鼍龙和荆棘女王在荆棘葫芦里斗得不可开交,一个玩命烧,一个玩命长,惹得麝月公主和梁景胤两个,刚为荆棘长得快而欢呼就发现紫色火焰一个火苗子燎过来就全没了,吓得他俩提心吊胆地盯着周遭的紫色火焰,大气都不敢出。他俩当然向着荆棘女王的,梁景胤的脑袋就长在荆棘女王身上,如果荆棘女王被烧死,他也活不了,而麝月公主呢,就算鼍龙舍不得烧死她,娶她做压寨夫人,这结果对于洁身自好的公主来说,还不如被烧死呢。

    鼍龙清楚地记得,之前跟荆棘女王斗法,自己的紫色公鸡吃了荆棘女王的种子,这植物心疼地哇哇大叫,怎么这次,用火烧她的荆棘房子,没看出她半点心疼的样子,不怒反笑。

    还是说种子是荆棘女王的子孙,而那些从地里蹭蹭长出来的荆棘就不是它的子孙?这说不通啊,地里长出来的荆棘不就是从她的种子一点点长大的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植物的脑子出问题了,还是给烧晕了,自己烧了她这许多子孙,她都不着急。

    不对啊,鼍龙怎么想怎么不对,这一次,这植物一直笑眯眯的,此时此刻的她应该是暴跳如雷才对。

    自己烧了这半天了,烧掉的荆棘无数,她损失这么多子孙,居然眉头都没皱一下。

    这不科学。

    直觉告诉鼍龙,这植物一定又在搞什么花样,与其这样憋在肚子里,闷着头继续斗下去,不如探探她的口风,以她的智商,想套秘密出来应该不费吹灰之力。

    打定主意之后,鼍龙大吼道,“那植物,今天本大王就与你大战三百回合,不信就烧不光你的破荆棘房子。管你什么血尊狗尊!”

    这句话既是试探又是威胁。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愚蠢丑陋的驼背龙,你有种就立刻烧光啊,你烧啊,烧不掉就别说大话!”

    荆棘女王说话的口气果然说话很硬气。

    擦!简直比茅坑里的石头还硬。鼍龙暗骂。

    鼍龙道,“愚蠢的植物,你还倒真舍得,本大王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子孙可以被你用来填补这荆棘葫芦。今天,我就烧你个断子绝孙!”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驼背龙,你简直蠢到家了。我明知道你会用紫色火焰来烧我的荆棘房子,我还会用我自己的子孙来填补这房子吗?”

    “哦,原来你没用自己的子孙来填补房子!那你是用什么填补被我烧掉的荆棘?”鼍龙愕然,它睁大眼睛仔细看了看,被它烧掉的荆棘似乎与它从前所见的没什么两样。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亏你还是个能够驾驭紫色火焰的法师呢,难道你不知道有法术搬运这回事吗?”

    鼍龙恍然大悟,暗骂好狡猾的植物,这都被她想到了,原来自己用紫色火焰烧了半天,被烧的只是附近的植物而已,又没伤及她的子孙,她当然不会心疼。惊讶归惊讶,它面上仍然强自镇定。

    “法术搬运?啊,我明白了,你是把附近其他地方的植物搬运过来再用法术合成你荆棘的模样来填补这房子,对吗?”

    荆棘女王微笑着点点头,“太对了,丑陋的驼背龙,看来你脑子不算太笨。我的子孙再多也禁不住你的烧灼啊,要知道大自然中有的是绿色植物,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想搬多少就搬多少,所以,你就尽情地烧吧,我一点都不心疼!”

    擦!这混蛋植物,简直是禽兽一枚,这次荆棘女王的做法连一向以残暴著称的鼍龙也感到不耻。尽管如此,无所谓了,为了取得胜利,用什么手段不行呢?虽然鼍龙很看不起荆棘女王现在的所作所为,不过对于她此刻的做法,它还是持赞同态度,换做是它,它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把别处的植物搬来填补房子。在自己毫无损失的情况下对抗强敌,何乐而不为呢?至于什么大自然中的植物,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鼍龙想到这里,立刻扬起脖子咆哮一声。

    这声咆哮,恐怕连鼍龙自己都搞不清是在给荆棘女王点赞还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愤怒和震惊。

    风如初惊道,“啊啊啊,这荆棘女王居然把附近的植物搬过来合成荆棘让鼍龙去烧?这法子的确高明,可是附近的植物可就倒了血霉了。”

    骷髅头道,“谁说不是呢,荆棘女王这样做的确很过分,可她也是被逼无奈,谁也不会舍得拿自己的子孙去给人家烧啊。”

    风如初道,“那她完全可以出别的招啊。”

    骷髅头道,“目前,她应该除了荆棘至尊之外拿不出什么招数可以跟鼍龙斗的,可是又不想输,所以只好这样做了。”

    风如初道,“事到如今,他俩也斗了这么久,输赢什么的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骷髅头道,“当然重要了,输的一方不光没有尊严,很可能连命都丢了,你说,他们为了自己的性命,会不会疯狂地斗下去?”

    风如初叹了口气,他仿佛看见附近的某一片草地或者树林一下子消失,然后草地或者树林原先所在的土地变的空空如也,连根杂草都没剩下。然后这样还不算,还会继续有草地或者树林变成空地。毕竟他们的争斗并没有停止。

    静下心来想想,鼍龙和荆棘女王在黑水潭斗法,牺牲品又何止是那些消失的草地和树林呢,之前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不也全都被烧死了吗?抛开这些有生命的生物不谈,受魔法污染而变的污浊的空气和漆黑的潭水也是牺牲品。

    鼍龙和荆棘女王吵完之后,又开始重复刚才的循环,一个玩命烧,一个玩命长。他们似乎根本没有觉得这样继续下去有多无聊。

    “愚蠢的植物,拿大自然中的植物来顶缸,你真会玩。”

    “可笑丑陋的驼背龙,你管我用什么顶缸呢,有种你不要烧啊!”

    ……

    两个一边吵一边斗,也真正实现了男女搭配,打架不累。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