初冷哼一声,“好吧,那我就相信你一回,那你现在告诉我,你躲在这里偷看有多久了?”

    少女皱着好看的眉毛,仔细想了想,“嗯,有一会儿了吧,一直是鼍龙和那个荆棘女王在斗来斗去,看的我都闷死了,那鼍龙驭着紫色火焰,差点把我头发烤焦了呢……”

    风如初不耐烦地挥挥手,“好了,你知道我叫风如初,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少女白嫩的小手把两条可爱的麻花辫拧来拧去的,骨朵着小嘴道,“我的名字嘛,我父亲喊我做念念,我母亲也喊我做念念,干脆你也喊我念念好了。”

    风如初哭笑不得,“大小姐,名字啊,名字是要有名有姓的。你名字叫念念,你姓什么啊?”

    少女一甩麻花辫,跳着脚道,“名字,啊,我想到了,父母都喊我念念,干脆我就叫做念如初好了。”

    风如初被她闹了个大红脸,噎住了。

    这粉嫩嫩的妹子是存心要吃他豆腐啊。

    这个名叫念念的少女笑眯眯道,“我会洗衣会煮饭会收拾屋子。”

    风如初不耐烦道,“干什么,我又不请女佣人。”

    念念不满地哼了一声,“我不要工钱的。”

    风如初冷笑,“随便你,从今天开始,你就当我的奴隶好了。”

    “啊啊啊?奴隶,这么难听?”念念尖叫。

    骷髅头道,“主人,不要再吵了,咱们必须走了。”

    风如初立刻掠起身形,朝前飞去。

    “等等我!”那个叫做念念的少女也掠起身形,追了上去。

    潭边再度回复了安静,荆棘葫芦内,鼍龙和荆棘女王依旧在斗法,他俩烧的烧,长的长,战的正酣。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